暴君:奴妃是罂粟(暴虐) 《暴君:奴妃是罂粟(暴虐)》第7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暴君:奴妃是罂粟(暴戾)小说名字叫作《暴君:奴妃是罂粟(暴戾)》,提供更多暴君:奴妃是罂粟(暴戾)小说目录,暴君:奴妃是罂粟(暴戾)小说全集目录。暴君奴妃是罂粟(暴戾)小说暴君:奴妃是罂粟(暴戾)摘选: “这是什么地方?”在一个红…...

暴君:奴妃是罂粟(暴虐)小说名字叫做《暴君:奴妃是罂粟(暴虐)》,这里提供暴君:奴妃是罂粟(暴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暴君:奴妃是罂粟(暴虐)小说精选: “这是什么地方?”在一个红色的,灯火通明的小楼前,中年男人和小马带着我停住了。我看着这人来人往,隐隐还传来阵阵欢笑声的小楼,想不透它究竟是个什么所在。“嘿嘿……”小马猥琐地笑了起来,看着我道:“你是个姑娘家,不知道,这里是花楼,是专门给男人享乐的地方!”“哦!”我尴尬的唔了一声,就低下头。不用说,中年男人和小马到这里来,肯定是要进去消遣一下的了。“你也一起进去吧,我叫人给你找个安静的休息地方!”中年男人说着,就带我踏进了高高的红…

“这是什么地方?”在一个红色的,灯火通明的小楼前,中年男人和小马带着我停住了。我看着这人来人往,隐隐还传来阵阵欢笑声的小楼,想不透它究竟是个什么所在。

“嘿嘿……”小马猥琐地笑了起来,看着我道:“你是个姑娘家,不知道,这里是花楼,是专门给男人享乐的地方!”

“哦!”我尴尬的唔了一声,就低下头。不用说,中年男人和小马到这里来,肯定是要进去消遣一下的了。

“你也一起进去吧,我叫人给你找个安静的休息地方!”中年男人说着,就带我踏进了高高的红门槛。

红楼中,红男绿女勾肩搭背,来来往往。不时还有男人女人的声音不断从门里传出来。

中年男人和小马分别被两个花枝招展,肥臀纤腰的女人迎着,进到两间屋子里去了,而我被一个十多岁的小丫头领着,向另一个方向走,来到后面的一所小房子。

酣畅淋漓里,我大睡了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的正午了。这一觉睡得好沉,连着几天在沙漠里跋涉,我都困乏到了极限,刚开始还存在着的几分警惕心一碰到温暖的床和软软的枕头,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当我终于清醒过来,我马上记起自己现在的境况,我一骨碌就下了床。奇怪了,天都到这个时候了,怎么没见中年男人和小马来叫我,难道他们也在温柔乡里,睡得忘记了时辰?

我急急忙忙跑出房,也没觉着身上少了什么,当我终于感觉到身上沉重的铁链已经不见时,还来不及惊喜,一个三十余岁,满脸脂粉的女人和两个健壮的男人就堵在我的面前。

“你想去哪里啊,你不知道你已经被卖给我们百花楼了?”那个涂满脂粉,斜乜了我一眼道。

“我被卖给你们百花楼?”脂粉女人的话犹如晴空的炸雷,震得我的意识一片空白。“不可能,不可能……”我连连的摇头,我不相信我的命运就悲惨到这个地步,好容易才逃出虎口,又马上掉进了狼窝。

“我不信!”我又惊又怕,但还存在一丝的幻想,“我要去见昨晚和我同来的那两个人!”我坚持地说着,眼泪就已经不争气的涌了出来。

“好,带她去,叫她彻底死心!”脂粉女人看了我一眼道,那两个男人就立刻分在我的两边,防止我逃跑,脂粉女人则跟在我身后。

我发疯似的冲上长廊,找到中年男人昨晚进过的屋子,猛地就推门闯了进去。屋子里,两团白白的肉正在床上纠缠,翻云覆雨。见我突然地闯入,他们都惊慌失措的扬起头,看着我。我看清那个女人的脸,正是昨夜的那个女子。可床上的男人,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面孔。我又立即冲进另一间屋子,屋子里,却只有一个女子正在对镜整理残妆。

“昨夜在你这过夜的男人呢?”我焦急的问她。

“走了,早起就走了啊!怎么了?”女人奇怪的看了我一眼,嘴里嘟囔着,然后就又对镜继续涂抹。

“现在信了吧,我没有骗你,卖你的正是昨晚和你同来的那两个男人。”脂粉女人说着,就从袖子里拿出一份契约来,展来在我的面前,我泪眼娑娑早就看不清任何的字迹了,只看到上面的大手印有红又艳,宛然就是血的颜色。

原来,我又上当了,我还以为那个中年男人是个好人,我遇到了救星,没想到他也是个坏蛋,一个象宇文虚一样深藏不露的恶棍。

“八千两银子,你可是我买的最贵的东昭姑娘了。不过,一分钱,一分货,相信用不了多久,你就能给我赚会翻倍的钱了!”脂粉女人一点都不在意我的悲痛欲绝,伤心哭泣,只是在估算着我能给她带来的财富。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