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墓手札 第一章 阴山异宝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能让老哥瞧扁了也不是。”石蝎子赔笑着说。  “当啷,当啷。”远处传来阵阵古怪的铃铛声,虽然铃铛声并不最响亮,虽然逆着风仍很清楚地传了回来,铃声杂乱无章、尖厉,听不出一丝生机。  “这天尸倒还九点,据说前阵这老道独干了一笔大的,捞了不少阴宝,可带去的“废话,买卖好做我还用得着找你和道兄来?九哥我自己就包了。”赵重九小心翼翼收起地图。。...

  “奶奶的,这次买卖可不好做”。石蝎子蹲在椅子上,用布满一层黑茧皮的短粗指头指着地图上的红圈说道。

  “废话,买卖好做我还用得着找你和道兄来?九哥我自己就包了。”赵重九小心翼翼收起地图。

  “这次酬金可不少,每人百金,将军为了给少奶奶找个风水宝穴可没少放血,你小子想好,想干就留下,不想干趁早走人,别挡他人的发财路。”赵重九一拍腰包接着道。

  “干,老哥有这发财的机会还想着弟兄那是瞧得起咱,咱也不能让老哥看扁了不是。”石蝎子陪笑着说。

  “当啷,当啷。”远处传来阵阵怪异的铃铛声,虽说铃铛声并不响亮,但是逆着风仍清楚地传了过来,铃声杂乱、刺耳,听不出一丝生机。

  “这妖道倒还准时,听说前阵这老道独干了一笔大的,捞了不少阴宝,可带去的尸兵也折了不少,听着铃声没想到这家底还没败活完。”石蝎子嗤笑道。

  赵重九没理会石蝎子,只是望着身后的阴山愣愣的出神。

  随着铃铛声的渐渐逼近,远处先是出现了四名高瘦的汉子,随后跟出个不男不女、不妖不鬼的道人。

  四名高瘦汉子清一色的黑色劲装,面部蒙了一层青纱,双臂跟不上脚步的节拍不自然的摆动着,上身带着下身,下身拉着脚麻木的向赵重九和石蝎子走来,后面的道人更是怪异,穿着一身茅山道服,手上却拿着一只和尚化缘的钵盂,头顶带着一冠只有皇宫妃子才戴的凤冕,与其说道人是在走路倒不如说是在怪异的跳着,边摇着铃铛边踏着九宫八卦的步伐紧紧跟在四名高瘦汉子的后面。

  石蝎子看着走近的几人叹道:“妖道,你平时总和我说这茅山祖师没眼光,把你踢出了茅山道门,我看你的祖师挺有眼光,就冲你这模样,这打扮,没把你弄死就不错了,真他奶奶的败坏道家形象。”

  “哇哈哈。”道人大笑了起来,停止了摇铃,快步向石蝎子走来,随着铃铛声消失,四名高瘦汉子静静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嘿,兄弟们够意思嘛,有了大事还想着道爷我。”道人凑到赵重九身边贪婪说道。

  “老道,听说前阵你手气不错,捞个大宝?出手没,没出手就拿出来让兄弟们瞧瞧。”石蝎子盯着道人背包问道。

  “这不,脑袋上带着呢。都说道爷我前阵发笔小财,可咋不说那次我折了多少尸兵呢!奶奶的,说起来就气,本来那墓道爷都摸干净了,走前看着墓里那个小娘皮实在漂亮,道爷忍不住就和小娘皮来个鱼水之欢,没想到道爷的纯阳之气刚灌进去,那小娘皮就尸变了,要不是当时尸兵带的多我还真就在墓里陪着那娘皮了,呸,晦气。”道人皱眉唾了一口说道。

  “道兄头上带的可是上次寻来的阴宝?”赵重九收回远眺的眼神盯着道人头顶问道。

  “那是,这就是那潘凤紫金冕,总算祖坟冒烟,刨出个好宝贝来,今儿道爷带来叫兄弟们也瞧瞧,顺便也帮道爷留意个好买家。”道人除下头上的紫金冕,推到桌子上。

  “确实好宝贝。”赵重九轻抚紫金冕叹道。

  “这次九哥我接个活,要去阴山寻个风***道兄有兴趣同去么?”赵重九推回紫金冕问道。

  “老九你把道爷我叫来就是为找个风***哎,虽说这穴子必定也是极阴之地,但总归没建墓丘,里面也没啥宝……,没啥伤人的勾当,你和这土蝎子去足矣,道爷去了却显的多余了不是?哎,昨夜道爷大慈大悲,窑子里普爱众小娘皮,今天这腰啊,看来我得找个地方好好休养一番啦。”驱尸道人又将紫金冠戴回头顶,起身跳起了怪异步伐,正要摇铃走人。

  “我说石蝎子,你还别说,这老道真是发财了,现在对这百两黄金的买卖都不在乎啦,咱们兄弟俩可还穷着呢,没个小娘皮疼,咱也别耽搁了,收拾一下家伙事就早上阴山吧。”赵重九使个眼色,两人起身就走。

  “等等!”驱尸道人一把拉住赵重九,眯着眼睛望着阴山方向沉声道:“此处煞气极重,迎面风中阴多阳少,山上虽万树不枯,但绿叶不长,兽踪罕见,人迹全无,这可是阴气极重的地煞之地,这次寻墓找穴就你二人实在是太危险了,道爷断不能置朋友危险于不顾,咱们还是一起去妥当些。”

  “尸兵开路,众鬼躲避。”驱尸道人摇起铃铛,不容分说赶着尸兵率先向阴山走去。

  “九哥早些说出酬金来,这妖道也不会这么不配合,就带这四个尸兵过来。”石蝎子用肩膀轻撞一下赵重九,指着远处催赶尸兵上山的驱尸道人说道。

  “这次兄弟们是去寻找风水之地,也不是去摸墓宝,四个尸兵足够啦,咱们走!”赵重九叫上石蝎子,两人紧跟道人身后。

  “我说老九,道爷我怎么觉得不对劲呢,咱几个走了这么久怎么一点活气都见不到?能跑能飞的没看到也是了,怎么路边也见不到一株花草?”驱尸道长打量四周问道。

  “我说你这妖道,这地方叫阴山,有花有草那还叫阴山么?怎么最近下窑子太多,精虫上头把脑袋弄傻了不成?”石蝎子没好气的在一旁说道。

  “土蝎子,少奚落你家道爷,就算这地方叫什么狗屁阴山那也是一座山,这山也没被沙土埋了,满山全是黑土,怎么连一株花草也长不起来呢?我说老九,你不是有祖传的试阴石么?快拿出来看看,这里冷清的让道爷我感到有些不自然。”驱尸道人停止了摇铃,凑到赵重九身边。

  赵重九从怀里拿出一个锦盒,缓慢打开,刚露一个缝隙,里面就冒出阵阵冷气。

  道人在一旁不禁打起了颤栗,“果,果然……好宝贝,都说老九祖上留下来两件至宝,这寻墓手札我是没见过,但这试阴石阴气环绕,宝石一出,天地变色,好宝,好宝啊。”

  赵重九用两个手指轻轻夹住试阴石,平举向前,缓缓的绕着自身慢慢旋转。

  试阴石是赵家老祖赵广当年追随董卓当掘丘校尉时在洛阳近郊一处贵妃墓中盗得的,虽说叫试阴石,但是说成吸阴石更为妥当,这石头能吸取天地间的阴气,但放入人口中却能吐出阴气为死人护体,让人容貌不减,躯体不腐。几次权贵之人出高价从赵重九手中收购这试阴石,都被他严词拒绝,一来这是赵祖传下来的宝物,二来有了这块石头他寻墓也能事半功倍。

  赵重九缓缓的转动石头,每面向一个方向,此方向的阴气都会被试阴石吸纳少许过来,等石头转到四个尸兵所在之处,赵重九感觉到试阴石有些颤动,散发出来的冷气也更加寒体,四个尸兵虽说没有妖道铃铛声动弹不得,但在试阴石面前它们的嘴里都隐隐发出咕咕之声。

  “行了行了,老九,你是看我尸兵眼热怎么的,拿着试阴石对着我的尸兵干什么?我告诉你,这尸兵的本体道爷可寻得不易,上次之后就剩这四个体格健壮的了,你要是把这几个也给道爷我弄死了,道爷和你没完。”驱尸道人一把推开正对尸兵的试阴石怒道。

  赵重九没有理会驱尸道人,闭目缓缓转动试阴石,同时心里默默记着山中风水走向。

  当赵重九转到阴山西南角时,试阴石急剧的震动起来,冷气不断释放,仿佛此时阴气之大这试阴石承担不住随时都会炸开一般。

  冷气迅速的传到赵重九胳膊之上,万蚁同噬的痛痒之感让他感觉心中气血翻腾,身体将要肢解一般。

  赵重九大吐一口心中闷气,迅速收起试阴石,捂住胸口就地盘坐。

  “呦呵,这练什么功呢?看起来怎么像我道家心法呢?”驱尸道人看到赵重九沉坐不语乐道。

  石蝎子感觉事有蹊跷,急蹲下身询问:“老哥,出事了?”

  赵重九盘坐一会,顺了心中血气,睁开眼睛望着西南方说道:“怪了,此处阴气异常强大,阴山虽说占着一处风水地脉,但绝不会聚出如此恐怖的阴气,难道山中有异宝不成?”

  “宝?”驱尸道人极目远眺,搓着手来回踱步,“没错,试阴石试出来的阴气绝对不假,阴山是什么地方?占着点风水脉而已,怎能有让老九吐血的阴气?异宝,绝对有异宝。兄弟们先歇着,我带着尸兵先去开路。”不等赵重九两人阻挡,驱尸道人摇铃赶尸率先向西南方向走去。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