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墓手札 第二章 地煞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这下道人带给的肯定都是尸兵,上次试阴石冲着它们的时候,那痛苦装不出,而已这几个尸兵身上阴气这么重,试阴石也而已轻抖几下,上次对着西南角,若也不是我常常服用冷血无情寒物有了偏阴之体,那石头散出的冷气就能夺去我的命,差距如此之大,我怕西南方向“老道走得快这我还能理解,而那四个尸兵,都是魂气附在死人躯体之上,怎能如此健步如飞?”赵重九盯着眼前四条直至远方的拖痕说道。。...

  “老哥,咱俩老啦,现在就连死人都走不过了。”石蝎子一边加急赶路一边叹道。

  “老道走得快这我还能理解,而那四个尸兵,都是魂气附在死人躯体之上,怎能如此健步如飞?”赵重九盯着眼前四条直至远方的拖痕说道。

  “这年头怨气极重的魂气哪那么好找。要我看,这妖道弄不好是背着人干些天理难容的勾当,这四个根本就不是什么借尸还魂的尸兵,而是被他抓来的正常人,用邪术遮了人家的招子才对。”石蝎子说道。

  “石蝎子,这回老道带来的肯定都是尸兵,刚才试阴石冲着它们的时候,那痛苦装不出来,只是这几个尸兵身上阴气这么重,试阴石也只是轻抖几下,刚才对着西南角,若不是我经常服食冷血寒物有了偏阴之体,那石头散出来的冷气就能夺走我的命,差距如此之大,我怕西南方向有的可不止是异宝这么简单。”赵重九回忆着刚才的情景,脸上闪出一丝忧色。

  “哇呀呀,你们这些奴才,今天想造反啦?好,看道爷怎么收拾你们。”远处传来驱尸道人的怒喝。

  赵重九和石蝎子急忙向前赶去,发现驱尸道人和尸兵都抱在了一棵老树上。

  老树树干向南,树皮黑而发皱,细看之下层层断裂,断裂处由内而外,就像树干突然长粗硬生生将外皮涨开一般,四个尸人团团把老树抱住,遮面的青纱早已撤去,露出狰狞的嘴脸,伸出黑紫的舌头舔噬着断裂处,驱尸道人正跳到一个尸兵的背上,扣住尸兵的脖子极力拉扯。

  “这个妖道,大白天没事不好好赶路,怎么和尸兵一起抱树玩。”石蝎子又笑又气,走上前把道人从尸兵的背上拽了下来。

  驱尸道人落地后仍不住的摇着摇铃,“石蝎子,快来帮忙,这些尸兵不听本道爷的话了,到这里一个个跟看到福寿膏似的,全抱着这老树不撒手哇。”

  赵重九发现这群尸兵虽不受驱尸道人的控制,但却都一致的对着老树不断的添噬,“这颗老树有古怪。”赵重九从怀里摸出了锦盒,对道人说道:“道兄,兄弟得罪了。”

  赵重九一边退后一边夹住试阴石向尸兵伸了出去,试阴石抖动起来,不断的发出阵阵的冷气,石蝎子从包中拿出血弩箭紧贴在赵重九身边,防止尸兵发狂突袭赵重九。

  赵重九忍着手臂上的麻痒,不断地改变着方位,调整试阴石的角度。

  尸兵在试阴石的笼罩下不再添噬,抱着老树定住了身形,嘴里发出呜呜低吼之声。

  试阴石冷气大盛,尸兵脸色越发苍白,赵重九知道要想留这几个尸兵一条性命的话是时候停手了。

  试阴石被赵重九缓缓的收回到锦盒中,随着锦盒“啪”的一声盖上,冷气消失了,趴在老树上的四名尸兵软软的滑了下来。

  “算你老九有点良心,给这几个尸兵留了一口气。”驱尸道人取出一个羊脂玉葫芦,走到尸兵身边,揪开瓶口对着尸兵喂了几口魂气。随着几缕浓黑之气不断地被尸兵从羊脂玉葫芦中吸出,它们苍白的脸色恢复了几层紫黑。

  石蝎子收起血弩箭,拿出掘丘的铁锥,重重的戳在老树上,铁锥戳到的断裂处缓缓流下一趟浓黑的血迹,老树底下隐隐传来闷吼声。

  “老哥,这树有古怪。”石蝎子听到吼声,凑近血迹猛嗅几下皱眉说道。

  赵重九望着浓黑的血迹,细细打量老树,老树盘根错节,少说有几百年的寿命,虽曾听祖上说起树久通灵但断无老树通灵通到留血。

  赵重九起身走到石蝎子身后,抽出他包中的血弩箭,对着老树裂皮射了一弩,血弩箭的特异之处不在于其弩机,而在其弩箭,弩箭中空,灌有狗血,本是在盗墓掘丘时对付闻了阳气暴起丧尸的一种武器,赵重九看这老树留血实在蹊跷,只好发出一弩做个试探。

  血弩深深地扎进老树干中,一丝白气从弩孔中飘了出来,驱尸道人正在喂尸兵魂气,望着白气惊得跳了起来,“流出来的是阴血,该着咱们倒霉,碰到地煞了。”

  “既然碰上了,咱们又毁了这地煞集气的宝树,现在想走也难了,准备家伙事,打方子,咱们会一会这恶煞。”赵重九拿起铁锥向老树根部狠狠地戳了下去,石蝎子在一旁用铁榔头不断砸着铁锥,加了几根椎管,随着一声沉闷的响声,铁锥扎到正主上。

  铁锥被抽了出来,赵重九嗅了嗅锥尖上带出的泥土,皱眉道:“腐铁之气,这丧尸年代不近,在这血树下躺了这么些年想来魂气不浅,正好给道兄的尸兵补补。”

  道人一旁唾了一口说道:“老九,你少想美事了,今天咱们能逃出去就不错了,还给尸兵补气呢,不被这地煞咬死就是我茅山老祖保佑啦。”

  石蝎子拿着铁锥,在老树周围不断地下锥子打方,地面上慢慢的被方出一个长方形来,赵重九不时嗅一嗅铁锥带出的土气。

  等石蝎子打完方子,赵重九绕着方子走了几圈,指着南面说:“这里的棺壁腐的最重,咱们从这里把这丧煞引出来。”

  道人走到方子南面算了算距离,在地上插了一面旗,跳着摇起了铃铛,四名尸兵吸了一些魂气后,面色已恢复如常,听到铃声后各自拿起铁锥摇晃着向插旗处走去。

  石蝎子抱着血弩箭蹲在赵重九身旁饶有兴致的看着尸兵,“九哥,几日不见,这妖道法力增强了不少哇,上次一起掘丘的时候,这妖道可是又蹦又跳了好久那些尸兵才听话的,这次没见这妖道怎么费劲。”

  赵重九一边从腰间抽出宽口朴刀用袖子擦拭着一边笑着说道:“石蝎子,这回道兄带来的不是一般的尸兵,就看刚才他对这几个尸兵的爱惜劲,想必这些尸兵也该是道兄家底中的宝贝,一会咱俩多出点力,给道兄多留几个宝贝疙瘩吧。练出这么好的尸兵确实不易。”

  洞口不断地加深,洞里传来的吼声渐渐清晰,四名尸兵也都消失在洞口处。驱尸道人躲在洞口旁一边摇铃一边向洞里观望。

  嘭嘭的金属敲击声不断从洞里传来,道人听到后急忙改变了摇铃的方式,在原地踏着九宫八卦步将四名尸兵招了回来。

  四名尸兵上来后,驱尸道人挨个给它们喂了几口魂气,招呼远处蹲坐的赵重九二人道:“洞可挖好了,道爷我带着尸兵去断树,这地煞可交给你俩了,别说我没提醒你俩,要是抵不过这丧门煞就风紧撤乎,道爷我可不等着,看着不行我就带尸兵回去找美娘皮去啦。”

  赵重九带着石蝎子走到了洞外,向洞里望了望,听着传来的吼声,赵重九沉声道:“石蝎子,准备好,听这声音,道兄断树用不了多久,这丧煞就能跑出来。”

  石蝎子点点头,俯身趴在洞口不远处,把血弩箭对准洞口,赵重九在石蝎子的对面选一处趴了下去,举起朴刀对道人摆了摆。

  道人看到赵重九的手势,蹦跳着摇起了铃铛,尸兵拿起铁锥对老树狠狠地戳了起来。

  尸兵虽说是吸了魂气让冤魂缠身的死物,但是力气却大的出奇,只是戳了几下,老树就成了一个正宗的喷壶,浓黑的阴血从一个个小方孔中喷射而出。

  地面开始剧烈的颤抖,老树不规律的晃着,洞里传出的吼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楚。

  等待确实是一种煎熬,尤其是和强大敌人搏斗却心里没底的等待,赵重九不时的扭扭屁股,深吐几口气,而不远处的石蝎子则不断地擦拭着额头的汗珠。

  凄厉的叫声突然放大,洞口处飘出阵阵的黑气,一系列快速的抓地声从洞里传了过来。

  赵重九握紧朴刀慢慢的向洞口处爬去,石蝎子双手紧紧的握住弩机,血弩箭直直指向了洞口。

  一道黑影带着一股腥风从洞里窜了出来,稳稳地站在了赵重九与石蝎子的前方。

  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赵重九的朴刀没有举起,石蝎子的弩箭还没有发出,这个靠着老树吸取阴山阴气的地煞就跑了出来。

  地煞出来后没有攻击赵重九和石蝎子,也没有对正在断它聚阴宝树的尸兵下手。

  地煞冷冷的站在了原地,两个血淋淋、空洞洞的眼眶望着石蝎子。

  赵重九惊讶的看着眼前地煞,虽说地煞躺在土里不知多少岁月,衣服早已破破烂烂,但血迹中露出的黑色绸面,残缺的上衣上布满的各种手型钩,脚上穿的黑色麻面步履,这不正和石蝎子的打扮一样么?这地煞生前也是个盗墓贼。

  <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