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墓手札 第三章 围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个血淋淋的空洞望向了赵重九,但地煞两只腐坏露着跖骨的双脚并也没挪着,仍是站在原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赵重九的四处走动。  赵重九就在地煞可怕的监视压力下,一路去走走走走停停的靠近了了石蝎子。  石蝎子能保持着半蹲的姿势,血箭矢对着地煞,头也不扭小声地说:“老哥,兄弟我赵重九提着朴刀,缓缓的挪动身子向石蝎子靠近,赵重九心里明白,今天算是碰上了硬点子,就凭自己想散了这地煞的魂气那简直是奇谈,唯一还算上机会的就是靠近石蝎子,两个人在一起也算有些照应。。...

  石蝎子颤抖的举着血弩箭,望着这个生前是自己同行的地煞,汗水不住从眉毛中渗透流下,刚才地煞的速度实在太快,人的极限反应根本跟不上它的速度,这人尸搏斗还没有开始,石蝎子就已经胆怯。

  赵重九提着朴刀,缓缓的挪动身子向石蝎子靠近,赵重九心里明白,今天算是碰上了硬点子,就凭自己想散了这地煞的魂气那简直是奇谈,唯一还算上机会的就是靠近石蝎子,两个人在一起也算有些照应。

  地煞感受到赵重九正移动的碎步,两个血淋淋的空洞望向了赵重九,但地煞两只腐烂露出趾骨的双脚并没有挪动,仍是站在原地默许赵重九的走动。

  赵重九就在地煞恐怖的监视压力下,一路走走停停的靠近了石蝎子。

  石蝎子保持着半蹲的姿势,血弩箭对着地煞,头也不扭悄声说道:“老哥,兄弟我心里打鼓了,刚才看到这丧煞的速度,我就觉得咱们还是逃跑为妙,不如让妖道的尸兵缠住地煞,咱们几个撤乎吧。”

  赵重九斜眼看了看远处尸兵,轻叹道:“石蝎子,我看你说的行不通,尸兵虽说力大手狠,但毕竟是老尸,这四个喂了魂气的老尸对付一个吸了不知多少年阴气的地煞,我看没等咱们跑多远它们就都得交待这,到头来还得咱们对付这地煞。”

  “罢了,走不了咱们也不能就这么等死,老哥,你可这有啥法子?”

  “地煞这东西都怕接触阳气,眼前这丧煞虽说在地底下躺了有段日子,有了些道行,但我估摸着日光肯定对它有影响,现在它不动正和我意,咱们就和它靠上了,等这腐皮畜生被太阳晒得身子软了咱们在一起出击,道兄躲在尸兵中装死,应该是在等咱们信号,到时咱们一起搏一把,争取散了它的魂气。”赵重九悄声传话。

  阴山虽说阴气繁重,但隔着一会总会有一丝阳光穿透雾气射到地上,地煞不知在打什么注意,任由一丝丝阳光印在它的背上激起阵阵白烟,却仍一动不动的用两个黑洞望着赵重九和石蝎子。

  石蝎子也不好过,长时间半蹲着马步举着血弩箭,让他感觉到体力正一点点的被抽空,眉毛也失去了挡汗的作用,汗水涌进双眼把他的双瞳蒸的通红。赵重九半伏在地上,双腿紧紧地蹬着地,微举着朴刀等着最佳的机会,头顶上一朵黑云正迅速的向天边飘去,再有半柱香的时间太阳就会不受黑云的遮盖而将其致命的阳光尽情洒在地煞的身上,这就是机会。

  可是有些时候机会并非是赵重九想等就能等到的,石蝎子体力已经慢慢的不支,身体也在缓缓的下沉,一丝阳光从黑云的缝隙中射了出来正中地煞的头部,石蝎子掐准时间对着地煞的心窝狠狠地射出了一只血弩箭。

  “并肩子上啊。”石蝎子顺手抓起一根铁锥吼道。

  赵重九在听到弩弦回收的声音时,就将自己象压簧子一般狠狠地射了出去,远处站在尸兵中的驱尸道人也急速的摇起了铃铛,尸兵握着铁锥摇晃的向地煞奔去。

  血弩箭像一道暗光般射向了地煞,地煞抬起一只附着几块干皮的骨爪一把将血弩箭抓住,阴啸一声向赵重九冲去。

  赵重九只觉眼前一团黑影迅速的放大。

  “好快的速度。”赵重九下意识的对着黑影劈了一刀。

  朴刀砍在半空便以停止,地煞举起骨爪狠力的握住朴刀,随后凌空倒翻速度不减的向石蝎子冲去。

  一团黑影瞬间在赵重九眼前消失。

  不好,石蝎子。赵重九暗喝道。

  黑影向石蝎子飞去,石蝎子提着铁锥横于胸前,这铁锥平时只是用来掘丘打方,有时碰到还魂的僵尸,也当铁枪戳戳僵尸用,但是地煞可不比僵尸,石蝎子看着向自己飞来的黑影心知凶多吉少,索性闭上眼睛紧握铁锥平刺出去。

  铁锥先是一顿,接着阻力大减。地煞不知疼痛,不顾自己身体被铁锥刺穿,只是挺着身子向石蝎子走去。

  驱尸道人紧跟在尸兵的后面,踏着八卦步,摇着铃铃,驱赶着尸兵向地煞靠近。

  尸兵离地煞越来越近,随着道人铃声的加快,最先靠近地煞的尸兵狰狞的张开大嘴露出长牙,举起铁锥,向地煞的肩头狠狠的戳去。

  此时地煞正在仔细观察闭目不动的石蝎子,对骤来的铁锥豪无察觉。

  断骨声传来,铁锥没入了地煞的肩头,一股黑血从锥孔中喷射而出,地煞恼怒异常,伸出骨爪一把抓住尸兵握着铁锥的僵手,哀啸一声,骨爪发力,硬生生将僵手扭了下来。

  地煞的啸声仿佛有魔力般,啸声一出,四个举着铁锥的尸兵软软的垂下手去,愣愣站在原地。

  驱尸道人听到啸声后,好像被人在胸口锤了一下,哆嗦着半拄着身体大口的喘着气。

  “娘皮贼,好厉害的阴气,道爷的本事还没用完呢。”驱尸道人咒骂一句,重站起身,咬破舌尖,对着手中铃铛吐了一口鲜血,只见铃铛血气环绕,金光大盛。

  道人摇铃的速度越加疯快,踏着九宫八卦步的步伐也越发迅速。

  本已被地煞啸声所慑、呆立原地的尸兵听到铃声后又呲牙裂目,缓缓的再次举起了铁锥。

  地煞望着恢复控制的尸兵不满的低啸了几声,随后再次哀啸起来,这次哀嚎的啸声更大,随着啸声的传出,周围的地面同时震起了阵阵黑土。

  本是举起铁锥的尸兵听到啸声后丢掉了铁锥,先是浑身不住的颤抖,之后嘴里发出咕咕的声响,烂泥般堆在了地上。

  第一次啸声已让正赶来的赵重九胸口烦闷,血气上涌,这第二声的啸声就象一块巨木狠狠撞在了他的心口之上。

  赵重九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吐出后便不省人事。

  一股凉风掠过,赵重九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嘴里满是血腥之气,他狠狠的吐了几口,拄着地爬了起来。

  尸兵散乱的躺在了不远处,地煞的两次啸声夺去了它们的魂气,紫黑的脸色已经退去,没了魂气的尸体正在慢慢的变黑发臭。

  驱尸道人嘴角挂着血躺在地上还没有苏醒,石蝎子就在尸兵的旁边静静的平躺着。

  地煞没有离去,身上挂着石蝎子和尸兵刺入的两根铁锥,正蹲在石蝎子的旁边伸着骨爪抚摸着石蝎子穿的老鼠衣。

  赵重九随手抓起身旁的铁锥,拄着向地煞靠了过去。

  这腐皮畜生真是厉害,我兄弟几人加上尸兵竟也打不过它,既然打也打不过,逃也逃不了,九哥我放开了,要吃我肉要饮我血随便去吧。赵重九暗想道。

  地煞对赵重九的靠近没有反应,仍是举着鬼爪笨拙的摸着石蝎子的老鼠衣,一件和地煞身上穿的一模一样、只有盗墓掘丘的门子才会穿的老鼠衣。

  赵重九一声不吭的坐在了地煞的旁边,闻着地煞身上浓浓的腐蚀之气,望着地煞腐烂的身体,虽然在心里尽力的克制着自己恐怖的心情,但是轻微的颤抖仍出现在他的肩头。

  赵重九摸了摸胸口的试阴石,赵府除了试阴石还有个至宝叫寻墓手札,记载着历代祖上在墓中所见的惊事怪闻,赵家老祖赵广就在寻墓手札中记载了一次他碰到血煞的情景,后来就是靠他拼了命将试阴石推入血煞的口中才将它散了魂。

  赵重九斜目望着正在一旁爱抚石蝎子的地煞,琢磨着找个机会把试阴石给这地煞喂了去,试阴石能散了血煞的魂,对付这地煞也应该差不多。

  赵重九悄悄把手伸入怀中,探到了锦盒的所在,一边寻找下手的机会,一边缓慢的把锦盒打开。

  锦盒刚露出一丝缝隙,试阴石就开始抖动起来,冷气瞬间流遍了赵重九的全身,赵重九强提一口气,就等地煞转头时突然发起将试阴石推入它的口中,不料试阴石强大的吸力将地煞身上浓重的阴气源源不断的吸了过来。

  地煞感觉到试阴石的可怕之处,再次哀啸一声。

  正在抵御试阴石传来阴寒之气、寻找下手机会的赵重九听到地煞的哀啸,本已平静的心口再次血气翻涌,喉咙一甜,喷了一口鲜血。

  “腐皮畜生,跟九哥还来这手。”赵重九瞪着地煞又晕了过去。

  <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