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墓手札 第五章 回魂骷髅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向众人,石蝎子眉头深锁一声缄默不语,驱尸道人望着锥尖呆呆地呆呆。  缄默片刻,赵重九地说:“上次浊雷响了,地下已有近回声之势,这是大墓所在必有之象,为何用铁锥打方子却查出来无墓?”  石蝎子地说:“老哥,我石蝎子决非雏鸟,没见过大墓少说也有十几,打过赵重九俯身蹲下,手触地面叹道:“怪不得我依风水之术算得不准,并非术决不准,而是此地埋有大墓,想必墓中不乏异宝才吸引天雷至此。”。...

  雷声隐隐消退,众人感到脚下仍在微微颤抖。

  赵重九俯身蹲下,手触地面叹道:“怪不得我依风水之术算得不准,并非术决不准,而是此地埋有大墓,想必墓中不乏异宝才吸引天雷至此。”

  驱尸道人靠近赵重九摇着铃铛将尸兵召回,护住众人,石蝎子抽出背上铁锥,对着地面狠戳下去,加了五柄锥杆,终于打穿。

  石蝎子将铁锥抽出,赵重九凑近锥尖细闻,只有泥土之味、血腥之息,并无朱砂、木料、铜铁等物味道。

  赵重九起身看向众人,石蝎子眉头紧锁一声不语,驱尸道人望着锥尖愣愣发呆。

  沉默片刻,赵重九说道:“刚才浊雷响起,地下已有回声之势,这是大墓所在必有之象,为何用铁锥打方子却查出无墓?”

  石蝎子说道:“老哥,我石蝎子绝非雏鸟,见过大墓少说也有十几,打过方子不计其数,这次我敢肯定,脚下是个空穴,哪有大墓所在?”

  赵重九凝望锥尖言道:“土蝎子,并非都是如此。”

  驱尸道人看到赵重九欲言又止,不住在旁催问。

  赵重九说道:“没想到九哥我寻墓找穴的主儿却碰上了狠点子,记得寻墓手札中曾提过一事,盗墓门子若以风水术探得大墓所在,而却方不出墓在何处时,最好就地磕头卸甲而归,此墓必为异界神墓,空穴中必息有厉鬼恶尸,去了也是让门子白送性命。”

  “异界神墓?”众人一同惊问。

  赵重九接言:“异界神墓的墓咱们看不见,但是墓主却在空穴当中,身上戴有异宝,集阴气合精魂,以穴养身,千年之后幻化成妖,咱们脚下我看十之八九就是这异界神墓,你们说说,咱们是脱光衣服走人?还是下去会会这神墓?”

  众人沉默起来,驱尸道人蹲在地上来回搓手,石蝎子则起身来回踱步。

  “干,奶奶的。”驱尸道人拿定注意,大吼道:“道爷不在茅山好好侍奉祖师跑出来挖坟掘墓图的就是得一件异宝带回山上,这次有了机会哪有不去之理。”

  “咱也干。”石蝎子狠声附和。

  石蝎子选了一处方过之地,驱尸道长摇着铃铛让尸兵挖土打洞,赵重九坐在一旁将装着试阴石的锦盒取了出来包个里外三层、严严实实,这试阴石虽说能对付地煞之类的丧尸,但其吸阴的能力却也能把鬼怪吸引过来,穴中不明情况,还是先封住试阴石少招惹麻烦为妙。

  片刻之后,一个刚好容纳一人穿梭的圆洞已打穿至地下,众人整理行囊后依次爬了进去。

  赵重九最先进入空穴,点起火烛查看情况。

  空穴的外表看起来并无独特之处,但细看穴壁却能发现一些刀斧之痕,洞穴在火烛光线之外隐隐扩延下去,阵阵阴风不时从远处黑暗角落中吹出。

  赵重九一踏进空穴就有种举步难行的感觉,心也不由自主的乱跳,这是一种潜意识中危险来临前的信号,赵重九能感觉到黑暗中有一股阴冷、哀怨的目光在望着他,赵重九努力将这种意识排除脑外,抽出铁锥护于胸前,站在一旁等待石蝎子和驱尸道人。

  石蝎子跳下之后,脸上先是充满了疑惑之色,蹲下身抓起一把黑土举到火烛处细细查看,“老哥,这是死人土。”

  赵重九闻言也抓起几把泥土细瞧,土色黑而腻,味涩中带腥,细捻之下土中带有刺手骨粒,“是死人土,这穴壁上多是刀斧之印,看来此处曾发生过规模不小的杀斗。”

  驱尸道人和尸兵陆续钻了进来,道人进来后皱眉向黑暗的洞穴中忘了一眼,似乎察觉到什么,而三个尸兵进**中后显得异常暴躁,头顶黑气不断加重,脸色越加紫黑。

  驱尸道人感受到尸兵的躁气,说道:“不好,这三个尸兵的魂气都是那地煞所给,想必地煞的怨气也多少随着魂气传给这三个尸兵一些,而那怨气必和这地穴有关,尸兵受怨气感染,我有些控制不住啦。”

  驱尸道人轻摇铃铛试着震住尸兵的躁气,但这三个尸兵却反而受铃声所激越发暴躁。

  赵重九皱眉说道:“道兄,不如你先拿银针将尸兵封印于此,我们三人**查看一番,有需要尸兵之时你在自行折回解除封印,如何?”

  驱尸道人点头同意,施展封穴之术让尸兵僵立于旁,赵重九举着火把先行一步,石蝎子、驱尸道人尾随其后。

  走了一程,赵重九发现地表泥土越发粗糙,墙壁痕迹越发增多,迎面血腥之气也越来越浓,细听之下,远处传来孱孱的水流声。

  赵重九心觉不妥,抽出血弩箭握在手中,俯身碎步小心向前探去,石蝎子和驱尸道人也都各握铁锥留意四周。

  火烛之光照亮远处一具骷髅,这具骷髅紧挨穴壁堆坐,全身骨色发黑,肩头披了一块残破腐布,腹骨上插着一柄青铜剑,下身中了数箭,中箭处枯骨已然发黑,可见当时箭上毒性的猛烈,骷髅头面朝穴顶,嘴巴微张,嘴中微有黑气吐出。

  驱尸道长见此异状,惊道:“没想到此处阴气如此浓烈,一具骷髅竟也能积魂吸阴保有一丝神志不灭。”

  石蝎子望着骷髅冷笑,“先前遇到一个地煞,咱们兄弟认了晦气那也就算了,这里碰到一具骷髅挡路,说不得,你这小小骷髅没有好福气了。”说完石蝎子举起铁锥向骷髅慢慢的靠近。

  这个骷髅虽说肉身已腐,魂魄已散,但长久处于浓厚阴气之中也沾染了一些魂气,慢慢魂气凝聚,已小有转生之势,正巧今日在穴中接着吸阴吐纳,却碰到赵重九一行众人。

  骷髅并非尸身,虽集些魂气有了些许意识,但还不能行动,虽知石蝎子靠近却只能轻抖枯骨动弹不得。

  石蝎子眼中寒光闪烁,冷笑的举起了铁锥对准骷髅头正要一锥散了它的魂气,可就在此时,远处漆黑的洞穴中传来一丝凄惨的叫声。

  这叫声中有着一丝凄凉的悲切之感,也有一丝的哀求之意,好像是在替这骷髅求情,也好像是要为这骷髅的命运诉说不幸。

  石蝎子举着铁锥愣在当场,驱尸道人扭头望着远处骂道:“贼娘皮,这地方真是个养魂的好地方,一个骷髅日久活了不说,竟还在此处找个姘头,呀呀呀,你们在这里倒是风流快活。骷髅家的小娘皮,快爬出来让道爷看看长的俏不,哇哈哈。”

  哀怨的叫声没有丝毫的减弱,反而越加的清晰。石蝎子犹豫起来,举着铁锥迟迟不肯下手。

  赵重九听到这叫声后暗道不好,寻墓找丘最怕的就是占穴的阴尸怪煞集体出现,虽说这骷髅行动不得对众人来说没有一丝威胁,但以防万一,还是除掉为妙。

  赵重九举起血弩箭,对着骷髅头就是一弩,血弩插入骷髅头中,丝丝黑气从中飘起,一小股狗血从弩孔中缓缓留出,滴在骷髅躯体之上,碰到枯骨之处不断冒起白烟,骷髅躯体不住的颤抖,其积攒不易的魂气再次散去。

  一声凄厉、沉闷的哀怨之声从黑暗的洞穴中传来,放佛这声音是从水中发出一般。

  赵重九重新拉弦上弩,对着众人说:“大家小心,前面的才是正主。”

  石蝎子用铁锥顶了顶散了魂的骷髅,皱眉说道:“老哥,前面的主儿不知厉害不,可那主明显是希望咱们饶这骷髅一马,咱们不散了这骷髅的魂,前面的路就好走些,现在可好,听那主的声音恐怕对咱们怨气不小,路也不好走啦。”

  驱尸道人望着前方凝眉说:“石蝎子,这回咱们是跟着老九来寻墓找穴的,这可不比你以前盗墓那营生,盗墓只夺墓宝,可这寻墓嘛,不仅是要找到个风水墓地,而且要是有什么怪魂异尸占着穴不走的,那咱们也得把那些不识趣的东西清理清理。”

  赵重九点头应道,既然答应将军找个风水好穴来当墓地,总不能找个群尸众鬼集聚的地方就交差。“这里鬼魂多,回去后我会和将军说明情况,相信将军会给咱们多加些酬金的。”

  石蝎子点头不再多言,握着铁锥随着赵重九向前走去。

  火烛照亮范围实在有限,前方到底有何风险谁也不知,赵重九一步一营慢慢查探,石蝎子时不时停下插锥观土,驱尸道人此时倒是落得清闲,在一旁不住猜想刚才叫唤的主儿会是何种模样。

  水声越来越近了,放佛退潮的浪花轻轻拍打岸边一般。

  石蝎子又停下插锥观土,望着锥尖疑道:“老哥,快来看,怎么锥尖挑上来的土颜色越来越红,腥气越来越大?听着水声感觉像到了海角,咱这辈子还没见过有什么血海呢。”

  赵重九扭头查看锥尖的红土,细闻之后道:“哪是什么海,前方是死人之血积聚而成的血池!”

  <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