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伸的世界 第十章 特殊任务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可能会是通常人难以选择接受的,要做好心理准备。”  稍稍重新整理了一下思路,将自己跟许老师去王怡家拜会,王怡变异,前寨子村人全部殒命,和王怡再后来到我家找我的事情一股脑的说了出,本我以为韩宁会大吃一惊,可没想起,他脸上也没任何出乎意料的表情,就像是了我也准备打开话匣子,将王怡变异的事情说出来,可话到嘴边,突然想起了张力警官临走时说过:“前寨子尸涧案一定要保密”,便又开始犹豫起来。。...

  韩宁被我的话所吸引,放下手里的吃食,竖起了耳朵。

  我也准备打开话匣子,将王怡变异的事情说出来,可话到嘴边,突然想起了张力警官临走时说过:“前寨子尸涧案一定要保密”,便又开始犹豫起来。

  “怎么了,不方便说?”韩宁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老李,看来这件事情不仅仅是有趣这么简单,还很神秘啊!”

  我心说还是韩宁了解我,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有什么好避讳的!猛灌了几口酒,当即横下心来,“我说的事情可能是一般人无法接受的,要做好心理准备。”

  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将自己跟许老师去王怡家拜访,王怡变异,前寨子村人全部丧命,以及王怡后来到我家找我的事情一股脑的说了出来,本以为韩宁会大吃一惊,可没想到,他脸上没有任何意外的表情,就好像已经知道了整件事情的经过。

  我以为他没听明白这个故事,可韩宁随后的一番话,反而令我瞠目结舌。

  韩宁长出了一口气,瞪着眼睛严肃道:“老李,这种事情,我也见过!”

  “你见过?”我差点喊了出来,猛然想到张力警官曾经说过,尸涧在国内不止一次被发现,难不成韩宁正巧也参与过这样的案子?

  我把这个想法说了出来,不料韩宁摇了摇头,猛喝了几口酒,说起了自己当兵时的一段特殊经历。

  那一年,韩宁正在新疆边防执行任务,有一天,所在的部队突然接到了上级命令,要求全团几百人全副武装,带上足够的干粮喝水,整装待发。

  上级的命令要求任何人不准问关于本次任务的任何问题,也不准私下讨论猜测任务的内容,最为重要的一点是,所有人不许佩戴指南针以及手表。不过韩宁一向不喜欢遵守这些莫名其妙的规定,将手表藏在了袖子里面。

  在团长的亲自带领下,全团连夜奔袭几十公里来到了一处荒郊野外,并就地安营扎寨。一直持续了几天时间,没有人知道自己将要做什么,一时间人心惶惶,有的人说要打仗了,有的人说是阻击携带重武器的毒贩,甚至有人说是飞碟坠落,国家要进行回收,总而言之,各种各样背地里的传言搞得所有人人心惶惶。

  就在大家心急如焚的时候,十几辆军用大卡车停在他们面前。

  车上下来一个穿着特殊制服的人,制服的样式、肩标都十分陌生,不过后背上明显有三个英文字母UNT。此人级别似乎很高,团长在看完那人的授权文件后,向对方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军礼,样子看起来就像一个新兵第一次见到了首长。

  接下来,所有人登上卡车,紧接着,车厢里传来了刺鼻的气味,让人心神恍惚,韩宁觉得,那应该是一种类似于催眠药的气体。果不其然,短短的几分钟时间,车上的人全部不知不觉中进入了梦乡。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也许几个小时,也许只有几分钟,韩宁醒了过来,脑袋晕晕乎乎的,看了看周围,发现所有人都在呼呼大睡,车厢里弥漫着浑浊的空气味道,他试图起身,却发现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

  韩宁感到卡车突然开始剧烈的摇晃,似乎行驶在崎岖的山路之上,时而上下起伏,时而左拐右弯,一直持续了十几分钟,才停了下来。紧接着又开始移动,不过这一次颠簸感明显减轻了许多,车厢下方底来了阵阵有规律的敲击声,听起来很耳熟,韩宁确信,自己应该是在一列开行的火车上,因为火车轨道热涨冷缩的需要,每隔十几米会有一个段空隙,这种有规律的敲击声,正是车轮压过轨道空隙时发出来的。

  就这样颠簸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韩宁觉得全身的力气恢复了些,不过并没有轻举妄动,因为他觉得,既然可以往车厢里注射催眠气体这种手段,说明这次任务是绝对保密,特别是执行任务的地点,更是绝密中的绝密,因此,车厢里不排除安装了监控和窃听设备。

  他偷偷看了一眼藏在袖子内侧的手表,奇怪的发现,时间居然定格在下午三点二十六分,韩宁首先想到的是手表自然停止,可他清楚的记得,自己临上车前偷偷的上了发条,这种手表是瑞士进口,最起码可以流畅运行二十四小时。

  虽然这件事令他很费解,不过当时的情况不容许他针对这件事进行调查,唯一能做的只能是等待。

  接下来的时间,韩宁极力保持自己处于清醒状态,可车厢里空气混浊,周围的战友也都在呼呼大睡,尽管极力克制,仍然是时睡时醒。

  其间,他感到自己的身体总是不由自主的朝后面移动,而且火车本身的速度并没有明显的加快,以此判断,火车应该一直在向上坡行驶。

  终于,经过了一段漫长的爬升,火车似乎慢慢停了下来,随之而来的又是卡车那种熟悉的颠簸感。就在这时,韩宁感到一阵窒息,身体好像散了架子一般,五脏六腑似乎停止了工作,可这种感觉只有短短的一瞬,之后又恢复了正常。

  又过一会,卡车缓缓停了下来,紧接着,车内传入了一阵阵冰冷而又清新的空气,周围的战友们一个接着一个醒了过来。

  韩宁的故事听起来有些枯燥,我忍不住插话道:“你们到了什么地方?”

  韩宁摇了摇头,“不太清楚,不过接下来才是重点。”

  韩宁问身边的战友有什么感觉,得到的回答几乎都是一样的,身体有一种支离破碎的感觉,不过这种感觉转瞬即逝。

  卡车车门仍然关闭着,整车的人开始有些烦躁,但只能静静的等待。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也许是几小时,也许只有几分钟。突然,外面响起巨大的雷声,接连不断持续了十几分钟,随后又听到了金属摩擦的声音,几分钟后便又恢复了平静,卡车的门也慢慢的打开了。

  大家憋的时间太长,迫不及待的想跳下卡车,可几乎所有的人都摔了跟头,因为卡车的周围尽是浓浓的白雾,密的可怕,连自己的脚都看不到。然而,即便如此,士兵们的素质还是极高的,不到几分钟的时间,便已整队待命。

  随后每个人接到了一根安全绳,用处是将自己的身体跟身边的战友的身体连接在一起,目的是防止大家在浓雾中走散迷路,士兵们一个接着一个,就好像一条长长的蛇。

  出发时,韩宁阴差阳错的排在了第一位,一个穿着UNT制服的士兵从浓雾当中扯来一根带着钩子的绳子,挂在韩宁腰间,绳子的另一端传来了一股巨大的牵引力,在绳子的牵引下,整个队伍朝着一个方向前进。

  行进过程中,韩宁发现,浓雾里似乎有一个模糊的黑影,有好几次,他想冲过去看个究竟,但无奈身后还有很多人,所以他没办法加快脚步。

  就这样,一直走了几个小时,牵引力突然消失了,队伍随之停止了前进,韩宁低头,发现自己脚下似乎有什么东西,仔细一看,距离自己不到一米的地面,竟铺满了大木箱。

  UNT制服士兵要求每人搬一个箱子回到车上,箱子很重,似乎装着金属一样的东西。韩宁开始的时候是领队,这次理所当然,变成了队尾,临走时,他又朝浓雾里看了看,发现那个模糊的影子似乎清晰了些。

  我忍不住插话道:“我猜你一定没有老老实实回去,快说,你看到了什么?”

  韩宁无奈的笑了笑道:“什么事都瞒不过你。”

  如我所料,韩宁并没有老老实实的搬箱子走人,而是悄悄的解开了身上的安全绳,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了队伍,朝身后的巨大黑影走去。

  那黑影距离他似乎很远,走了很长时间仍然没有达到,相反,他闻到了空气中有一股子血腥味,随后看到了极为骇人的一幕。

  “你看到了什么?”

  韩宁深吸了一口气,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似乎极不愿意回忆当时的场景:“我看到了无数的尸体,一具具军人的尸体,还有被染红的大地,所有人都死于抓伤,所有的主干血管都被划开,所有人的胸口,都有碗口大小的血窟窿...”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