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邪凰临世 《重生之邪凰临世》第7章 初见冷老夫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冷水萦小说名字叫作《复活之邪凰临世》,提供更多冷水萦小说目录,冷水萦小说全集目录。复活之邪凰临世小说冷水萦摘选:冷水萦淡淡的抽回手,抚去衣裙边偶然沾上的一点点沙尘,实力日益完全恢复,却一直不达鼎盛。落天大陆,以武为尊。乱…...

冷水萦小说名字叫做《重生之邪凰临世》,这里提供冷水萦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重生之邪凰临世小说精选:天空澄碧,纤云不染,远山含黛,水光潋滟,风日晴和。庭院里的红枝蔷薇开的正好,沐浴日光下沾染点点碎金,映着胭脂般的花朵,更添清丽傲骨,淡香萦萦绕绕,若有似无,风过,几点花苞初生。一棵粗硕杨柳立于花间,沉甸甸的沙袋吊挂,娇小身影,灵动翻飞,拳风横扫,枝叶破碎飞落,肃杀之气凉薄凄怆,眸若冷电,气势如虹,腾空而起,在半空猛然旋身,拳影似繁星坠落。“砰…”拳成风,浮光掠影,凶猛搏击,一拳轰出,沙袋炸裂,细沙漫天。冷水萦淡淡的收回手,抚去衣裙…

天空澄碧,纤云不染,远山含黛,水光潋滟,风日晴和。

庭院里的红枝蔷薇开的正好,沐浴日光下沾染点点碎金,映着胭脂般的花朵,更添清丽傲骨,淡香萦萦绕绕,若有似无,风过,几点花苞初生。

一棵粗硕杨柳立于花间,沉甸甸的沙袋吊挂,娇小身影,灵动翻飞,拳风横扫,枝叶破碎飞落,肃杀之气凉薄凄怆,眸若冷电,气势如虹,腾空而起,在半空猛然旋身,拳影似繁星坠落。

“砰…”

拳成风,浮光掠影,凶猛搏击,一拳轰出,沙袋炸裂,细沙漫天。

冷水萦淡淡的收回手,抚去衣裙边偶然沾上的点点沙尘,实力日渐恢复,却始终不达鼎盛。

落天大陆,以武为尊。

乱世之中,烽火燃遍,不论朝代更替,时空轮转,实力,都是最重要的东西。

“老夫人有令,请大小姐移步佛伶园。”冷水萦还未曾踏进房门,冷老夫人身边的教导嬷嬷便领着一众奴仆涌进了院子,看似一脸笑意,眼底的嘲讽轻蔑却不加遮掩。

冷水萦暗沉的眸光越来越深邃,眉梢微动:“有事?”

闻言,教导嬷嬷脚步轻移,阻在了冷水萦面前,垂目低首,冷冷答道:“回大小姐话,老夫人说自打小姐清醒后祖孙俩许久未见,甚是想念,这才差了奴婢来请大小姐。”

此时日头愈发炙热,花枝舒展傲立,叶间花露凝结,葱绿更甚,冷水萦臻首微垂,眉梢眼角添了三分冷意:“既然如此,那便走吧。”

莲步轻移,白裙曳曳,余光瞥见几名奴役未来及藏起的棍棒,红唇勾出一抹诡异的优美弧度,清眸骤冷。

佛伶园

八角香炉燃着檀香,凝神静气,榻上铺着厚厚的鹅绒毯,冷老夫人倚在榻上,两名丫鬟随侍在侧,轻打着蒲扇。

“老夫人,大小姐到了。”白嬷嬷撩起香炉一角,添上一块檀香,回身时恰好瞅见那窈窕身影已至院中,一袭淡白纱裙,宽大裙幅逶迤身后,优雅华贵,墨玉青丝,高高束起,几枚圆润珍珠点缀发间,更显柔亮润泽,红唇漾着清淡浅笑,白嬷嬷眉心凝结,一阵冰寒平地忽起,见她美眸顾盼间华彩流溢,竟是让人难以别开眼去。

随行而来的奴仆候在了院门外,只有那教导嬷嬷还亦步亦趋地跟着,冷水萦暗眸微转,放缓了步子打量着繁花似锦的佛伶园。

“既然来了,还不赶快进来,是要我这老婆子去门外迎你吗。”冷老夫人手掌拢在袖中骤然捏紧,冷喝出声。

凉风习习,吹得屋中纱幔轻拂,冷水萦又在花间驻足片刻,方才跨步而入,正堂金辉银烁,袭袭香氲弥荡萦纡,一方睡榻置于正中,饰以祥云花纹,意态多姿,冷老夫人珠冠紫裳,甚是庄严,捻着一颗紫晶葡萄入口,犹自强撑着,却难掩其眉宇间疲惫之态。

冷水弱静坐于睡榻右侧,双手交叠置于膝,琉璃紫烟罗裙及地,露出绿帛绣鞋,端是一副秀丽恬静之姿。

冷水萦清眸微眯,眸光在老妇身上蜻蜓点水般一顿,颔首勾唇,转身便在一边的大椅之上潇洒落座。

“放肆。”低沉的声音间薄怒流转,一道怒喝,中气十足,“身为将军府大小姐,怎的这般没规没距。”

垂首低眉,日光浅镀,两缕墨发自鬓角而下,依稀窥见朱唇婉转,弧度优雅缱绻,眼底却是漫天荒芜。

“冷水萦,清醒已有几日,为何不见你前来请安。”见她一副漫不经心的姿态,冷老夫人怒火更甚,捻着葡萄的指尖不自觉紧了几分,黏腻的汁水蜿蜒而下,“目无尊长,欺凌家妹,今日若不点醒你,不知来日又会为将军府引来何等祸端。”

话未落,一婉约身影自内堂步出,纤白手掌稳稳的托着一方竹盘,暗红绒布底衬,其上圈着一条漆黑墨鞭,数道花纹交织重叠,尾部坠着猩红流苏,冷水萦鼻尖微动,鞭上血腥气虽浅淡却极为厚重,竟夹杂着几分若有似无的狠戾杀气,舌尖轻扫过唇角,眸中凌厉不减。

“不肖子孙,还不跪下。”冷老夫人眉心凝结,掌风横生,扫向矮桌上盛着葡萄的翠玉瓷盘。

冷水萦眉梢微凉,看向冷老夫人未曾收回的掌心,只见一团银灰之力盘踞,磅礴之势萦绕迂回。古武?冷水萦眸光沉淀,心下倒是惊诧几分,华夏五千年更替,改朝换代,传统习俗早已面目全非,唯有古武世代相传,未曾想换个世界,竟和华夏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砰!瓷盘应声而碎,砸在冷水萦脚边,碎片四溅。

“跪下。”怒极,冷老夫人面容暗沉,眼眸中嫌恶之意甚浓。

鞋尖拨动着几块瓷片,冷水萦勾唇浅笑,隐含讥诮,这满地都是碎片,若真跪下去,即便不死怕也半残。

“祖母息怒,姐姐落水之后病了许久,身子虚弱,这鞭刑,水弱愿代之受过。”冷水弱盈盈跪在老夫人身前,美眸盼盼,娇容之上尽显柔弱。

“水弱,如今你还护着她,她将你丢出水阁,可曾念及丝毫姐妹之情。”冷老夫人执着鞭子,看向冷水弱的眸中冷意稍退,沾染点滴柔茫。

“老夫人,将军对大小姐极为疼宠,若这一顿鞭子下去,让老夫人与将军平白生了间隙,可如何是好。”年绯月立于阶前,沉静的目光落在冷水萦身上,半晌,柳眉轻凝,拖着竹盘的手紧了又紧,猝了毒般的狠戾自眼底一闪而过,笑颜温婉,垂首便跪在了冷水弱身侧。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