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邪凰临世 《重生之邪凰临世》第六章 冷漠受伤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淡漠冷水萦小说名字叫作《复活之邪凰临世》,提供更多复活之邪凰临世淡漠冷水萦小说全文深度阅读,复活之邪凰临世淡漠冷水萦比较完整版。复活之邪凰临世小说淡漠冷水萦摘选:淡漠长年领兵在外,府内大小琐事从来不干涉,惟独冷水萦,她是管…...

冷漠冷水萦小说名字叫做《重生之邪凰临世》,这里提供冷漠冷水萦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重生之邪凰临世小说精选: “若是连目无尊长的孙女都教训不得,又谈何管理这偌大的将军府。”听得年绯月此言,冷老夫人更是怒火及心,冷漠常年带兵在外,府内大小琐事从不插手,唯独冷水萦,她是管不得也骂不得,“今日,这不知礼仪的孙女我定要管教一番。” 年绯月眉眼低垂,虽是跪着,却难掩浑身傲骨,媚色天成的丹凤眼瞥过盛怒的老夫人,隐隐含笑:“大小姐年幼丧母,仁智礼仪若有不足之处,该是妾身未曾好生教导,请老夫人责罚。” 此一番自检之词甚得人心,老夫人眸光寒冽,振臂…

  “若是连目无尊长的孙女都教训不得,又谈何管理这偌大的将军府。”听得年绯月此言,冷老夫人更是怒火及心,冷漠常年带兵在外,府内大小琐事从不插手,唯独冷水萦,她是管不得也骂不得,“今日,这不知礼仪的孙女我定要管教一番。”

年绯月眉眼低垂,虽是跪着,却难掩浑身傲骨,媚色天成的丹凤眼瞥过盛怒的老夫人,隐隐含笑:“大小姐年幼丧母,仁智礼仪若有不足之处,该是妾身未曾好生教导,请老夫人责罚。”

此一番自检之词甚得人心,老夫人眸光寒冽,振臂挥手,墨鞭轻颤,一圈圈环在掌心,浩瀚磅礴的银灰内力犹如潮水般涌出,托起跪在脚边的两人,无奈道:“难得你母女二人如此良善,可偏得此女不懂感恩,行事如此乖张,传扬出去,我将军府岂不遭人非议。”

冷水萦缄默无言,举手投足间慵懒肆意,眼波流转,恰是瞥见年绯月隐隐吊起的唇角,指尖摩挲着凝白的下颚,红唇勾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若有所思。

冷冷的轻哼环响殿内,灰白的眸光,透着猝了蛇毒般的狠戾,望着冷水萦,厉声喝道:“小小年纪,如此狂妄无知,今日,老身定要教导你一番。”

鞭影叠叠,戾风呼啸而至,冷老夫人挥着墨鞭,暗中调动体内武力,一层银灰之气裹着鞭尾击向冷水萦,骇人的巨浪极速聚拢。

冷水萦柳眉凝滞,传入鼻端的血腥味愈发浓烈,而那如蟒蛇一般袭来的鞭子竟然夹杂着厚重的杀气,眼眸微转,凌冽的眸光骤沉,脚步晃动,正欲退去…

“啪。”

不曾想,冷水萦还未避开墨鞭,就撞进一堵坚实却暖意融融的怀抱。

冷漠环着女孩娇小的身躯,一双铁臂牢牢箍紧,将怀中的身影完全遮掩,布满老茧的大掌扣着冷水萦黑漆漆的脑袋,强势的按在胸口。

在墨鞭袭向冷水萦之际,猛然旋身,完全放空的后背硬生生接下了冷老夫人杀气绵绵的鞭子。

“唔。”乌黑的血迹顺着唇角蜿蜒而下,冷漠脚步虚晃,虎躯飞出五六米才堪堪稳住身形,铁臂却是不曾松开冷水萦半分。

舌尖轻舔,将挂在唇边的血珠卷入口中,腥甜的味道燃起心下些许惧怕,方才若不及时赶到,他是不是会再次失去女儿?

冷水萦被紧紧的箍在怀里,葱白手指捏着冷漠身侧的衣服,耸动肩膀挣扎着想要后退。

“乖,别动。”粗燥的掌心抚上冷水萦柔软的发丝,藏青色衣袍一挥,转身将冷水萦护在了身后,面对怒火渐浓的冷老夫人,眸色越发沉寂。

“漠儿,连你也要忤逆老身。”冷老夫人震怒,墨鞭在手,鞭身暗沉的血迹在花纹间缓缓流动。

年绯月埋首静立,十指苍白的绞在一起,瞳仁紧缩,身躯几不可见的颤了颤。

冷漠唇线紧抿,拢在袖中的铁拳青筋暴起,怒火翻腾间血流加速,伤口越发狰狞,而冷水萦对血腥味本就极其敏感,如此浓重的血气萦绕,清眸中光芒寸寸凝结,仿若寒冬腊月,万古寒冰。

魂穿异世已经一月有余,午夜梦回,总忆起浑身染血,奄奄一息的离心。如今,注视着冷漠山岳般伫立的背影,竟与记忆中的画面逐渐叠合。

“又有人胆敢伤了我身边的人呢!”拳虚握,拇指指腹轻扫过唇瓣,暗哑低沉的细语,字字珠玑,寒冽透骨。

星点日光,斑驳映照,窈窕身影恍若流星撕开夜幕,凌厉煞气肆意。

冷漠听得这般言辞,浑身骤然一怔,不及细想,铁掌横断,硬生生阻了冷水萦去路。

凝视着拦在身前的铁臂,清眸之中浅陌光芒氤氲,漆黑墨瞳似无意般轻扫而过,便是如此,亦让冷漠虎躯僵直,股股阴凉之气自后背层层叠起。

丹玉朱唇微扬,转眼瞥向几米开外的冷老夫人,眸光沉寂,仿若高高在上的神祗俯瞰蜉蝣,却未曾有丝毫懈怠。

蚂蚁尚能撼大象,更何况眼前这怒目圆瞪的冷老夫人。

冷漠眉眼紧皱,流窜于体内的寒意自冷水萦转眸时便散于无形,即便只有一瞬,冷漠却清清楚楚的感觉到浓厚杀气肆意,知她是无意,却也更加骇惧,脚步轻移,与冷水萦相对而立,宽阔的背影阻断了冷老夫人探究的目光,唇微动,无声恳求道:“水儿,不要。”

冷水萦眉眼低敛,抬起的手忽顿,环绕在掌间的杀气犹如轻雾薄纱缓缓流动。

许久,柔荑轻攥,杀气消散,红唇微动,桀骜狷狂的暗瞳填满荒芜杀意:“若有下次,定诛不饶。”

“不会。”冷漠紧绷的身躯松动些许,几日相处,眼前的女孩仿佛蒙着层层乌云的圆月,看不透,猜不透,年龄不及他一半,却好似经过万年沉淀。

冷漠隐隐叹息,若她执意击杀老夫人,怕是他根本来不及阻止。

冷水萦眼底苍茫依旧,转身大步而去,推开殿门,见那日头吊在正中,已近晌午,娇艳的蔷薇此时亦恹恹的垂着枝叶,疲累的挂在架上。

瞳孔中红光一掠而过,脚下步伐却未有停顿,虽说她不曾惧怕过冷老夫人的鞭子,可冷漠替她受了那一鞭却是事实,她终是欠他一次,如今如他所愿放过冷老夫人,自此,她与冷漠,互不相欠…

冷漠立足殿中,敛去温柔的眸光越过冷老夫人直射向年绯月,浑身气势斗转,强横而霸道,“年绯月,你可知错。”

年绯月凄然抬首,双颊嫣红如霞,眼角一点泪痣平添几分妖娆,即便是这委屈的模样,也是勾人心弦,媚骨天成:“相公…”

冷老夫人横眉冷竖,想言语,却被冷漠厉声打断:“老夫人责罚大小姐,身在其旁,却不知劝阻,此罪一;大小姐身处危难,不懂以身相护,反而冷眼观之,此罪二;身为妾,相公二字岂是你能叫的,如此不懂规矩,此罪三。”

三条罪状,声声入耳,年绯月勾唇凄然一笑,盈盈跪在阶前,垂眸低首,应道:“绯月知错。”

心底的阴暗浓郁蔓延,年绯月纤弱的身躯颤抖着。

“既已知错,罚月银半年,闭门思过三月。”见那年绯月泪意朦胧,冷漠却丝毫不为所动,今日之事,归根结底,有冷老夫人积攒许久的怒气,更不乏有心之人背后推动。

言罢,拂袖而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