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邪凰临世 《重生之邪凰临世》第5章 我会保护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淡漠冷水萦小说名字叫作《复活之邪凰临世》,提供更多淡漠冷水萦小说大结局,淡漠冷水萦小说结局是什么。复活之邪凰临世小说淡漠冷水萦摘选:淡漠一脸正色,这一番言辞殷殷,以及维护之意甚浓。闻得此言,冷老夫人眉目垂着,手中佛珠一…...

冷漠冷水萦小说名字叫做《重生之邪凰临世》,这里提供冷漠冷水萦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重生之邪凰临世小说精选: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将军府,佛伶园此季正值蔷薇花开,微风过,清香丝缕,花丛弥漫处,一幢高楼,约三米,覆黑瓦,楼前青草凝绿,两旁灯火通明,正中大门虚掩,话语声不落。“漠儿,那丫头可是醒了。”冷老夫人半倚在软榻上,容貌与冷水萦有着几分相似,不过多了些许沧桑,举手投足间高雅气质一览无遗。“水儿身子骨本就不好,又着了寒,怕是要多休养几日,未能及时给母亲请安,还望母亲见谅。”冷漠一脸正色…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将军府,佛伶园

此季正值蔷薇花开,微风过,清香丝缕,花丛弥漫处,一幢高楼,约三米,覆黑瓦,楼前青草凝绿,两旁灯火通明,正中大门虚掩,话语声不落。

“漠儿,那丫头可是醒了。”冷老夫人半倚在软榻上,容貌与冷水萦有着几分相似,不过多了些许沧桑,举手投足间高雅气质一览无遗。

“水儿身子骨本就不好,又着了寒,怕是要多休养几日,未能及时给母亲请安,还望母亲见谅。”冷漠一脸正色,这一番言辞切切,维护之意甚浓。

闻得此言,冷老夫人眉目低垂,手中佛珠一一滑过,言道:“漠儿,并非为娘责备你,女儿该宠却不能一味惯着,将军府如今风雨飘摇,不能帮衬也便罢了,竟还招来这等祸端。”

冷漠眉头狠皱,脸色暗沉:“子不教父之过,娘亲只管责备我便是了,况且我并未觉得水儿有何错处,是战王欺人太甚。”

“那倒是为娘的错了?”手一顿,冷老夫人冷哼一声,气上心来,怒火翻腾,“战王战功赫赫,又是圣上胞弟,正得圣宠,如今却因你的好女儿卧病在床,身死未卜,圣上忧心胞弟,未曾分神处置将军府,若是战王有何不测或一朝伤愈,我将军府岂能承受圣上与战王的怒火。”

冷漠浑身气势猛涨,眸光锐利:“战王无故退婚在先,这婚约是先王下旨定的,岂容他说退就退。”

“怪战王退婚,你也不想想战王为什么退婚。”冷老夫人最为重视声誉,心里对冷水萦这个得了儿子全部宠爱的嫡孙女千万个不满意。

“祖母,莫要再生气了,气大伤身。”紫衣女子长裙及地,身披粉色薄纱,秀眉如柳弯,美眸盼盼,唇不点而朱,略施胭脂,楚楚动人,立于冷老夫人身侧,捧着茶杯乖巧异常。

“还是二丫头懂事。”冷老夫人低咳一声,语气缓和几分,“水弱乖巧懂事,这么多年你却只宠着那一无是处的冷水萦,为娘看你是老眼昏花。”

“水儿再不好,也是我冷漠的宝贝女儿,是将军府的嫡小姐,”冷漠横眉冷竖,眸光犀利,“娘亲好生歇着,儿子改日再来请安。”话音未落,袖袍一甩,迈步而去。

苍松翠竹,明月清风,疏影横斜,暗香浮动,一叶扁舟飘于水中央,冷水萦身着乳白罗裙,只在领口处用银丝绣着几支含苞冬梅,冰蓝色纱带曼佻腰际,及腰青丝漫不经心的挽起,仅别着一支木簪,精致而不华贵,姿态慵懒而闲适。

冷漠气哼哼的出了老夫人园子,寻思着回水阁照顾女儿,却在这略显偏远的荷池瞅见了泛舟其间的冷水萦,凝视许久,不发一言,张唇只是微微叹息:“水儿,你身子还未痊愈,怎的出来也不多添件衣服。”

冷水萦静静的坐在那里,抚着一片新生荷叶,迎上冷漠的眸光,眼底锋芒尽敛。

月光皎洁,凉如水,一滴凝露压弯了荷叶,直溅进荷池,荡起涟漪层层。

半晌,冷水萦眉尖轻挑,暗眸流转,懒散而狷狂:“冷将军,你觉得我是你女儿吗?”

耳边傲然的话语让冷漠眸中光影忽明忽灭,静默许久,终是隐隐一叹:“是。”

冷水萦一怔,墨黑瞳孔中风云莫测,前主儿残留的记忆并不多,但是即便是些许碎片,依旧能看到冷漠对于女儿浓浓的疼惜,如今她占了这具身子,却从未打算连她的情也一起承下。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优胜劣汰本就为生存之道,异世魂归,借尸还魂,她不曾觉得有何不妥,若前主儿有能耐大可把这身子再抢回去。

至于冷漠,若说连宝贝了十六年的女儿都分不清,她,不信…

月色朦胧,冷漠盘膝坐在岸边,目光灼灼的盯着冷水萦,慈爱不减:“你叫什么名字?”

“冷水萦。”抬眸,瞥了眼冷漠,言语淡淡。

冷漠抿抿唇,凤目中一抹诧异划过,沉声道,“这具身子是谁的?”

“冷水萦。”此冷水萦非彼冷水萦,收回目光,双手一摊,肩膀轻耸,若要归还,做不到,有能耐,抢回去。

“你不是我女儿,谁是?”冷漠目光凝结在冷水萦脸上,唇角上勾,却充满苦涩,打从她清醒后的第一眼,他便知道她不是他的水儿,水儿温婉,而她太过凌厉。

他的女儿死了。

他懂。

垂首,一滴泪坠落,砸进泥土里。

“我会保护你。”不会让你像水儿一样再次从我眼前消失,绝对不会,冷漠猛地抬头,眼角依旧挂着泪痕,双眸充血却透着坚定不移的决心。

唇,死抿,眸光流转间,满身戾气如潮水般蜂拥而出,冷厉的声音,不容置喙:“我不是你的女儿,不需要你的保护。”

眼看着那娇小的身体散发着凌冽杀气,拒绝的话语响彻荷池,冷漠却无所畏惧,坚定亦然的站在原地,目中疼爱更甚。

冷水萦神色冷硬,足尖轻点荷叶,飞身而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