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星君 《上古星君》0001章 为屠神而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苏灿苏家小说名字叫作《远古天君》,提供更多苏灿苏家小说,苏灿苏家小说名字。远古天君小说苏灿苏家节选:苏灿。苏灿。齐云国落乌城四大家族之一苏家的公子,是一个天才。出生于之时就被判定拥用奇特体质,孽火灵体。十岁修武,十三…...

苏灿苏家小说名字叫做《上古星君》,这里提供苏灿苏家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上古星君小说精选: 钟鸣鼎食,穷困潦倒,**游子,羁旅行役......自从在中了那执迷掌后,司灿似乎是经历了百世轮回。可百世的轮回也始终不能磨灭那刻骨之仇。上官执迷!你不得好死!他是父亲的首徒,他是被众人视为榜样的大师兄。他是司天宫的三位副宫主之一。可是谁能想到,他的本质竟然是一个嗜杀成性的恶魔。那一日血染青天,往常宛如人间仙境的司天宫化为修罗的屠宰场,上官执迷便是那披着人皮的修罗,他趁着父亲炼药关键之时,出手偷袭,暗地联合其他几位神使,…

钟鸣鼎食,穷困潦倒,**游子,羁旅行役......

自从在中了那执迷掌后,司灿似乎是经历了百世轮回。可百世的轮回也始终不能磨灭那刻骨之仇。

上官执迷!你不得好死!

他是父亲的首徒,他是被众人视为榜样的大师兄。他是司天宫的三位副宫主之一。

可是谁能想到,他的本质竟然是一个嗜杀成性的恶魔。

那一日血染青天,往常宛如人间仙境的司天宫化为修罗的屠宰场,上官执迷便是那披着人皮的修罗,他趁着父亲炼药关键之时,出手偷袭,暗地联合其他几位神使,一度重伤父亲!

八位师兄师姐为了保护自己冲杀出去,先后丧命于上官执迷之手。

司灿怎能忘记,那经常被他的恶作剧搞得狼狈不堪焦头烂额的三师兄为了掩护他被一掌灭杀,尸骨无存。

怎能忘记,九师姐死前那绝美凄艳的笑容,她含笑道:“小师弟,快跑,记得不要为师姐报仇,好好活下去,还有,师姐是真的很爱你,好爱好爱……”

话音未落,一代绝世红颜香消玉殒,所有痕迹都被那一只恶魔般的手掌化为无形!司灿睚眦欲裂,他拼命地告诉自己,一定要逃出去,要血债血偿!要让上官执迷受尽世上最恶毒的酷刑,带着万分的痛苦死去!

可惜他最后还是没能幸免,司天宫一片红云血污,像是纠缠着逝者无穷无尽的怨念,他们不愿往生,只愿生生世世的守护他们的家园,只愿亲眼见证那个恶魔授首,那个叛徒伏诛!

万年后那曾经双手血债累累,枯骨盈山的上官执迷成为了至高无上的九大神使之一,受万民敬仰,得百朝臣服!

平四海而定百族,

统九州而御万国,

屠妖邪而诛魔头。

驭宇内而教万民,

丰功德而颂伟绩,

通古今而究天人。

……

司灿一个挺身,睁开了紧闭不知多久的双眼。

望着四周简陋的环境,司灿有些迷茫,黄昏矮墙竹篱笆,古树深山少人家。伸出双手,司灿渐渐回想起了一切。

他没有死,或者说他再次活了过来,虽然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但万幸的是,活着,就有了复仇的希望!

这具有些陌生的身体不属于他,身体的主人叫苏灿。

苏灿。齐云国落乌城四大家族之一苏家的公子,也是一个天才。出生之时就被认定拥有奇异体质,孽火灵体。

十岁修武,十三岁生日那天达到武徒九星,并一举突破,成为苏家乃至整个落乌城数百年来最年轻的武者。

十三岁的武者意味着什么苏家可能不是特别清楚,但是苏家老爷子知道,自己最宠溺的小孙子未来恐怕不是区区一国之地能限制的。

少年天赋异禀,风头无两。

但老爷子也时刻为苏灿担心。或许是上天后悔赐予苏灿这样骄人的天赋,从出生起,每一天苏灿都活在痛苦之中。

烈火灼身,无处不焚,但苏灿没有对任何人提起。因为跟每年大暑那一次的劫难相比,这简直微不足道。

苏家人称之为:岁劫。

每一次的岁劫都让苏家上下疲于奔命,为了让苏灿活下来,苏家付出了越来越昂贵的代价。

也是在13岁那一年的岁劫,其代价达到了让人瞠目结舌的程度,所幸苏灿的一位发小从其家族偷来一味最珍贵的主药,这给了苏灿活下去的希望。

然而有人不希望他再活下去了,比如说他的叔叔苏无道。苏无道暗自偷走了那一味主药,导致苏灿此次的岁劫艰难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

为了保证劫炎不烧毁经脉,挽留自己的武道前途。苏灿壮士断腕,用所有修为保护住了他的经脉,然而五脏六腑,灵魂就遭到了不可弥补的伤害,尤其是灵魂。所以才有了司灿的可趁之机。

这一次岁劫过后,苏灿从天才的神坛之上惨然跌落,苏家暗地里遍访名医,结论都如出一辙。

苏灿此生不能修武,也就是说苏家的前途也被断送了,因为苏家为了苏灿付出了太多。

责难当然潮水般地淹没苏灿一家,部分人强烈要求将苏灿一家逐出苏家。家主苏无道宅心仁厚,将苏灿一家放逐在了落乌城东镇。

当然这一切老爷子苏武不知,自从苏灿被判定不能修武,倔强的老爷子便开始闭关,谁也不知道他心里想些什么。

东镇乃是天芒山外山的入口,凶险,荒凉。

事情并没有结束,以苏灿的天赋自然早就被许多势力注意到,邪都,就是其中之一。

邪都,乃是一股势力,他们直接找到了苏家家主苏无道,询问能否将苏灿卖给邪都。

邪都,这片大陆上最邪恶,最黑暗之地,为了利益出卖一切。

邪都的条件是一枚三品宝塔丹,此丹可以让他的儿子苏天浪有希望成为一名铸造三层宝塔的天才武者,甚至开启天赋异象。

用一个废人换自己儿子的光明前途,这似乎是一个不需要任何犹豫的问题。

于是苏灿堂堂落乌城的四大公子之首,少年天才,就沦为了拍卖品,为邪都赚取利益。

所幸的是苏灿的莫逆之交,那个为他偷药的胖子阚佛面,虽然名字怪异,但是为了苏灿豪掷四万金币的高价,击败所有想要将他拍回去做面首的男男女女。

就在苏灿醒来时,胖子走了不足半刻钟。

望着寂寂的深山,苏灿嘴角勾起一抹冰冷十足的桀骜笑容,迷人而邪恶。像是那最孤傲的狼王,冷血,嗜杀。

上官执迷,苏无道,嘿嘿……

他身上没有一点武道修为,没有任何势力,更没有法宝。

但是他有两重灵魂,他有无上天赋,他有高阶炼药师的修为,他有一个武王记忆中的所有功法,武学,秘术……

这一世,既然我司灿重生,何顾那人世无情?那么就叫它天翻地覆吧!

从此我就是苏灿,苏灿就是我!

这一世,为屠神而生!

“苏灿哥哥!你醒了!”

一道惊喜声打断了苏灿的思绪,一个约莫十三四岁的少女小跑着来到苏灿床边。

苏灿打眼一瞧,少女扎着活泼的马尾,眨着水灵的大眼,长长的睫毛每一次颤动似乎都划过了他的心脏,肌肤莹白,透着红润。

好一个负气含灵的少女。

这少女正是苏灿三岁那年父亲从外面捡来的妹妹,苏妙然,让苏灿不得不慨叹父亲的远见卓识,这般美丽的妹妹,果然不负一个妙字。

“哥哥,那个,虽然我不愿意告诉你,但是洛千娇又来看你了。”少女撅着樱唇,娇嗔道。

洛千娇?此女乃是苏灿的青梅竹马,两人的关系让这个小妹妹很是嫉妒。

“她来了几次?”苏灿饶有兴趣地问道。

自己到了现在这种地步,不是应该树倒人散吗?不是应该上演狗血无比的退婚,分手么?苏灿心里讥讽地想到。

苏妙然显然很不高兴:“她呀,简直是有病!从你刚回来开始就来了十几次,这才三天,要不是有我拦着,咱家门槛都被她个妮子给踏破了!”

苏灿闻言一怔,随即心中一暖,看来是他过于冷血了,无论是眼前的妹妹,屡次帮自己的阚佛面,还是这个痴情的洛千娇,他们都是真正的关心自己,在意自己。

“还有,虽然我不想说,但是你最好出去见见她吧,女人嘛,一哭二闹三上吊!再见不到你我看她快了!”

苏妙然翻了翻白眼,气呼呼地道。

“好,我去瞧瞧。”

苏灿嘴角带着和煦的笑容,起身往门外走去。

“哎!苏灿哥哥!你可别被那个浪蹄子迷倒了,记住!我才是你内定的媳妇!正室的位置十年前就确定了!”

走到一半的苏灿身子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原来这丫头打的是这主意!

这妹妹,真极品啊!

“苏灿,你好了?”

黄昏下,深山外,妙龄少女亭亭玉立,蕴含着丝丝妩媚的眸子泛着喜色,一眨不眨地盯着苏灿。

“是啊,谢谢你了,千娇。”

望着眼前身姿婀娜,青丝如瀑的少女,苏灿发自内心道。

“谁要你谢谢!”

少女眼眸一翻,宜喜宜嗔之态让苏灿眼神发直。

“盯着人家这么久干嘛!”她面带羞涩,跺着小脚。

“咳咳!哼嗯!”

身后不合时宜地响起了怪异的声音,苏灿无奈一笑,拉住少女的柔荑,走到一座小石山上。

“哼!奸~夫***!不对!只有***!”

苏妙然一脚踢翻木桶,转身回屋,来了个眼不见心不烦。

“你妹妹……”

洛千娇努了努嘴。

“你和她一般见识?还是吃醋啊?”苏灿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洛千娇扭头不理。

“或许不该有此一问,但我还是想听你亲口说,苏灿,你真不能修炼了么?”

片刻后,少女转过头,妩媚的眸子认真地望着苏灿。

“当然不能啊,不然他们怎么会把我们一家赶到这里?!”

苏灿眼珠一转,装作可怜地说出一句戏言,突然想逗逗他这只青梅。

但苏灿不知道的是,这一句戏言,今后让这对原本倾心相恋之人历尽波折。

“真的么?”少女似乎想要望进苏灿的内心。

“真的,不信你摸摸。”苏灿抓住少女的玉手放在自己心头。

“臭流氓!我信啦!”看到苏灿嬉笑的样子,少女暗叹口气,还好你没有悲观。

“恩,对了。”

少女黛眉一挑,挣脱苏灿的手掌,却探进了自己小有规模的胸口。

在里面摸索起来,直接把苏灿的目光牢牢吸附了过去。

咦?才几天不见,这妮子怎么发育的这么好?

望着少女那有些翻滚的波涛,苏灿咽了口唾沫。

“呆子,好看么?”少女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呃,好看……”苏灿下意识回答道,抬头看见少女似乎蕴着怒色的眸子,缩了缩脖子。

看着苏灿的窘迫样子,少女噗嗤一笑。

“千娇,这是……”

指了指少女从胸前拿出的三只玉盒,苏灿似乎猜到了什么。

“这个呀,是给你强身健体用的,你知道洛家态度很不好,所以我只能出此下策喽。”

少女俏皮地耸了耸肩,苏灿能够想到,森严的家族里,她的心上人却是众人口中的废物,想要给一个被认定的废物带出家族珍重的药物,有多么不易。

所以她放在了女孩子最珍贵的位置,苏灿望着少女双手捧住的三个盒子,心脏有些激烈地跳了起来。

“怎么了,你不会嫌弃吧?”

“怎么会,我是说,你怎么不再存放一会,这么早就拿出来。”苏灿坏笑地望着少女。

“你混蛋,苏灿……唔”

少女似乎没有了力气,玉盒滚在地上,少年炽热的气息,带着侵略般的霸道蔓延到自己的四肢百骸。

深山的夜晚,偶有兽吼,森林外,小山上,一对恋人投入地吻着,紧密的拥抱,似乎想要融进彼此的身体之内。

他感受到了她的爱,她的美,和她的泪。

苏灿觉得,这是他两世为人最甜蜜的吻,少女香舌贝齿樱唇,让他心醉。

到了最后自己似乎身处云端,意识有些模糊,他刚觉得有些不对,就人事不知了。

一直偷看的苏妙然在两人接吻那一段整个人都不好了。

回屋闷头大睡。

月光倾洒,少年独自侧卧于山上,紧闭的双眼略颤,旋即睁开,如同夜空之上的星辰。

“千娇,千娇……”苏灿轻唤,但空旷的石山上没人回应,联想到那晕眩之感,苏灿隐隐间有种不好的预感。

虽然他不愿相信,但还是摸索了腰间的位置,这一摸,内心冰凉。

西天令呢?!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