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英雄传 第一百一十二章临战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本网提供更多了言于然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山河英雄传》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一百一十二章临战在线阅读。对南洋军来说,坡地紧临河边,饮水方便,一个攻守兼备的地方。至于这样被土贼围住,有可能陷入死地,但有主力大军一万人离战场并不远,有此背书,这正是南洋军所希望看到的。。...

段书常看得很清楚,此时大军旁边,左面紧临河岸的有一块坡地,一个颇为平缓的丘陵。占领那个浑圆状的制高点,三面开阔,方便大军作战,同时节省了一边的兵力,该处河岸陡峭,河水也较深,怕是人马都难以从那边过来。

对南洋军来说,坡地紧临河边,饮水方便,一个攻守兼备的地方。至于这样被土贼围住,有可能陷入死地,但有主力大军一万人离战场并不远,有此背书,这正是南洋军所希望看到的。

有饮水,加上军士自带的干粮,悲观来说,主力大军遇到麻烦,支援不及时,就土寇这样的战力,大军或可以选择坚守、或选择突围——如果流寇打定长期围困主意的话,后续跟上来的南洋军主力不介意给他们一个全灭的结局。

“抢占高地!”

虽然土寇伏兵还没现身,不过中军部传下命令,所有的南洋军前锋将士都是快步奔上了那块丘陵。随后将士们开始布阵,很快就列好了军阵。

南洋前锋营共计五营,每营三百多人,一、二、三中队分别防护坡地东、西、北三面,南边临河这边不设兵力。不过余下的四营作为整个前锋营的辎重队,和锐士营一起随总部,立在山坡之上,作为预备队及突击部队。

此时战兵布阵严待,辎重队的火兵辎兵们,一部分协助其他中队挖掘防御掩体,一部分去河中提水——等会火铳兵会有一场激战,如果火铳开火多时,就需要一些湿布冷却铳管。水先提起来,也是有备无患的意思。

段书常策于土坡最高处,向西面对岸河谷眺望,可以看出,那边茅草丛中人影绰绰,不时有一些人马奔入那边的丘陵中。想象他们伏击不成的俅样,段书常脸上不由露出微笑。

“这些夏人不好对付。”

此时在段书常极目所处一块丘陵的背后,一个白人中年大汉正皱着眉头道。

这中年大汉年约在三十多岁,穿着整片西方胸甲,在他身前的地上,还插着一根细长西洋剑,背后背着复合弓。

“古尔德先生,听回来的小崽子们说,那些夏兵甲胄精良,不但人人有铁甲,还大部拥有先进的火枪。特别他们火器非常厉害,百步就可杀人,我们那些崽子们,手持弓箭,根本没有还手的力气。”

旁边一个矮胖微黑的土人头领也是接口道:

“特别这些夏兵不贪财,见了金银财帛毫不动心,看着满地银钱还保持军阵严整。”

古尔德深思着,他的眼中,闪过一阵谨慎而沉着的神情,先前那些设诱土兵战果大出他的意料之外,五千对一千五,片刻就被击溃。而且这些土兵异常恐惧恐,不但有一半的人不知去向,便是逃回的人,也是个个脸色长白。

他们连称那些夏兵是鬼怪,轻易冒犯不得,看他们扰乱军心,古尔德当场斩杀几人,让那些溃兵平复下来。

他沉思良久,又说道:“那些夏兵己经停下来,就在几里外布阵,太奇怪了,他们是怎么发现我们伏击的事情?”

土人头领道:“古尔德,我们在这里埋伏多天,又热又累,再不出击,怕崽子们支持不住了。”

收回目光,古尔德说道:“我总觉得这些夏兵不好对付,此战我们恐怕会损失很大……”

那土人头领急道:“古尔德大人,用汉人话说,我们现在是骑虎难下……”

他环顾一下左右,轻声说道:“夏兵那么多火器,要是打下来,我们的势力又可以扩大了。既然夏军难啃,先让让其他部落上去就是,爪哇人和你们先在后面,都不必出动。夏兵不过千余人,我们八万多人,就是用人堆,也堆死他们。”

古尔德眼睛一闪,点了点头。

段书常向远处眺望,突然一声锣响,接着一根火箭飞上了天空,恍若万人同声大喝,惊天动地的喊杀声响起。

似乎无数举着长矛,手持弓箭的土军从西向河的那边冲来,吵杂的声音后汇成一个:“杀夏人!”

大股大股的烟尘腾起,视线内密密层层尽是手持长矛土贼,看各处涌来的人潮,无边无沿看不到边,人马定在几万人之上。

段书常看各面土寇越逼越近,己经不到一里,传下命令:“准备迎战!”

“护!”

所有将士大喝一声,全体起身,准备迎战。

一中队副队长赵长荣也是大喝一声,站起身来,他心中热血沸腾,要杀贼了,就要有军功了……去年他曾随军在真蜡抗击过爪哇人,因作战勇猛,被记了一功,若此战再立下功劳!

他脑袋不动,眼睛却斜斜瞟了一眼身旁的队长呼延勇,他与自己装备差不多,都是铁甲,铁网靴,铁尖盔。不过他的盔上,飘扬的却是黑缨,腰牌边上,布的也是黑圈,那是上官的标志,听大队长说此战过后,南洋军将再一次扩军,自己很有机会独领一队,对能穿上象征中级军官的黑缨己经渴望多时。

在南洋军中,普通士兵和副队长都是身着红缨,只有中队长以上身着黑缨,而代表高级将官的黄缨在南洋军中现在只有关征一人。

此战……赵长荣紧握了自己的长枪。

耳边传来总部抚慰官的鼓动声:“诸君,遥想我南洋军之雄姿,跨越千里海江,在此为我江北被胡虏践踏的难民争的一处安生立命之地,经大小战百次,未尝一败,何等潇洒,何等豪气。我等在此积蓄力量,将来我等随襄阳王殿下北伐,必定旌旗指处,群丑灰飞烟灭,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又何惧撒吾等之热血?”

他斜眼相睨:“诸君,可敢战否?”

“必胜!”

一片雄壮的喝应声,伴随着这声音的,还有整齐的长枪顿地之声。

“必胜!”

众军官挥出拳头。

“万胜!”

随着这军士一阵阵喝应,段书常按剑挺立,他身旁各将,也是个个手按佩剑。那镇抚官则负手而立,他们个个昂扬不可一世!

几个大嗓门的土军士兵用怪异的汉语对着山坡喊话,如果夏兵愿意投诚,头领老爷们会赠送士兵财帛,双方客客气气,互不相犯,官长定得重用,一起讨伐压在他们头上的那个福王。

似乎明白南洋军火器的厉害,这些大嗓门喊话时,都是离火铳射程远远的,至少在山坡一百五十步外。

在他们喊话时,密密层层的土军就列阵山坡外不到三百步,对前锋营的军士形成一个包围圈。可以看出他们包围满有水平,东面与北面严密,西面却是兵力稀疏,暗合兵法中围三阙一的意思。

包围圈中留个缺口,被围之人就不愿死战,而且南洋军若向西逃跑,西面又是土贼大营,可说是自投罗网。而且在西北的方向,还布置着土贼珂沙里国王苏哈托的近卫军,逃跑之人也是凶多吉少。

除此之外,还有几百实力强悍的西洋雇佣军在这一带的旷野上埋伏,此次领军的珂沙里王子谢里夫虽然没有看过兵书,但他自十几岁就领兵东讨西伐,为珂沙里在南洋称霸,立下了汗马功劳,战场经验,是在无数次实战中得来的,简单,有效。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