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英雄传 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迂回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本网提供更多了言于然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山河英雄传》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迂回包抄在线阅读。张佳玉生于乱世,一开始身体虚弱,听到雷声、雨声、任何声音都要被吓得哇哇大哭,经过那年从泗州随父母哥哥为躲避燕国大军,舍弃家乡,一路向南方的江边逃难,在哥哥逃难的路上没能活下来之后,小小的身躯迅速强大坚韧起来。。...

高地半山腰上的一个超级大帐里,张佳玉的伤倒是已经不在疼痛了,只是头上还缠着绷带,此时与要好的闺蜜甘露都搬了小板凳坐在大帐门口托着下巴一边休息一边看雨:“好大的雨啊。”两个小姐妹看着这漫天大雨。

张佳玉生于乱世,一开始身体虚弱,听到雷声、雨声、任何声音都要被吓得哇哇大哭,经过那年从泗州随父母哥哥为躲避燕国大军,舍弃家乡,一路向南方的江边逃难,在哥哥逃难的路上没能活下来之后,小小的身躯迅速强大坚韧起来。

不过每次听到雷雨和闪电亮起,她习惯性的便要眯起眼睛,将小脸皱成包子一般。然后又舒展开来。

小姑娘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在受伤的时候,有一段短暂的恍惚,那个经常在睡梦中出现的场景,又一次出现,一个头戴紫冠、锦袍玉带的少年,又一次向自己走来。

*****************

就在张佳玉等后勤人员遭遇大雨的同时,占碑至双溪巨大战场上,局势正在发生急剧地变化。

“洋大人。我们去哪?”

随行的人员只有一名土人通译,其余皆是白人,但面对古德尔,都是恭恭敬敬的,不敢有丝毫怠慢,都在默默的等待古德尔的决断。

“……去海边,回新加坡。”

“是。”

“我总觉得……”

“嗯?大人,觉得什么?”

古德尔欲言又止,随行的同伴问了一句,但片刻之后,古德尔还是摇了摇头,他心中的话,不好说出来。

不会是这样,简直痴人说梦……可对于那些人来说,若真是这样……

作为这次大战的第三方,西洋军内部,随后也展开了一场讨论,关于要不要立刻行动,呼应这支可能是友军的队伍。但这场讨论的决议最终没有做出,因为汉人的万余大军,已经开始压过来了。

要是这万人也和这里的一千多人有一样的战力?大多数人也许被对方的强悍,丧失了勇气,建议尽快脱离这场十分危险的战争。

十几天天之后,他们在新加坡港才收到更多的消息,那时,整个南洋天地都已变了颜色。

*****************

在这个夏天,那忽如其来的决定整个南洋走向的这场战事,一如它开始的节奏,动如雷霆、疾若星火,凶狠,而又暴烈,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迅雷不及掩耳的劈开一切!

“走!快一点——”

“走走走走走——”

山川之上,火红的战旗延绵而过,一队队的士兵在山间奔行,朝南面而来。关征目光冰冷却又炽烈,他望着这山间奔行的洪流,脑中转着的,是在先前多次推演中甘胜所说的话。

“……我们要发挥好这次破坏力,就该选择性价比最高的一支军队,尽全力的,一次打瘫珂沙里军!而理论上来说,应该选择的军队就是……”

军队穿过山岭,关征翻过山岭最高处,前方视野陡然开朗,牧野山川都在眼前推展开去,抬起头,天色微微有些阴沉。

“不要下雨啊……”他低声说了一句。

百余里外,南洋最强大的国家军队正穿过占碑,席卷而来。两支军队将在不久之后,狠狠地相遇、碰撞在一起——

*****************

占碑以南河边,段书常所率领的前锋营已经和土寇厮杀了四个时辰,眨眼间,赵长荣这个中队一百多名铁甲长枪兵,己经杀死杀伤于他们数十倍的敌手,他们如此凶悍凌厉,面前对上的土贼寇,无不是脸色苍白,双股战栗。

他们太狠了,虽然用的都是长矛长枪,但土贼与他们对刺,却现自己丝毫占不了上风。他们又狠又准,就算双方同时出枪,他们也能抢先一步,刺入自己的要害部位。

而这些大夏军身披铁甲,就算有时刺中他们的身体,也难以穿透他们精良的甲胄,他们普通长矛,又哪比得过对方带着长锥的破甲长枪?不用说这种情况还特别少见。

因为土贼们猛然发现,在对方严整的阵形下,己方虽然人多势众,但真的打起来,却往往势单力薄,经常一根长矛被对方多根长枪多角度围攻。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此时作战,能参战的往往只是前方一两排的人员,后面的人再着急,也只能站着干瞪眼。加上土贼没有什么训练,冲锋时往往一窝蜂,一般是勇敢的几人冲在一队前面。

所以打起仗来,一队只有这几个人在作战,余者只是在后面起哄围观的角色。古时特别强调军阵战列就是这个道理,队形严整,就可以调动一队一甲所有人作战,而不是单靠几个悍勇之人打仗。

不过这些土包子哪懂这个道理?明明一队人冲在一起,却是乱蓬蓬一片,被这些铁甲长枪兵结阵一冲,有若雪花遇到骄阳,立时一队一队人被杀溃,而且队内勇敢者先死。

正当这些土贼胆战心寒的时候,大夏兵阵中的鼓点一疏,那些铁甲兵潮水般退了回去。只当他们松了口气时,猛然大夏兵阵中鼓点一急,又有一层的铁甲长枪兵挺着长矛,凶神恶煞吼叫着冲来。

在大夏兵轮战了四层的铁甲兵后,那些土贼再也抑止不住内心的恐惧,太可怕了,这些大夏兵不是人。进攻西面山坡的二十个土贼敢死步队,本来就在对方鸟铳下被打溃好多队,留下大片的伤者与尸体,眼前的肉搏战却比先前的冲击大夏兵铳阵更可怕。

面对面搏战,需要大的勇气,因为这种撕杀最为残酷,兵器刺穿自己身体,带出鲜血与内脏。又或耳听平日熟悉的兄弟在自己面前与身旁倒下,他们发出临死前的惨叫,他们流出的鲜血,在炎热的地面散出令人欲恶气味。

等闲人等,是无数承受这种巨大心理压力的,不要说这些胜时一哄而上,败时一哄而散的土鳖。因此,在休息够赵长荣那层铁甲长枪兵再次冲击时,那些土寇崩溃了,他们狂叫着往己方阵地跑去,带动整个步卒军阵的恐慌。

千里镜中,土贼的情形都看在段书常眼中,看西、北、南三面坡地前尸横遍野,到处是土贼的尸体与伤者,段书常估计今日之战,杀死杀伤对手过一万多人,差不多该崩溃了,战局也正如段书常估计。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