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追妻路迢迢 第6章 这个男人是穿越来的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还让好屁颠颠的跟了这么久,这男人是也不是成心的?!路灯下,女人气鼓鼓的小脸完全也没了平时的老成持重和淡漠,南黎川一愣,凤眸微闪,接着扭过身。身后传来毕秋的声音:“你是身后传来毕秋的声音:“你是不是在笑我!”。...

还让好屁颠颠的跟了这么久,这男人是不是存心的?!

路灯下,女人气鼓鼓的小脸完全没有了平日的老成和冷漠,南黎川一愣,眸光微闪,然后转过身。

身后传来毕秋的声音:“你是不是在笑我!”

“没有。”

“你有,你明明就在笑!”

他在笑?有吗?

南黎川摸摸嘴角,好像,似乎是有那么一点上扬。

可口气依旧坚定:“没有。”说完,大步的向前走去。

毕秋裹着男人又大又长的外套站在路灯下,像只干巴巴的小豆芽,她扭头看向灯火通亮的医院,也不知那个女人住在哪一间。

她费了好大力,哆哆嗦嗦的掏出手机。

有微信,顾永的。

“你去哪啊?”她抽了一下鼻子,又看到下面还摊着一条,“她的脚需要住院观察,她朋友的的电话打不通,我要在医院呆一夜。”

毕秋瞪着那几个字,直瞪着眼前发黑,她按下回复;她是谁?

微信犹如石沉大海。

一道车灯打过来,把毕秋从伤春悲秋的情绪里扯出来,她抬手挡住眼睛。

车子慢慢的停下来,车窗放下,南黎川的脸从车窗里探出来:“上车。”

毕秋放下手,第一眼看到的是一辆豆绿色的小QQ,男人高大的身体挤在这辆小车里有些说不出的滑稽。

不是吧,她们公司对待新人有这么苛刻吗?她记得她们的合同算业界里比较良心的了,甚至可以按照艺人的评估水平来预支一定的钱来消费。

南黎川这样的极品,公司不提前给他花钱包装连她都说不过去了。

毕秋走过去,又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小QQ,确定不是什么她没见过的极顶端的车牌,这才俯身,与他面对面:“朋友的?”

“我的。”男人的声音依旧无波无澜,仿佛并不觉得一个像他这样的男人开着一辆小QQ有多么可笑。

“哦。”毕秋的眼里突然染上同情,那看来这男人家里的条件应该很一般了,公司里确实也有不少为了养家才签的艺人,她不再说什么,拉开车门正要坐进去。

“坐副驾驶。”男人沉声提醒。

毕秋一愣,车门都开了一半,目光只是随意的一扫。

医院的袋子,满满一袋子的药。

她没有再说什么,关上车门走到副驾驶,拉开车门坐进去。

南黎川的车里没有一般男人车里各种奇奇怪怪的味道,同他身上的味道一般,凉冽清爽。

毕秋系上安全带,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有些坐立不安,她试着调整第N个姿势失败后,索性坐直了身子,不再想着补眠。

“去哪?”车子开上公路,南黎川的声音才再次响起。

“清民路65……”她扭头,声音说到一半卡住了。

灯光从车窗照进来,男人深深浅浅的轮廓迷一样的完美,他坐的笔直,一只手支在车窗,一手把握着方向盘,手臂上微微鼓起的肌肉恰到好处,

毕秋几乎是脱口而出:“你签了几年?”

南黎川扭过头,逆着光的脸轮廓如斧劈刀裁一般,他轻轻的恩?一声。

“十年?”这样的男人公司不把他死死的握在手里一定是疯了。

“你没看过?”南黎川只是反问了一句。

毕秋还真没看过,不是公司所有的艺人都要经过她的审核,很多老头子往里塞人都是直接将合同递交给人事部,跳过她直接和财务挂勾。

“我这么忙,不可能每个人都要关心。”

南黎川看了她一眼,毕秋不知道那一眼是什么意思,总之让人感觉不太舒服。

她喂了一声,又道:“倒底几年?”

“回去把合同调出来不就知道了?”

呦吼。

这个新人很牛气啊。

毕秋开始反思是不是自己露出了什么破绽,不然这男人为什么不像别人那样怕她?

她板起脸,声音故意压低:“我在问你,你知道你在对谁说话吗?”

“明天把衣服洗好再还我,我讨厌贴身的东西有其它的味道。”

毕秋瞪大了美眸,她费力的在狭小的空间里转过身,有些不信邪的再次问道;“你知道你在对谁说话吗?”

“你一定要不停的重复你的身份吗?”

“不是我想重复,是你的态度让我感觉我己经下岗了。”

“你就这么看重我对你的态度?”

“……”毕秋干瞪了一会眼,忽然有些迷糊,是哦,她为什么要在乎他对她是什么态度?她是不是烧糊涂了,她甩甩头,感觉自己的逻辑被这个男人绕进去了,“从现在开始,你不许再和我说话,我要静静。”

说完,也不管男人轻度的洁癖,直接将外套蒙在脸上,闭目休息起来。

车子开的很平稳,男人的车技还是很好的。

毕秋就这样慢慢的睡了过去。

“我可以帮他,但前提是你们不能告诉他实情。把他送出国,不要再让他回来,走的越远越好!”

毕秋猛的睁开眼,手机的铃声不知道响了多久。

“你的电话响了。”身侧,男人低沉的嗓音让她一时间恍惚,有些分不清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

好一会,她才摸索着掏出手机。

看到号码的一瞬间,她的脸色微变,找出蓝牙耳朵套在耳朵上,这才按下接听。

“小秋,我听李念说你不在公司,方不方便回家一趟?”听筒里,女人的声音很温婉。

“有事吗?”

“也没什么事,我让李姨做了你喜欢吃的菜,你也好久都没回家了,回来看看妈妈。”

毕秋将目光撇向窗外;“我一会还要回公司,最近新签了几个人,一大堆的事情等着我处理。”

“李念说你生病了,余下的工作她来做,回来吧,家里就一个人,怪冷清的。”

毕秋的眸光微动,目光微垂,半晌,才道;“改天吧,我还在医院。”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车厢里十分安静,南黎川也没有要开口意思。

毕秋把外套往上扒了扒:“放首歌吧。”

“我不习惯听音乐。”

“找个电台。”

“不常听,不知道听哪个。”

毕秋一双秀眉拧成八字:“你这个男人是不是从古代穿过来的?”吸了口气,“随便哪个。”

南黎川抬起手,扭开电台。

“夫妻生活和谐是婚姻中最重要的一个保障,男人不能只为了自己那几秒的欢愉,还要花心思让你的女人也体验到……”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