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小地主 《农门小地主》第4章 将事情闹大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王氏白宁小说名字叫作《农门小地主》,提供更多王氏白宁是哪部小说,王氏白宁是什么小说。农门小地主小说王氏白宁摘选:王氏,王氏早以火冒三丈,“你个不不要脸的婆娘,这婚事是你能做的了主的吗,这是老白家的人,干你什么事儿!我告…...

王氏白宁小说名字叫做《农门小地主》,这里提供王氏白宁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农门小地主小说精选:张氏一愣,转头看了眼王氏,王氏早已火冒三丈,“你个不要脸的婆娘,这婚事是你能做的了主的吗,这是老白家的人,干你什么事儿!我告诉你,这人必须嫁!”王氏身边的白巧英也帮腔道:“就是啊大嫂,咱们家可是娘说的算呢,再怎么不济,您也得问大哥啊,再说了,宁丫头又不是什么贵人命,那福家开了铺子,一去就做老板娘,这好事儿旁人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到你这怎么就弄得这样不高兴呢。”许氏气得身子发抖,白宁忙上前去扶住许氏,转脸看着一脸得意的白…

张氏一愣,转头看了眼王氏,王氏早已火冒三丈,“你个不要脸的婆娘,这婚事是你能做的了主的吗,这是老白家的人,干你什么事儿!我告诉你,这人必须嫁!”

王氏身边的白巧英也帮腔道:“就是啊大嫂,咱们家可是娘说的算呢,再怎么不济,您也得问大哥啊,再说了,宁丫头又不是什么贵人命,那福家开了铺子,一去就做老板娘,这好事儿旁人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到你这怎么就弄得这样不高兴呢。”

许氏气得身子发抖,白宁忙上前去扶住许氏,转脸看着一脸得意的白巧英道:“小姑也是没出嫁没议亲的,既然小姑这么喜欢,那不如小姑就嫁过去算了。”

白巧英一愣,伸手指着白宁破口大骂,“**,你说什么呢,大人说话哪有小孩子插嘴的地儿,真是没教养!”

白宁微笑,“原来小姑也知道这个道理啊,那我娘好歹是你大嫂吧,你这么嘴贱的来插话又是有哪门子的教养!”

白巧英怒了,“你这个有娘生没娘教的丫头,我怎么样轮得到你来说吗?”

白宁冷哼,“我娘要怎样又用得着你这个**来说吗?”

“你……”白巧英说不过白宁,却又不能在外人面前没了脸,当即便伸了手就要去推白宁,白宁冷笑,伸手就抓住了她的手腕,一使劲,便扭了一百八十度。

“啊——”白巧英发出一声杀猪似的嚎叫,疼得眼泪都流了出来,王氏看着自己宝贝女儿被打,气得拿起一旁的脸盆就往白宁身上摔,白宁侧身避过,却被泼了一身的脏水。

“你……”白宁一回身,伸手指向了王氏,眼中的杀气凛然,让王氏都有些害怕。

“死丫头……你要干什么……”

白宁努力的平息了自己的愤怒,一字一句道:“二婶子,我绝对不会嫁,你还是早些回去跟他们说了吧。”

王氏反应过来,跳起来指着白宁的脸就骂,“做死的赔钱货,你凭什么不嫁,我说让你嫁你就得嫁,这老白家我说的算。”

白宁冷笑,不去管王氏,只是转头对着张氏道:“二婶子,要是你想让福家少爷跟一具尸体成亲,那今天的事儿你就当没发生,该怎么说还怎么回去说。”

张氏一愣,转眼看了看王氏,这才道:“丫头啊,你怎么就这么个死心眼呢,那福家少爷虽然是个瘸子,可好在人好啊,没什么脾气,你一嫁过去就是老板娘,多气派啊。”

白宁微笑,“二婶子,这么好的婆家,你怎么不留给自己姑娘呢?”

张氏顿了顿,不想跟这一群人啰嗦,可是想到福家人承诺事成之后的二两银子,张氏又不得不忍了下来,继续好言相劝。

王氏见了白宁如此态度,心里还记挂着自己的那十两银子,一抹眼,就坐在地上哭起来,一边哭一边骂,“没良心的小畜生呦,这是要活活气死她奶奶啊,老白家怎么就出了这么个不要脸的玩意儿啊,真是家门不幸啊……”

王氏的大嗓门吆喝的全村的人都围到了家门口看热闹,王氏却不觉得丢人,继续在地上哭着骂着,白巧英也抹了眼泪,蹲在王氏身边,柔柔弱弱道:“宁丫头,你怎么能这么气你奶奶呢,怎么说也是长辈啊……”

周围的人看了,都是对着白宁指指点点,许氏见了,唯恐这样下去会败坏了女儿的名声,急忙上前道:“娘,娘您先起来,有什么事儿咱们进屋去说。”

白巧英眼睛眯了眯,一甩手推开了许氏,“大嫂,宁丫头这样目无长辈,还把娘给气倒了,实属大不孝,您是做娘的,怎么就不能理解一下娘的感受呢。”

白宁看着这母女两人一唱一和的,明显就是在耍无赖,再看老实的亲爹和已经气得半死的亲娘,白宁咬咬牙,上前几步站在人群中间,对着门外的众人道:“乡亲们,我白宁今日就借着大家伙都在这儿的机会,想要彻底的将这件事说道个清楚,我也知道咱们陵水村的人都是公平正义的,万万不会欺侮弱者,所以,今儿个在这里,我就要请诸位帮忙评个理。”

这一番话说的合情合理,也不怯场,站在门外的人都跟着点点头,最前面叼着烟袋的老头儿道:“丫头,有什么事你尽管说便是,大家都能帮你。”

白宁看了一眼说话的老头儿,认出了这人是现任里正沈国富,记忆里沈国富倒一直是个正义感十足的人,白宁急忙感激的走上前拉开门,弯腰道:“沈伯伯,您进来坐吧。”

里正不是那么好得罪的,白家一家子人都纷纷让开了位子,沈国富从旁边拉了把椅子坐了下来,道:“说吧,到底是什么事儿?”

白宁点点头,清了清嗓子道:“沈伯伯,事情是这样的,隔壁李家嫂子来给我二伯家的弟弟说亲,说是邻村开杂货铺的福家少爷有个妹妹,愿意嫁过来给弟弟做媳妇儿,可是代价是让我嫁过去给福少爷做媳妇儿,我娘不同意,因为那福家少爷是个瘸子。”

白宁说完,看了眼众人道:“乡亲们,做娘的自然希望自己女儿能嫁一个好人家,可我娘就为我辩白了几句,不想因此葬送了我的一生,却被说成了蓄意挑唆,乡亲们,你们也都是为人父母,难道你们愿意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瘸子吗?”

众人听白宁这样说,也都是纷纷点头,站在前头身形粗壮的女子大声道:“白家老姐姐,你偏心也不用这么偏心吧,把亲孙女送去给孙子换媳妇儿,合着这孙子是亲的,孙女就是捡来的吗?”

王氏站在一边,听着白宁说话早已发了火,如今又被当众这样排揎,王氏忍不住大吼,“放屁,我们老白家的事儿,什么时候轮的上你一个老姑娘来说道,都滚一边去……”

众人见王氏撒了泼,也都不做声,沈国富放下了烟杆子在椅背上磕了磕,道:“王氏,你一介妇道人家,出来主持的什么公道?让白光福出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