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女神的近身高手 第一章 小手真滑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免费提供更多绝色女神的近身高手第一章 小手真滑的全文深度阅读,“大师,你摸了这么久,可以看出什么来了吗?”市医院外的步行街道边,一年纪尚小,装扮却仔细一看就知...午后的阳光倾洒而下,打在她那米黄色的连衣纱裙和颈间的玉坠上,印得她粉俏的脸蛋更娇媚一分。。...

  “大师,你摸了这么久,看出什么来了吗?”

  市医院外的步行街道边,一年纪尚小,打扮却一看就知道是富贵人家的年轻少女坐在快要散架的小马凳上,盯着面前年轻得有些不像话的算命先生,红着脸低声问到。

  午后的阳光倾洒而下,打在她那米黄色的连衣纱裙和颈间的玉坠上,印得她粉俏的脸蛋更娇媚一分。

  “小姐,这又不是吃饭喝水,哪有这么快?”坐在他对面的是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戴着副盲人眼镜,一手拿着把蒲扇给自己扇着风,另一只手抓着少女的柔夷,大拇指从她的手掌末端一直抚摸到指间,“您是个明白人,这相面观气是个技术活不是?我这看得越仔细,这卜算出来,才更清楚对不对?”

  年轻人嘴里说着话,手上却是没停下分毫,拂过少女掌心的手顺手捏住她那光润如玉的修长手指,然后放到眼前一脸严肃的仔细打量。

  “可是,您已经看了十分钟了”少女迟疑的开口,喏喏问道:“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唔。”年轻人沉吟片刻,摇头晃脑一阵,摸了摸没有胡须的下巴,一脸神棍模样的摆着头:“莫急,莫急咳咳,再换只手看看。”

  他说着,把手中的蒲扇一放,就要去摸少女轻覆在大腿上的另一只小手。

  可惜他手伸刚到一半,身侧突然一阵香风浮动而过。

  那眼看就要搭上少女小手的咸猪爪被另一娇嫩皎白的玉手一把拍到一边。

  然后一个留着中长发,穿着职业装,面目容貌跟坐在小马凳上的少女有几分相似的女人走到了他身旁,瞪了他一眼后,一把拉起少女,面色不愉的说道:“筱筱,你怎么一个人跑这来了,这流氓没有占你什么便宜吧?”

  “表姐,我没事,我就是想来问问大师,姐姐的病”少女的性子似乎很是荏弱,说着说着,声音就小了下来,她微微低下头:“而且大师算得很准的,表姐,你想岔了。”

  女人冷笑一声,斜了对面的年轻人一眼,转过头来问道:“他是不是说你印堂发黑,面有煞气,最近必定是惊逢祸事,想跟你结个善缘,为你消灾化福?”

  “啊?”少女呆了呆,看看年轻人,又看看站在她面前的女人,迷惑的眨了眨眼睛,点点头:“表姐你怎么知道?”

  “这小子从两个月前在这落户,这番话我都不知道听他跟多少人说过了。”女人翻了个白眼,抬起纤柔的手指点了下少女的眉心:“也就你心思单纯,没个防人的念想,会相信他的鬼话。”

  “可是可是他还说这祸事是六欲以中,伦常之内,而且所遇之事跟我最亲近的人有关”少女抿了抿嘴,看向女人:“表姐,大师说的不正是姐姐的病么?我相信他,不会是个骗子。”

  她说着,如清泉般的眸子望向年轻人,似询问,眼中却有不欲听到否认的哀求。

  年轻人的眼神闪了闪,他把鼻梁上的盲人眼镜摘下来,仔细打量了番少女的面相,然后正要开口,那女人却抢先一步出声,打断了他。

  “筱筱你是不是傻啊,我知道你短时间不能接受姐姐突然病危的消息,可你们这病是家族遗传,世世代代都这样,这骗子怎么可能有办法帮你?”女人叹了口气,扶过少女的肩膀,将她转到自己面前来:“跟表姐回去,好不好?我们去联系国外的医院,别担心,一定有办法的。”

  少女的头更低了一分,声音有些打颤,仿佛有些忍不住眼泪:“我我还是想试试我相信大师,他不会骗我的。”

  女人见劝说无用,有些恼怒,正待再劝,年轻人却拿起蒲扇拦到两人之间,堵住了话头。

  见两女看过来,他慢悠悠的摇了摇蒲扇,老神在在的一笑,然后看向少女,轻声说道:“别人都说头发长见识短,我看啊,你这表姐是头发短,见识也短,还没一个小姑娘明事理。好了,别哭了,这忙我还真帮定了。”

  少女闻言猛的抬起头来,面色有些激动的潮红,也不管男女之别,一把抓住年轻人的手,惊喜急切的问道:“大师你没骗我吧?”

  “那是当然。”年轻人摇着蒲扇,淡淡一笑,一副神神叨叨的样子摇头晃脑说道:“我堂堂李明逸李神算,岂会骗你这种小姑娘。”

  李明逸抬着头,用眼角瞥了眼少女的表情,见她一脸崇拜欣喜的样子,正想再吹嘘几句,两人身旁站着的女人却不给他机会,上前两步分开两人的手,头疼的呼出口气,看着少女:“筱筱,你真相信这骗子的话?不是我瞧不起他,他要真能治好你两姐妹的病,姑奶奶我都敢嫁给他。”

  这话听得李明逸眼眉一挑,停住手里的扇子指向女人,脸上露出一分讶然,喜不自禁的开口说道:“一言为定!”

  美女回头不屑的横了他一眼,脸上满是嘲弄之色:“我劝你小子还是别异想天开了,她们姐妹俩这病连那些专家教授都束手无策,就凭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我看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骗人罢。”

  “美女,你这是怕了想要反悔?”李明逸被她一阵挤兑倒也不恼,嘴角一扯,笑了笑:“你要是为难,那就算了罢。”

  “对,我就是害怕了,不行么?”美女冷笑一声,双手环抱在胸前上下打量了年轻人几眼,嘴角一撇:“不过我怕的是带个小神棍回去被家里人笑掉大牙。”

  “我说美女,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李明逸有些不着调的捋了捋头发,摆摆手反问:“人家警察办案还要讲个证据呢,你这张口骗子闭口神棍的,所说的俱是你个人主观臆断,要是没个凭据,别看你漂亮,我同样会告你诽谤的哦。”

  “你一个在医院门口不知道骗了多少人的神棍还好意思口口声声跟我要证据?”女人峨眉微竖,白了他一眼:“行,那你说说,只要你能说出她们姐妹是什么病,我就给你个机会。”

  “好!”李明逸眼睛一亮,乐得站起身来,见女人没有再说些什么,转头看向面前的少女问道:“小姑娘,你是不是最近身子发虚,脚下虚浮,午后前额偶有刺痛?你的那个姐姐,是不是昏迷了?她昏迷前是不是身子忽冷忽热,哑门就是后脑勺这,会有很强烈的乍热?”

  少女听得年轻人的话,整个人一楞,眼睛睁得老大,脑袋跟松鼠似的一阵点头:“对对对,大师,你怎么知道的?”

  “先天阴阳两极症。”李明逸没有回答她,得意的抖了抖眉毛,笑着说道:“小毛病,在我李神医手中,那是手到擒来啊。”

  站在一边的女人也有些愣神,眨了眨眼睛,狐疑的看向少女:“筱筱,你告诉他的?”

  “表姐,我又不是小孩子,哪会跟别人合伙骗你。”少女这时完全相信了年轻人,见女人还不愿大小怀疑,有些不乐意的嘟起嘴唇,撇了撇说道:“我早就跟你说了,大师一看就是个有本事的人,怎么会是骗子。”

  美女气恼的看了眼一脸不高兴的少女,张口想要说话,又撇见一旁洋洋得意的年轻人,不爽的眉头一皱:“瞧把你乐的,看出来不等于治得了,别到时丢人现眼。”

  李明逸摇摇头,还没开口,少女却抢在前面拉了拉美女的袖子,帮着埋怨道:“表姐,别说了。”

  这番动作让他看得忍不住笑了出来,嘴里仿佛自言自语一样嘀咕出声:“啧啧,我们李家娶媳妇讲究一个夫为妻纲,凡事嘛,都得男人说了算,她这样的,我家老爷子会不会不满意啊嗯,倒是个麻烦。”

  “这臭小子!”这明显是故意说给她听的话让女人一阵咬牙切齿,可顾忌到少女两姐妹的病又不好发作,恨恨的瞪了李明逸一眼,恼怒非常。

  “哦!对了。”李明逸见女人一副强忍火气的样子,不着痕迹的朝她窃笑一声,然后仿佛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一拍脑门,对少女说道:“咳咳,悠悠妹子,刚才被你表姐给搅和了,这手相我们接着看啊,方便治病。”

  “啊?”少女听罢,张着小嘴看了李明逸一眼,见他一副道貌岸然,面色肃穆不像是想占便宜的样子有些羞涩的点了点头。缓缓伸出小手递过去:“麻烦大师了。”

  “好说,好说!”李明逸装模作样的摸了摸下巴,心中窃喜却没露出分毫来,面色沉静的握住少女的手又是一阵抚摸。

  “真滑。”他心里悄然想到,少女的手上生出香汗混着香水挥发而出的幽香,让他忍不住抽了抽鼻子,满脸陶醉。

  一旁的女人看到他这副样子,气得忍不住跺了跺脚,心里暗骂着李明逸流氓无耻,没好气的开口说道:“不是要治病吗!还不快走!”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