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女神的近身高手 第三章 三个老婆太愁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免费提供更多绝色女神的近身高手第三章 三个老婆太愁人的全文深度阅读,而已这会儿功夫,小姑娘就将自己姐姐的大概情况说了李明逸,连同着两人的姓名也被李明逸...小姑娘叫唐筱筱,还在上高中,那个已经走没影的大美女是她远房表姐,冯惊雪。。...

  仅仅这会儿功夫,小姑娘就将自己姐姐的大概情况告诉了李明逸,连带着两人的姓名也被李明逸套了出来。

  小姑娘叫唐筱筱,还在上高中,那个已经走没影的大美女是她远房表姐,冯惊雪。

  需要李明逸治疗的,是她的同胞姐姐唐诗雨,大她四岁,如今正是豆蔻年华,却因为这病常年卧床在家。

  两人正说着话,李明逸耳边突然传来刹车声,几近比邻,他回头看去,身后斜停下一辆火红奔驰城市越野,驾驶室里坐着的正是刚没了人影的徐惊雪。

  李明逸看了他一眼,抖抖一身黑灰色唐装连襟,大咧咧的说了声谢谢,在徐惊雪一脸愤愤的目光中拉着唐筱筱的小手上了车。

  ……

  车程不算太远,约莫一小时的样子,李敏一三人来到了一处别墅小区。

  徐惊雪把车停好,挥手示意两人下车。

  李明逸跟着唐筱筱下得车来,四下望了望,眉头一挑,有些惊讶:“明珠花园?哟呵,你们莫不是什么商业巨头世家吧?买这的房子可不是个小数目。”

  “这你就管不着了,反正不会少了你诊金。”徐惊雪见唐筱筱一脸懵懂老实的就要透露自己家底,连忙抢在前面出声说道,然后拉着唐筱筱就往小区里走:“赶紧跟上,到时候迷路了我可不会管你。”

  “德性。”李明逸翻了个白眼,没有计较,反正很快就是自己老婆了,到时候再好好调教下她这性子。

  这般想着,他不紧不慢的吊在徐惊雪和唐筱筱后面,四下打量起小区的绿化带和人工湖等景致起来。几人很快到了一栋独院三层别墅楼前面,楼前院子围栏大开着,门口站着个五十来岁,管家打扮的中年男人。

  “福伯,你怎么知道我们回来了?”唐筱筱朝他笑笑,很是惊喜的问到。

  “二小姐,我可不是专程在这等你的呐。”管家笑着对唐筱筱摇了摇头,然后满脸和善的看着徐惊雪说道:“徐小姐的朋友马华江先生从四九城请了几个治疗遗传病的专家,我这刚迎他们上去,凑巧你们便回来了。”

  他说完,友好的对李明逸点点头,倒是没有多问,李明逸也点头笑着回应了下。

  徐惊雪听过他这番话,脸色却是不大好看,皱着眉重复道:“马华江?他怎么来了。”

  她想了想,摇摇头拉着唐筱筱走进别墅,唐筱筱回头看了眼李明逸,挥挥小手示意他跟上。

  李明逸转了转眼珠,随即仿佛想到什么,莫名一笑,抬脚跟了上去。

  进门后顺着过道便是大厅,徐惊雪抬眼看了看,见没个人影,脚下不停,沿着一旁的楼梯上了三楼。

  李明逸不急不缓的跟在后面,楼梯还没走完,他就听到一阵人声传来。

  “这脉象虚浮,阳关生寒,看着像是风邪入体,久病生变啊?”

  “刘老此言差矣,我倒是觉得这姑娘三神不定,乃是脑中有疾所致。”

  李明飞踏上最后一层台阶,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看,也不等徐惊雪叫他,抖了抖有些褶皱的唐装,大摇大摆的走进了长廊一端开着门的房间。

  进门第一眼,就看到了正对房门的床上躺着个面目跟唐筱筱约莫有五六分相似的豆蔻少女,此时那女孩嘴角泛白,双眼微闭,额头眉间有细密的汗珠生出,一旁像是家里长辈的中年人正坐在床边,手里拿着帕子不断替她擦脸。

  床边围着几个下颚生絮的耄耋老者,有的伸手把脉,有的凑在一起嘀咕不停,他们身边是个跟李明逸差不多岁数的年轻男人,穿着打扮看起来便是非富即贵。

  “这小白脸就是那劳什子马华江?”李明逸上下打量了下他,随后嘴角一撇,心里暗笑“整得跟参加非诚勿扰似的,这脸面,还是差了小爷一分啊,没压力。”

  李明逸刚进来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这大半得归功于他那身黑灰色的唐装,不过也不知这些人的心思,竟没有一个开口问他来由。

  这时候马江华看到了李明逸嘴角的嘲弄,眉头皱了皱,有些不客气的问道:“你是什么人?”

  李明逸正打算开口,徐惊雪两人就走了进来,他看着唐筱筱小声的叫了声姐姐,然后一把拉着他走到床头。

  “姐姐,你看,我给你找来了李大师,他说了,你这病他能治。”唐筱筱还是个孩子性子,说着话,脸上就有止不住的欣喜和那种渴望长辈夸耀的甜甜笑容。

  她转过头来看了看李明逸,很是认真的弯下腰去,对他鞠了个躬,然后抿了抿嘴唇,一脸期盼:“拜托您了,李大师。”

  李明逸扶住她笑了笑,正要开口,一旁因为李明逸的无视有些恼怒的马华江却怪声怪气的哼哼两声,张口说:“哟?这是哪来的江湖骗子?都骗到唐家来了?我这请来的专家都下不了断言,你人都没看到就敢说能治?”

  “马先生说的是。”他身旁的一个老者摸了摸花白的胡须,点点头,有些蔑然的打量了下李明逸,傲声接道:“唐小姐这病甚是棘手,续命延年尚可,若说根治,怕是无望。”

  唐筱筱正打算开口反驳,李明逸却一把拉住她,摆摆手示意她不要着急,然后仔细的看了看半躺在床上的唐诗雨。

  少女勉力对她笑了笑,明澈的眸子里是带着几分好奇的打量。

  李明逸颔首回以笑容:“美女,我叫李明逸,未婚待嫁,处个对象不?”

  唐诗雨因为常年卧病在家,基本没见过佣人和亲戚以外的男人,这时候竟被他耍宝的笑容逗得忍不住扑哧一笑。

  少女纯净的笑容让李明逸心中一软,他瞅了眼断言不能根治的老者,抬手指门:“您老走好,不送。”

  屋里一静,众人被李明逸的举动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徐惊雪最先反应过来,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喂,臭小子你真能治?”

  李明逸有些得意的抬手作摇扇状,随后想起自己没带扇子,于是收手嘴边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扬声说道:“我李明逸从不说假话,你赶紧洗白白等着嫁给我吧。”

  “嫁给你?惊雪,他说的是什么意思?”马江华仿佛被戳了屁股的兔子,一下就闹腾起来,连声朝徐惊雪问道。

  徐惊雪这时候却是没有心情理会她,摆摆手,将眼神投向李明逸:“该怎么治?”

  “这病乃是先天阴阳失调所致,多生于同胞双胎,发病时犹如火燎冰激,周身无力,长此以往,就会以阴代阳,由阳转阴,四脉不支。”李明逸看了看徐惊雪,一字一顿的说道:“这解法嘛,倒是不难,只需另一同症之人渡阳化阴,交融圆转,自然就好了。”

  “哈哈哈,真是笑话。”那先前被李明逸噎得差点岔气的老者放声一笑,眼中满是不屑:“唐小姐这病本就万中无一,如今到哪在找个同症之人出来?我看你是治不了病,唯恐被识破骗术,妄图以此诓骗我们吧?”

  李明逸眉头微皱,冷笑一声:“治病救人,药引子找不到,还得我教你怎么换法子?既然没有,造个出来不就成了?“

  他说着,转眼望向唐筱筱,换了副笑脸,眯着眼睛问道:“筱筱,你愿不愿意帮姐姐?”

  唐筱筱没有丝毫犹豫,坚定的眼神对上李明逸的眼睛,她没有说话,抿嘴点点头。

  李明逸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放松点,然后环视一圈:“先天阴阳两极症本就是双生双休,我此番先行激发筱筱的暗疾,也免去日后如她姐姐一样受苦。”

  徐惊雪有些迟疑,转头看了眼床边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沉吟片刻,站起身来,看向身前的李明逸问道:“不知道李李大师治病有什么忌讳么?”

  李明逸抬头看了他一眼,脸色微红,尴尬的咳嗽一声说道:“您是她俩的父亲?倒也没什么忌讳,不过这阴阳两气需得一气脉融通的习武之人渡化中转,她们的身体才能经受的住,所以免不了赤诚相对。”

  中年人的眉头一跳,迟疑的看了李明逸一眼,问道:“赤裸相对?李李大师,你莫不是要说,自己便是那气脉融通的习武之人吧?”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