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女神的近身高手 第四章 总算等出来根鸟毛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免费提供更多绝色女神的近身高手第四章 好不容易等出根鸟毛的全文深度阅读,李明逸一路未停,身形流转之间提怒急纵,脚下只在换气时的时候借树枝或者小石子稳下身子,这番...眼看到了地方,李明逸离着老远望去,自己的摊位前正做着个老头。。...

  李明逸一路未停,身形流转之间提气急纵,脚下只在换气的时候借树枝或是小石子稳下身子,这番全力奔跑,而且因为走的是小道,他甚至比离开时坐徐惊雪的车更快,不到一个小时,他便赶回了市医院门口。

  眼看到了地方,李明逸离着老远望去,自己的摊位前正做着个老头。

  那跟他差不多打扮,也穿着唐装的耄耋老者见他回来,连忙挥了挥手示意他过来。

  “刘老头?你不去骗那些堕胎的无知少女,跑我这摊子上来干嘛?”李明逸翻了个白眼,这刘姓老者他也不知道具体名字,这两月不时就看到他整得仙风道骨的,在医院门口骗那些做人流的年轻女孩,说什么鬼娃上身,破财免灾。

  “嘿,你这小子。”老者有些不乐意,瞪了他一眼,骂骂咧咧的说道:“刚才来了堆城管要掀你的摊子,我可是舍了这把老骨头给你留住了革命最后的火种,你倒好,还不领情?哦,对了,你这什么破收音机啊,从刚才就一直呜呜飒飒的响个不停,该换了啊。”

  “那可真谢谢您了。”李明逸心里惦记着事情,没心思跟他闲扯淡,摆摆手算是承认欠他个人情,然后顺势让他回自己的地盘去。

  一直看着老头一脸不满的走远,李明逸才急忙把摊位边小木桌上的“收音机”拿到手里,摆弄一阵,那原本不断发出让人牙根泛酸声音的收音机静了静,然后猛地一声炸响。

  “李明逸你个小兔崽子,你还知道回来啊?这半天你死哪去了?”喇叭里传出一个中气十足但却难掩老态的声音,震得李明逸连忙把收音机扯远开去。

  “老爷子,人有三急,还不许我上个厕所了?你这可比周扒皮还苛刻。”李明逸揉了揉耳朵,翻了个白眼。

  “老子活了这么大岁数,还没见着哪一个能跟你一样尿几个小时的!你小子跑太平洋去上的厕所?啊?”喇叭里的声音咆哮不止:“你要是不想干,赶紧给老子滚回来闭关去,有的是人愿意领你的差事。”

  “别啊,我这不是尿频尿急吗。”李明逸吓了一跳,连忙打了个哈哈想搪塞过去:“有什么事情老爷子您吩咐,我保证给您办得踏踏实实的,成不?”

  自己眼看着就要双美,哦不,三美入怀了,这时候回去当和尚,傻子才愿意呢。

  “你个小兔崽子。”老者骂了一句,随后声音一肃:“盯梢的刚传回来消息,你那片儿名单上的人今天跟吃了药似的,进进出出个不停,你赶紧的,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这话听得李明逸忍不住撇了撇嘴角。

  我他妈跟个白痴似的跟着蹲了两个月,鸟毛都没看到一根,哪能这么凑巧,前脚一走,后脚这些人就撤盘子搞事?

  别是那盯梢的李老三消遣我吧?

  李明飞看了眼市医院对面那三进院子的高墙,心里很是不以为然,张嘴正要反驳,眼睛却猛地一瞪,到嘴的话又憋了回去,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还真就奇了怪了!

  那两个月没听着个声响的院子门前,这时候竟然冒出个头戴兜帽的黑衣人影来。

  李明逸看着他抬手扣了扣门,然后很快便有人将门打开。

  开门的人将院门推开条缝,往外看了看,然后走出来站到院子门旁,朝院门正对的巷口挥挥手,其内接二连三的从走出些个跟他们同样打扮,穿着身黑皮大衣,腰间系着根棕色粗绳的精壮男子。

  “一、二十五十。”

  哟呵,赶巧了。

  李明逸咧了下嘴,微微一笑,正想对手里的“收音机”汇报下情况,却发现这东西已经没了响动。

  他也不在意,将其放回桌上,抖抖衣服站起来活动了下身子。

  这无聊透顶的盯梢总算是要结束了,五十个,不多不少,刚好一网全捞了,收拾了这帮劳什子神棍,老子就能安安稳稳的泡妞了。

  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何处,嘴角坏坏的一笑,然后抬脚就打算直截了当的过去把这事结了。

  可就在这时,那街对面突然冲出来一堆嬉皮士打扮的混混,约莫二三十人,走到他跟前拽得跟二五八万一样拿眼神瞅了瞅他,接着回头朝街角边听着的辆蓝色阿斯顿马丁望去。

  李明逸看着那车后座上的人朝着自己这边点了点头,然后这群半大不小的混混竟然摸着腰间,掏出些甩棍匕首一类的武器,将他围了起来。

  那人好像是马江华?

  因为隔得太远,加上李明逸一开始也没太关注,因此看得不甚清楚。

  这小子吃撑了来找我麻烦?

  李明逸有些不明就里,看了眼打头的那个嘴里叼着半截烟头的混混,皱着眉问道:“你们这是杀马特圈子里混不下去了,跑来揽私活了?围着我干嘛?”

  留着一头”飘逸”长发的混混头儿把烟头吐到地上,斜着眼打量了李明飞几眼,皮笑肉不笑的回答道:“不干嘛,大爷我缺点钱花,借你一只胳膊一条腿使使。”

  李明逸眼角余光看到对面院子眼看就要合上的大门,实在是懒得跟这群混混费工夫,摆摆手有些嫌恶的说道:“行了,哪凉快哪呆着去。”

  他说着,脚下一动,打算绕过这流里流气的混混头儿。

  可这人见李明逸一脸不以为然的样子,却面色一黑,觉着受了轻视,面皮有些挂不住,手中甩棍一抖,狠厉朝李明逸小腿扫来。

  要说李明逸这等身手,怎么可能被这些连半点武功都不会的街头混混阻碍分毫?他原本是不想动手,怕耽搁了时间,这时候见这混混出手不留分余地的模样,却也有些忍不住恼了。

  那甩棍离他小腿还有一张宽长短的时候,李明逸脚下一摆,以目光不可察的极速抬脚揣在甩棍正中,将那东西一脚踢得倒转回去,撞得那混混头儿眼冒金星。

  “还没玩没了了?”李明逸骂了一声,脚下不停,左右腾挪之间,又是数人躺了下去:“毛都没长齐就学人家混社会,我要是不收拾下你们,还真以为天老大你老二?”他嘴里说着,一手一个,又掀翻数人。

  将拦路的全都解决后,心里惦记着老爷子吩咐的李明逸没有跟剩下的混混再做纠缠,左脚一踏,踩得那泊油路凹下去一指宽的厚度,整个身子电射而出,朝那院子奔去。

  还能勉强站起身的十来个混混你看我我看你,眼中有些怯意,却是没人敢追上去。

  “大哥?”有个反应最快的,把手里的家伙收好,将捂着脸蹲在地上的混混头儿扶了起来,然后看着他那肿的跟猪头一样的左脸,强忍住笑,拿眼神询问他。

  “大!大!大你姥姥!”那混混头儿看见他眼中的笑意,气得抬手连扇了他数下,嘴里吐词不清的骂道:“还不给老子追!收拾不了这人,你们就等着被马大少收拾吧!”

  混混们四下对望一阵,有胆子大的咬咬牙齿,拿着武器朝李明逸追过去,余下的其他人即使迫于李明逸的武力不愿去,却也被这人架得下不来台,无奈跟了上去。

  可李明逸显然没有等他们的意思,十来个还能动弹的混混还没走到一半,李明逸的身影已经到了院门口。

  留在门外的两个黑衣汉子立刻向他看来,嘴里狠厉呵斥道:“干什么的!赶紧滚一边去!”

  说着,两人的手就摸向腰间,做出掏东西的样子。

  李明逸哪会给他们机会,他身子一顿,下腰一扭,将前冲的力量化为撞击之力,抬手握拳,当先抢攻而去。

  被当做第一个目标的黑衣汉子本待还手,可眼睛一花,他便发现身体失去了控制。

  李明逸这拳乃是用了暗劲,气涌金门透骨而出,这一拳打到汉子太阳穴上,头一眼看上去什么事情都没有,但转眼之间,那人的脑袋却如同熟透的西瓜一般,炸裂开来。

  余下的一个黑衣汉子竟然不害怕,哪怕被淋得一头鲜血,仍旧面色凶厉的大吼一声,就向李明逸撞来。

  李明逸身子站在原地,根本没动,到那汉子离得近了,左手一抬,变掌为爪,钳住那人脖子猛地将他提离了地面,然后抬脚一踹,手顺势一松。

  两百来斤的精壮汉子竟被他一脚踹得飞了出去,如同炮弹一样撞回院墙上,那胸口跟纸糊的似的,留下清晰可见的胸骨塌陷痕迹。

  “大、大、大哥?还追吗?”这时候快到了门口的几个混混被李明逸大显神威的一番打斗吓得面无人色,身子打了个抖,结结巴巴问那混混头子。

  本打算将李明逸围起来来个瓮中捉鳖,可谁他妈知道这小子比老子还黑社会?

  还敢当街杀人!

  我他妈活腻歪了还敢追他?

  那混混头儿看着李明逸转身进了大门,回过头来瞪了刚才说话的那人一眼,脸上也是惨白一片,强撑着不欲坠了老大威风,骂道:“追什么追,你他妈自己追去!”说完,他竟然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转身就走。

  余下几人你看我我看你,只觉腿上发软,连忙跟了上去。

  混混头很快走到街角的阿斯顿马丁旁,还没开口,马江华就怒声骂道:“为什么放他跑了?”

  他因为离得远,加上被混混挡住,只看到院子前留有一地的鲜血和躺倒的人影,只当做是混混们动手打的。

  “马少爷”混混头子显然还心有余悸,回头又看了眼那院门口的尸体,哆哆嗦嗦的说道:“这买卖这买卖我们接不了了。”

  “你说接就接,你说接不了就接不了?你当老子马江华是什么?嗯?”马江华气急而笑,抬手指着混混头儿高声喝道:“老子告诉你,你拿了我的钱办不好差事,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混混儿头眼上一阵挣扎之色,随后仿佛想到刚才李明逸那不把人命当回事的凶悍模样,冷汗一生,权衡一阵利弊,终究还是咬着牙拱拱手,说道:“马少爷!对不住!”

  这话刚说话,他竟然丝毫不管气得面色发青的马江华那不住的威胁,如避蛇蝎般飞快的消失在街角。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