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女神的近身高手 第五章 杀意难止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免费提供更多绝色女神的近身高手第五章 杀机难止的全文深度阅读,李明逸进了院子,还没看清楚里面的布置,是一声大喝传来:“什么人敢来这里滋事?”“你李爷...“哪来的黄毛小子,好大的口气。”那人群中应该是领头的站出来长笑一声,有些不屑:“就凭你?”。...

  李明逸进了院子,还没看清里面的布置,就是一声大喝传来:“什么人敢来这里闹事?”

  “你李爷爷。”李明逸看着里院后急奔出的一群跟门口两人打扮无二的黑衣人,丝毫不惧,傲然开口道:“你们这一个一个跟下饺子似的,赶紧的,一起上吧。”

  “哪来的黄毛小子,好大的口气。”那人群中应该是领头的站出来长笑一声,有些不屑:“就凭你?”

  他还待说什么,李明逸却是等不及了,不愿再和他们磨蹭,他双足踏地,整个人一跃而去,当头向黑衣人冲去。

  “弄死他!”领头的这人看出李明逸身法玄妙,眼神一凝,挥手让余下的人围上去,想要遏制住李明逸倒转挪移的空间。

  可他却不想想,那门前仅仅就发出一声怒吼示警,便没有生息的两人,到底是怎么被解决的?

  他这一声令下,余下的人一阵移动,可还没等他们摆好阵势,李明逸却已然到了那领头人的面前。

  只见李明逸双手如充气般一涨,那手臂膨得如同一般人两只那么宽大,然后他猛的分掌一合拍在领头人的胸腔两侧,那停在原地,扎步沉腰想要提手挡住他双掌的人如同玩具娃娃一般,被他双手一拍一碾,好似抽离了脊椎,整个人身子一软,倒在地上一阵抽搐。

  这下可真是够狠的,李明逸不但将他胸骨给拍成数段,连带着脊椎都给他撞得错位。最要命的是只疼不死,那人在地上面色扭曲,张口想要哀嚎,却发现嘴巴有些不听使唤,而下腰更是完全失去了知觉。

  一击得手,李明逸毫不犹豫,在后面几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脚下一踩那领头人的胸口,借力一转,抬手钳住了向他后脑刺来的尖锐匕首。

  他两指一拧,那堪堪被他用食指和中指夹住的匕身发出“崩当”一声裂响,竟被他两指之力给硬生生折断开来。

  随后他顺势一踹,将面前这偷袭他的人一脚踢撞向一旁摸出把手枪的人。

  “好家伙,还有枪?”李明逸横眉一竖,眼中一沉,不再留手,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几下便收拾得这群家伙人仰马翻,一个个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他没有将尽力放在这些明显是打手一类的小角色身上,见了去威胁,也就不再拖延,转身进了后院。

  这后院里倒是不凡,李明逸前脚刚踏进来,就仿佛进了个洞天福地一样,忍不住一楞。

  隐藏在高墙之内,闹市之中的这地方,竟然跟个古址遗迹一样,内里假山流水,小桥长亭,一片富贵之色。

  李明逸四下看了看,发现前面不远处有座四门大开的雕凤盘龙木楼,于是连忙跃步过去。

  几下便到了门口,李明逸正打算入内,却突然眼神一凝。

  那大厅之中有跟铁索般的东西从房梁上悬挂而下,上面竟然挂着个二十来岁的全身赤 裸的少女!

  铁索一端的矛钩活生生从她肩头锁骨穿过,将她吊在半空,少女不住哀嚎着,但似乎因为肩头伤口失血过多,有些有气无力,如同蚊蝇一般。

  叫李明逸眉头数跳的是,那女人下面还站着数个身穿黑衣,头戴兜帽的男人,那些人全都手里捧着杯子,接住从少女身上不断滑落滴下的鲜血,然后仿佛品尝什么人间美味,仰头大口喝下去。

  “人渣!”李明逸怒得一掌拍在门栏上,一声大喝伴着木头炸裂的声音传出。

  这声音显然吓了屋里的众人一跳,纷纷转头向他看来。

  站在人群中央的男人倒是没有慌乱,掀开兜帽看了看李明逸那满身的鲜血,又抬眼向屋子外面望了望,面色一沉:“你是什么人?知不知道我是谁?竟然敢来坏我们圣教的好事!小子,我劝你别逞一时英雄,识相的赶紧滚出去,不然到时候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你。”

  李明逸气急而笑,怒喝道:“不用到时候了!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敢做这种天怒人怨的事情,老子先让天王老子看着你们一个个死绝!”

  李明逸说着,手一收,就要动手。

  但就是这时候,他那唐装领口的扣子里竟然传出刚才那个让他来查勘这里的老人的声音。

  “李二娃子!你是不是动手了?老子不是只让你在附近看看情况吗?”老人的声音有些急迫:“你现在到哪了?有没有看到那群喝血的人?我跟你说,别随性子胡乱动手!那些人都是达官显赫,死了伤了,老子可没把握替你担下来!你现在先马上在原地等着,我已经叫周围部署的人向你靠拢了,剩下的事情交给他们做。”

  这声音不大,但屋子里空旷一片,四周又沉静万分,所以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先前说话的那黑衣男人顿时松了口气,好整以暇的放下杯子一脸倨傲的就要开口说话。

  李明逸看着他那跟没事人一样的表情,又看了眼几乎快要失去意识的凄惨女人,忍不住怒从心起,冷哼一声,抬手就将领子上的“扣子”给捏的粉碎。

  这番动作让那男人微张的嘴一顿,踟蹰着向后退了一步。

  他身旁的人也跟着叫嚷着躲到大厅后面去。

  “小子!你可要想好了!你敢动手!不光你要出事,那刚才跟你说话的人同样要受牵连!”男人看着李明逸一步步的逼近,吓得向后倒退,嘴里威胁道。

  见李明逸根本不理会,他眼中厉色一闪,竟然从兜里摸出一把抢来!

  然后抬手压指,就要开枪。

  李明逸眼中一寒,挪脚微转,枪响伴着破空之声从他耳边飞过。

  那人见李明逸没有受伤,正待再开枪,李明逸却不给他机会,左手如龙出水,眨眼就到了他跟前,然后并指为掌,好似利剑一般,从他的锁骨处透骨穿出!

  男人的怯惧哀嚎丝毫没有影响李明逸的动作,他手上不停,只听“咔嚓”数声闷响,那男人的肩头骨竟然被他单手作爪,一把扯出来半截!

  “你不是喜欢这样吗?老子满足你啊!”说到最后,李明逸几乎是吼出来的,他右手卡住男人脑袋一扭,单手提着他的尸体,踏着立柱跃到半空,一脚将一根房梁踹掉半截,然后顺手就将他挂到了上面。

  余下的人被他这番鬼神面目吓得哭爹喊娘,面色惨白,不住哀求着他放过自己。

  李明逸心中却如死水一般,毫不为之所动,如法炮制,将他们一个个串着串,挂到了上面。

  他抬头看了看钩子上不时抽搐一下的少女,面色有些哀伤。一开始进门的时候他就发现少女的心脏部位被人开了个口子,加上流了这么长时间血,已经无力回天了,所以他才这么愤怒,而现在的抽搐,不过是人刚失去生命后,身体自然的神经反应罢了。

  李明逸叹了口气,走到她身旁想要将她放下来。

  但这时候门外一阵脚步声突兀响起。

  李明逸以为是老爷子说的“后续部队”到了,回头一看,却发现来人黑衣持枪,打扮跟他刚才解决那些一般无二。

  “来得好!”他心中余怒未消,看着这群为虎作伥的人渣怒喝一声,根本不给这些人反应的时间,顿足而起!

  这群人却也同样训练有素,二话不说,抬枪就朝他射来。

  好个李明逸,他身在半空之中竟然不管不顾,攻势不阻半分,眼中神光一闪,嘴里一声暴喝:“长!”

  简直是天神一般!

  他这话音还未完全落下,身子竟如同充气的气球,猛的一扩,原本看似瘦弱的躯体上所有的肌肉筋骨都在同一时间猛的一鼓,那交错叠嶂的磐石般坚横的血肉下,好似要迸射出压抑不住的巨力,青筋跟蚯蚓一般盘恒其上。

  这群人手里手枪射出的子弹仿佛打在钢板上,除了少数几颗打在他手臂上的能留下一指来宽的血口子外,余下的仅仅撞出星点白印,未尽寸功。

  这根本非人力所能达到,超出了常人认知的情况让开枪的所有人都吓得一楞。

  可李明逸显然不会跟他们讲什么江湖道义,趁着这群人愣神,立刻动手!

  毕竟这身仿佛铜皮铁骨的状态,即使是他也不能维持太久,况且子弹也并非毫无威胁的。

  他此刻如同武圣附体,举手投足之间都有克制不住的庞然力道,哪怕仅是抬掌平推,都将数人撞得胸骨横断,五脏龟裂。

  “死来!”他根本没有去看被自己掀飞出去数人,眼中狂怒,以排山倒海之势分掌做刀,又是数人被他劈得筋骨寸断。

  不过一分钟左右,李明逸的面前已经没有了一个囫囵人样,他看了看一地的尸体,身子一缩,喘着粗气转身走到那被挂在矛钩上的上面面前,然后将她轻轻的取了下来。

  他如同捧着一件精致的工艺品,小心翼翼的将少女放到地方,脱下衣服遮住她的身体,然后看着她瞪得混圆的眼珠,心里沉重的叹了口气,抬手抚上去:“我替你报仇了安息吧。”

  “第一部队到达现场,正在前往事发地点。”李明逸替少女合上眼睛,正待起身就听见一声中气十足的呼喊。

  “是!明白!”随着声音传来,一群穿着迷彩服手拿冲锋枪,肩头别着对讲机的士兵冲进了屋子。

  这应该就是老爷子说的后续部队了。

  李明逸看了他们一眼,因为心情有些低落,并没有开口说话。

  士兵们进了屋子,如临大敌的抬枪对着他,然后才有精神四下巡视。

  这一看过去,满屋子的尸体和鲜血将这地方弄得仿佛一处人类的屠宰场,地面上甚至还有散落的骨头碎片和滑落的内脏。

  “唔”最先冲进屋子的士兵似乎是第一次出外勤遇到这样的场景,喉咙一阵涌动,连枪都忘了托住,抬手捂着嘴差点吐出来。

  其他人虽然没有他这般不堪,但同样一个个面无人色,唇青面白,满是惊愕的看向李明逸。

  “这些人该死。”李明逸没有在意他们如同见着魔鬼一般的眼神,轻声似自言自语的说道。

  那先前在外面喊话的人听得他的声音猛的一楞,随后有些不敢置信的仔细打量了他几眼,愕然得险些惊呼出来。

  “这,这不是上次四军汇演,那大闹一场的李屠夫吗?”他看着李明逸的脸惊得眼珠一瞪,然后再次望了望四周的尸体,咽了口唾沫心里想道,“怪不得上面在让我们出动前三令五申的让我们不要跟目标交手,还得务必尽全力保证人质安全他妈的,这李屠夫杵在这就我们这点人还不够人家一只手打的!要知道,上次汇演的时候,人家可是单人撩翻了一整个特种大队啊!这不是扯淡吗?我这一个排的人拿头去对付他?”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