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脚大医混花都 《赤脚大医混花都》第七章:来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王大夫王建军小说名字叫作《赤足大医混花都》,提供更多王大夫王建军小说,王大夫王建军小说叫什么。赤足大医混花都小说王大夫王建军节选:王大夫写得定方,特意治干咳病的,主要原因治的是吸烟造成的干咳。”陈志坚倒吸了口凉气,惊…...

王大夫王建军小说名字叫做《赤脚大医混花都》,这里提供王大夫王建军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赤脚大医混花都小说精选:张麻子嘿嘿一笑,说道:“这是王大夫写得定方,专门治咳嗽病的,主要治的就是抽烟导致的咳嗽。”陈志坚倒吸了口凉气,惊讶地说道:“有这种定方,卖出去的话,那可是价值几千万都不止呀!”张麻子又是一笑,说道:“这要问王大夫了。”张麻子早就想到了,但是王建军一直讳莫如深。说什么也不打算卖这药方。就在这时,王建军从门外走了进来,陈志坚迎了上去,笑着说道:“王大夫,还记得老头我吗?”王建军笑道:“老人家,我当然记得,现在您的腿都好了吧。”他怎么可…

张麻子嘿嘿一笑,说道:“这是王大夫写得定方,专门治咳嗽病的,主要治的就是抽烟导致的咳嗽。”

陈志坚倒吸了口凉气,惊讶地说道:“有这种定方,卖出去的话,那可是价值几千万都不止呀!”

张麻子又是一笑,说道:“这要问王大夫了。”张麻子早就想到了,但是王建军一直讳莫如深。说什么也不打算卖这药方。

就在这时,王建军从门外走了进来,陈志坚迎了上去,笑着说道:“王大夫,还记得老头我吗?”

王建军笑道:“老人家,我当然记得,现在您的腿都好了吧。”

他怎么可能忘记这个无形之中给她解决了大事情的人老人呢?

陈志坚连忙摆手说道:“好了好了,这次来主要是为了感谢王大夫你的。不然我可能现在还躺在床上呢。”

王建军把陈志坚请到椅子上坐下,说道:“您太客气了,我是医生,你是病人,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说来我还应该感谢您给我的名片,倒是帮我打发了不少苍蝇呢。”

陈志坚不以为然的笑了笑,道:“我那儿子能帮你出点力,我也就满足了。”

客套一会儿后,陈志坚说明了真正的来意。他将老友毛永强的病对王建军说了,希望王建军去看看,有没有办法治疗?

王建军听陈志坚说完毛永强的病情微微有些沉默,这让陈志坚有些忐忑不安,他轻声问道:“如果王大夫也没有办法的话,那只能说明我那老友命不好了。”

“不,能治,我刚才只是在想怎么治最好,事不宜迟,方便的话就现在吧。”王建军笑了笑,他知道陈志坚误会了。

陈志坚一脸惊喜,迫不及待的说道:“我已经准备了车,只要王大夫收拾一下可以直接坐车过去。”

王建军有些意外地笑了笑,说道:“那就走吧。”

陈志坚瞪大了眼睛看着空手空脚的王建军,疑惑的说道:“王大夫你不准备一下?”

王建军摆摆手道:“不用,去了今晚还要回来呢。”

听到王建军的话,陈志坚只得苦笑,暗道非常任果然不能以常理度之。

半小时后,陈志坚的奥迪车在一座豪华的别墅停下,此刻别墅外已经有一对衣着华丽的夫妻在等待,看到陈志坚的座驾后,热情的迎了上来,“陈叔叔,您来了呀。”

陈志坚从车上下来,笑着说道:“这次我将神医叫来了,保证能让我那老友站起来!”

这对夫妻惊喜地说道:“真有这么神吗?神医在哪呢?”

而那男人心情更是激动,道:“如果我爸爸能够治好的话,我给这神医做牛做马也要报答神医。”

恰好这时王建军也是走了下来,陈志坚连忙给这对夫妻介绍道:“来,这就是我说的王建军王大夫。”

看着年轻的王建军,那男人一愣,说道:“想不到王神医这么年轻呀!”

王建军装作没有听到他口中的质疑之声,只是笑了笑,说道:“先去看看病人吧。等下我还要回去呢。”

相比其男人的矜持,那女人却是要放肆直接得多,面色不善的说道:“王神医看来很忙啊。”

“哼!王医生悬壶济世,忙怎么了?”陈志坚哼了一声,也不搭理这对夫妻,拉着王建军便朝别墅里面走去,一边走一边道:“王大夫,走,我带你去看看我那老朋友。”

走到大厅之中,陈志坚歉意的对王建军说道:“小辈不懂事,王大夫别在意。不过王大夫实在是太年轻了,所以……”

王建军摇摇头,说道:“人之常情,我知道的。”

“老陈来了啊?”

刚刚推开卧室门,一个苍老的声音便从房间之中传来,而王建军却闻道了一股子的药味。

“老毛,我给你带来了一个神医,我们啊,以后还可以一起出去散布打球……”陈志坚带着王建军走进卧室,脸上有些伤感。

王建军进入卧室之中,看着卧室的大床上躺着一个神情枯槁,面色憔悴的老人,面上不由得闪过一丝阴霾,不过却被他很好的掩饰下来了。

“老陈啊,生死由命,我这一辈子也没有什么遗憾了,你又何必呢?”病床上的老人仿佛没有看到王建军一般。

“说什么呢?好死不如烂活着,这话还是你以前给我说的……”陈志坚打断老人的话,转过头看向王建军,期颐的问道:“王医生,你能治么?”

王建军看着躺在床上的这位老人,说道,“我可以医治,不过有些麻烦。”

听到王建军的话,躺在床上的老人也是忍不住眼前一亮,一来给他看过病的医生不算少,但是经过确诊之后都是摇了摇头没有办法医治,然而眼前这个看起来只有二十来岁的小伙子竟然只是看了一眼就说能治,不是神棍骗钱就是真正的神医了。

二来,王建军是他的老伙计带来的,老陈也在电话里面给他说过王建军治疗自己的事情,顿时就觉得此人在医术上的造诣深不可测。

“什么麻烦?”陈志坚开口询问道。

“我治疗的时候希望不要有人在场!”王建军说道,眼前这个老人的病情他早已经熟知,原本就没有多大的问题,只需要开拿两服药就可以解决的事情,但是现在,却不得不进行为期长达十天的治疗,因为他要给眼前的这个老人排毒。

而这毒,却不一般,无色无味,伴随着治疗的中药一起下腹,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让眼前的这个老人提前一年死去。

对于这样的事情王建军原本不想多管,但是,一想到可能给老人下毒的是他自己的子女,王建军心里就怒火横生。

医者父母心,王建军不仅仅要医病,更要治疗人心,若是一个人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要谋杀,这样的人和畜生有何区别?

就在陈志坚以为王建军有什么其他的要求时候,却听到了另外的一个答案,毕竟来到老陈这里看病的医生那个不是想要敲诈一笔?听到王建军只是让他们离开,陈志坚对王建军的看法又加深了许多。

不过,就在他要答应的时候,一道女子的声音传了过来,“什么怪要求?要是你对我爸做出什么然后对我们狮子大开口怎么办?还有,这个病很多的名医来看了都没有办法,你确信自己能够完全治愈?不要到时候只是治标不治本,我们到头来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听着眼前这个老伙计的**妇如此难听的话语,陈志坚想要发作,但是却被王建军拦了下来,他望着眼前的这个打扮十分艳丽的女人开口说道,“那么我们来打个赌如何?”

“什么赌?”女子下意识的开口问道。

“如果我治好了,你们给我一百万!我想这一百万对你们来说不算什么吧,和老人的身体比起来就更不值什么了吧?”

“什么?一百万?你还真敢狮子大开口啊!”女子怒骂道,显然现在看王建军的眼神就是在看江湖骗子了。

然而她还是忽略了一旁的老人和他身边的老公,只见陈志坚听了妇人的话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而她身边的男人则是用手推了推她。

她这样的表现不就是在说躺在床上的这个老人还不值价一百万?而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切,躺在床上的老人都只是静静的看着,默默不语。

女人也是反应了过来,心想到这一百万对于他们来说还真的不算什么,而且,治不治的好都是一个问号,她还不信那么多的名医都没办法,眼前这个看着才初出茅庐的臭小子会有什么办法。

“那你要是治不好呢?”女人问道。

“如果治不好,你们就去砸了我的铺子,甚至可以大肆爆料我,说我是庸医,故意骗你们钱财,这样我既得不到你们的钱也毁了自己的名声,你觉得如何?”王建军看着眼前的女人开口说道,至始至终,他的话语都是平平静静,并没有真的因为这一百万而表现出来什么。

“好!我答应你,但是我们得看着你治疗!”女人开口道,这话说出来貌似是在为眼前的这个病床上的老人着想,实际上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怕出什么幺蛾子。

王建军却是摇了摇头,道,“我说过,我治疗的时候必须一个人,这是前提条件,若是不能答应的话,我现在就走,当然,如果你们非得看着的话,可以去外面窗户。

支开两个年轻人才是王建军最重要的决定,因为他准备把事情告诉这个躺在病床上的老爷子。

古语有云,不忠不孝,与畜无异也!

能够这样给一个卧病在床的老人下药,王建军真的不知道这个人的心是怎么长的。

“好!我们答应你!”这个时候,开口的却是妇女一旁的男人,“只要你能够治好我爸,我给你一千万!”

“你…”女子想要对着男人开口,但是却被男人阻止了,随后就走了出去。

陈志坚看了一眼王建军,又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老人,开口道,“老伙计,那我们就在外面静候你恢复的佳音!”

“呵呵,去吧,去吧!”躺在病床上的老人也是一改往日不再想治疗的态度,呵呵的笑道,等到几人都出去之后,老人望着王建军开口道,“小伙子,你把他们都支开了,要说什么就说吧。”

王建军一笑,对于眼前的老人能够察觉他的意图他并不吃惊,当下也是直接俯身贴在老人的耳边低语了几句,这时,陈志坚几人已经来到窗户边。

躺在床上的老人听了王建军的话之后就忍不住激动了起来,王建军轻轻按住了老人,开口道,“老人家,不要动怒!我先给你医治,后面的事情你再慢慢处理!”

老人听了王建军的话也是默默的点了点头,随后安静的躺了下来,而在窗子外边的几人看着王建军在老人的耳边低语着,都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却是瞬间就震撼住了三人。

只看到王建军手疾眼快,仅仅眨眼的时间便摸出了一个包裹然后摊开,一排闪烁着亮光的银针迅速快而准的插在了眼前老人的身体各处穴位,仅仅两个呼吸的时间,老人身上就已经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银针。

不一会的时间,老人的手却是直接垂了下来,一丝丝的黑血从他的手指间流了出来,而老人的脑袋也是一歪,最后偏向了一旁。

在屋外看到的三人不禁大吃一惊,急忙朝着屋内冲了进来。

然而就在三人冲进屋内的时候,眼前的老人却是突然醒转了过来,看其脸色都已经红润了不少。

老人静静的躺在床上,看着三人进来时的神色,除了自己的老伙计和儿子是满脸的着急担忧之外,跟在最后方的**妇儿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笑容,不过在看到自己又安安稳稳的坐在这里的时候,那么笑容瞬间凝固,转而又是一系列的转换。

这一切,都清清楚楚的落在了眼前的这个老人的眼里。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