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丑妃本倾城 第2章 妹妹的嫉妒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回宫府,她让翠浓把自己送回家去。“小姐,真的也没问题吗?”她笑着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慢条斯理地地说:“安心,他不蠢。”翠浓整个人都好了,这大夏王朝敢说摄政王“小姐,真的没有问题吗?”。...

回到宫府,她让翠浓把自己送回去。

“小姐,真的没有问题吗?”

她笑着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慢条斯理地说道:“放心,他不蠢。”

翠浓整个人都不好了,这大夏王朝敢说摄政王蠢的大概就她家小姐一人吧。

“小姐,慎言。”

翠浓小心翼翼的看着她,担心的问道:“您今天这么一弄,老爷、夫人他们肯定都知道了,到时候……您可怎么办啊?”

宫雪落不在意的拿下头上的玉簪,乌黑如绸缎般的黑发就这么铺洒下来,折射着金色的光芒,晃了人眼。

“也不过就是再杀我一次罢了。”

闻言,翠浓的脸上露出了悲哀。

她的小姐实在是太惨了,因为出生的时候脸上有胎记,就被老爷嫌弃。之后夫人和小姐就被关在后面破败的小院子中,几年下来夫人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不久就撒手人寰。

之后呢,老爷瞒下来这个消息,还借助小姐母家的势力一飞冲天,等到坐到这个高位之后,就直接把侧夫人给扶正!

从此以后小姐的身份更加的尴尬,处境更加的艰难,那位侧夫人给老爷生了一儿一女,儿子文武双全,女儿秀外慧中,在府内简直就是宝贝一般的存在。

可是,偏偏他们喜欢针对小姐。

而小姐的双腿也是那个二小姐给弄废掉的。

老爷知晓之后,不但没有责怪二小姐,竟然还怪大小姐不该出那个院子,要知道那可是二小姐欺骗大小姐,说老爷想见她才出去的啊!

“这是什么表情。”

宫雪落有些不高兴,翠浓吓了一跳赶紧低头小声的说道:“没有。”

“先下去吧。”

“是。”

翠浓出去,双手把门带上,悄悄地看了一眼,只觉得小姐自从醒了之后变得厉害了,反正她再也不敢直视小姐的眼睛,每次看到只觉得心头一惊,好像灵魂都要出窍似的。

坐在窗户前的宫雪落,百无聊赖的看着外面,嘴角的弧度带着讥讽,眼神更加的薄凉。

宫家大小姐……这个身份还真是让人艳羡又鄙视的存在啊。

可惜,她并不是那个人人可以欺负的宫家大小姐,而是一个莫名其妙借尸还魂的人。

“既来之则安之,不过放心,欠你的总得要还不是吗?”

说着,她低头看着自己的双腿,嘴角的弧度愈发的冰凉。

在得到消息的宫芷兰听说宫雪落竟然跑到王府求亲,气的脸都变色了,她带着丫鬟嬷嬷,气势汹汹的就冲了过来。

“哎,二小姐,您这是干什么呢,二小姐,您可不能过去啊。”

外面传来翠浓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双手放在轮椅上她慢慢的推了过去,开门便看到宫芷兰如同泼妇一般冲过来。

“你这个丑女人,竟然敢跑到王爷府上求亲,你不要脸咱们丞相府还要呢!”

“也不看看你长得什么样子,怎么敢……”

“丑女人,别以为爹容忍你,你就作妖,这张脸就不要出去吓人了!”

“还有,你给爹惹得麻烦够大了,现在爹非常生气!”

宫芷兰大声的责骂着,但是对上她的眼睛的时候突然像是被什么给掐住脖子,一下子说不出来了。

“哦,是吗?”

“你……你你……”

宫芷兰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个懦弱的姐姐,不,只是一个贱女人生下来的野种,一直是被她踩在脚下的女人,不敢反抗永远只会流泪……可是为什么刚才她看到了杀意?

“我怎么了?”

宫雪落就这么看着她,那双漂亮的眼睛里似乎闪过什么,然后宫芷兰就变得一滞。

“我说你别惹爹生气,你出门的消息爹已经知道了,很多人都在笑话爹!”

“是吗?”

“哼,爹说了,一个疯掉的女人说的话是不算数的。”

宫雪落扯着嘴角冷笑的看着她,果然啊,亲生女儿不管不顾,害的她双腿残废不说,如今竟然还要安上一个疯病,瞧瞧,这就是当今大夏国的丞相呢。

“你……你笑什么!”

“怎么,难道我要哭吗?”

宫芷兰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现在竟然会如此大胆,竟然还敢反驳,冲过来伸出手就要打。

然而在巴掌下落的时候,直接被宫雪落给抓住了手腕,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的手腕都要断了。

“啊……”

“放手,放手!”

然而对方的手就像是铁钳似的,紧紧地抓着,让她的脸瞬间就惨白下来。

“放手!”

宫雪落见她如此,轻笑了一声:“宫芷兰,以后有事没事可别往我这里跑,毕竟我患上了疯病不是吗?”

“你……”

不知道为什么,宫芷兰看到她的眼睛的时候,竟然连一个字都不敢说,最后只能仓皇逃离。

“小姐,这样行吗?”

“难道我就该给她打?”

“不,不是,二小姐肯定会去找相爷的。”

宫雪落淡漠的看了一眼:“我倒是希望他来。”

“娘……”

宫芷兰哭着跑到了清澜苑,一下子冲到了母亲的怀里大声的哭着:“娘,那个丑女人竟然欺负我,还打我!”

“什么!”

优雅的相府夫人脸上露出愤怒和不敢置信的表情,她看到伸到面前的手腕,白皙纤细的手腕上竟然出现了一道红印,心疼的要死。

“是那个死丫头弄得?”

“娘啊,这个丑女人真不要脸,自己跑到摄政王府竟然要嫁给摄政王,我就说了几句她竟然打我!”

夫人眸光一厉,阴沉沉的说道:“什么,这个女人竟然敢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

“是啊,娘,您是不知道外面的人是怎么说咱们家呢。”

“我都觉得丢人,不想去街上了。”

夫人赶紧安慰她:“别急,别急,这件事你爹不会放过她的,咱们什么都不用做。”

“可是!”

“乖,她自取其辱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有的人啊好好地日子不过总是喜欢找死呢。”

夫人慢悠悠的说道:“等你爹惩治她了,就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对!”

“爹一定会狠狠地惩治她的!”

宫芷兰的眼中满满的都是得意与快意,好像下一刻就看到了被打的浑身都是伤的宫雪落一般,笑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