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鉴 第一章 祭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寒风参杂着霜雪,从商鼎国的西北袭卷而下,纷纷扬扬洒下一路银白,将荒原全部覆盖,山林上色。龙城占居商鼎腹地,北临中原,南接蜀地,几道天堑由西向北,硬生生将那寒冽西风拦下,揽来一城寒雪。农历新年之际,十八月的尾巴上,万叶山的枫叶早以落光,哪里承得雪。朽木龙城居于商鼎腹地,北临中原,南接蜀地,一道天堑由西向东,生生将那冷冽西风拦下,揽来一城寒雪。。...

寒风夹杂着霜雪,从商鼎国的西北席卷而下,纷纷扬扬洒下一路银白,将荒原覆盖,山林着色。

龙城居于商鼎腹地,北临中原,南接蜀地,一道天堑由西向东,生生将那冷冽西风拦下,揽来一城寒雪。

新年之际,十二月的尾巴上,万叶山的枫叶早已落光,哪里承得雪。朽木残叶碎了一地,此刻半埋在雪中,倒也别有一番美感。

流丹阁有三百石阶间于山中,红叶满阶之时,如丹红朱砂流淌而下,华丽绚烂至极。然而此时,却被一层柔软的白绒覆上,倒也温和可喜许多。一只只半人高的红灯笼在呼啸风声中摇曳,为这银装素裹的仙山更添几分烟火之气。

此刻在灶房贴灶君神像的许仙仙,就很有一番烟火气。

小女孩约莫七八岁,却把头发盘得高高的,白色广袖用一条襻膊高高捋起,露出两截莲藕般白嫩的手臂,倒是两只小手黑乎乎的,攥着一张大红的灶君神像不肯放。

“仙仙,你这是……你这是……一个中年美妇扯着那张大红神像的另一头,却不敢太用力,脸上全是无奈。

“我要——自——己——贴!”许仙仙嘟着嘴,一双眼睛黑白分明,直直盯着她,极为认真。

“你头上戴的这是什么呀,连烧火的婆子都要嫌花哨。还有这袖子……”妇人看着小丫头的打扮,一下子就想到了乡下喂猪的农妇,也是这么个蠢样子。

哪家的女儿会做这样打扮,好好的二小姐,活像个没人管的野孩子。

妇人连连“哎哟”几声,越看越不像样子,不由得伸手就要去扯那方红红绿绿的头巾。

“不许扯!”许仙仙大叫一声,一弯腰一侧身,那妇人便感觉手心一空,晃了晃身子,一旁的丫鬟忙将她扶住。

妇人才回过头来,一张灶君神像已经整整齐齐贴在墙上,两边各有一联——“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

“贴得倒是不错,”妇人瞥了一眼那神像,却又忍不住责怪道,“这哪里是你该做的事,你啊,就该精贵仔细地养着。这些事情,只管叫下人做去,你要是替他们做了,只会懒了他们的皮!”

语罢,妇人抬头,眼神马上由怜爱转为几分严厉,看得灶房里几个下人都埋着头不敢说话。

倒是小丫头偷偷瞧了妇人几眼,觉得那些跪在地上的人有些可怜,摆了摆手就让他们散了。

“嘿嘿,二娘……”许仙仙一脸讨好的笑,由着那妇人把她的手用皂角洗了又洗。

妇人却不领她的情,狠狠把她手心搓了几下,似是埋怨又带着无奈地瞪了她一眼道:“我当年随夫人嫁入许家,夫人老爷都待我不薄,夫人仙逝得早,弥留之际将你兄妹二人托付于我。我感念夫人遗德,哪里不把你们兄妹两个视为己出,捧在心尖上的。你是个女孩子,伶俐漂亮,乖巧讨喜才对,怎么跟个男孩儿一样。将来要像那南疆的疯婆子一般,整天打打杀杀的不成?”说到最后一句,许王氏的声音,不住扬了起来。

“你说的是乐敏郡主——”许仙仙的眼睛亮了一霎,后面半句话却被她恶狠狠的眼神给压得吞了回去。

“不许学她!”许王氏一声怒喝,把许仙仙吓得缩了一缩。

“总之,女孩子就要安安分分的。”

“哦——”小丫头吐了吐舌头,软乎乎抱着这妇人的胳膊说了一箩筐好话,不知不觉声音便越来越低,合拢了眼睛。

恐惹醒了她,许王氏没有将她送回房,而是就放在了灶房后边的一个隔间。

“二小姐这几天愈发嗜睡,怕不是在浸芙阁待得太久,累坏了身子。”一个青衫丫鬟轻手轻脚给她掖了被角,不经意道。

“嗯……她还这么小,可这性子和夫人一点没差,都是争强的。大公子在时还能管着她些,一旦没他看着,这丫头便要成了混世魔王。”妇人柳眉微皱,眼角是藏不住的忧虑。

“二夫人说的是大少爷吧,”小丫鬟浑然不觉,兴奋道,“要说大少爷,可真是人中龙凤。还未及冠,人就已经沉稳得很了,说话做事井井有条。虽说人冷了些,对小姐和三少爷可是实打实的好。”

“人品、相貌、家世、才能样样都好,”妇人喃喃道,“要不怎么是夫人的孩子呢,就连长得——都那么像,反而是仙仙,要像老爷些。这倒是反过来了。”

“都是不省心的。”妇人轻轻“唉”了一声,揉了揉眉心,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忽然站起来,用小丫头那条襻膊把自己袖子捋起来道,“女人祭不得灶,我来和些面,好做些饺子,帮些忙才是。”

“二夫人!”小丫鬟惊呼一声,被妇人瞪了一眼才赶紧压低声音。

妇人听了听小丫头的动静,知道她没醒,才安下心来,继续手上的动作。

小丫鬟哪里肯依,却又不敢去抢,只能急急劝道:“小姐金贵,二夫人就不金贵了么,这些事都该我们这些下人来做的。二夫人要是做了,那我们下人又该做什么?”

“我做的东西是吃不得吗?”许王氏的声音轻飘飘的,却带着一丝不容拒绝的威严。

小丫鬟一眼望去,惊讶得张开了嘴——这才几句话的功夫,二夫人就已经刻了个漂亮的萝卜花。

“小丫头吃饭挑,你们做的那些,给老爷和两位少爷对付对付就算了,哪能委屈了小丫头的肚子。”许王氏看她一眼,“你要是无事,便去好好守着小姐,她是要踢被子的。等她醒了,就下一锅饺子,也便宜了你们的嘴。”

哪里找得二夫人这样的妙人啊,小丫鬟心想,大夫人仙逝多年,老爷也未有扶正之意。要换了别家,指不定妻妻妾妾怎么个勾心斗角呢。二太太却任劳任怨,把家中打理得顺顺当当的,对两位少爷小姐更是掏心窝子的好。尤其是二小姐,简直都要宠到天上去了,比对老爷还热乎呢。

这么想着,小丫鬟对二夫人的敬佩之心更增。

倒是二小姐啊,真让人不省心。

小丫鬟无奈地摇了摇头,把二小姐滑到一边的被子仔细掖好。

“长得乖乖巧巧,怎么睡得这么不着相呢。”小丫鬟撇撇嘴,仔细给二小姐掖好被角。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