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鉴 第四章 没台阶上,没台阶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众所周知,流丹阁以一家之姓,位列商鼎国三宗一阁之末。不但牛叉,还很流氓气。例如现在的,路边的瓜贩刚把山道上的石阶数完第七十八阶,就又听见“砰”一声巨响。“第十八个。”更年轻的姑娘叹了口气,接着高兴地叫卖,“我们走过路过此地,切记错过了。万叶山特产西瓜,集比如现在,路边的瓜贩刚把山道上的石阶数到第七十七阶,就又听到“砰”一声巨响。。...

众所周知,流丹阁以一家之姓,位居商鼎国三宗一阁之末。不仅牛气,还很流氓气。

比如现在,路边的瓜贩刚把山道上的石阶数到第七十七阶,就又听到“砰”一声巨响。

“第十七个。”年轻的姑娘叹了口气,然后开心地叫卖,“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万叶山特产西瓜,集天地灵气、日月精华于一身,皮薄瓤透,脆甜可口。五文钱,只要五文钱,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嘁,小家子气。”某位仁兄大概首次见到如此流氓的小贩——竟然在仙山上叫卖。

当然,还有流氓的酒贩、脂粉摊、和卖糖葫芦的老婆婆……

万叶山不算高,但好歹没秃,因着林林草草挂了不少雪花,石阶上也铺上了一层软和的白绒。这般光景,让那平常总是云雾缭绕的清冷仙山变得温柔讨喜起来。一盏盏大红灯笼在风雪呼啸中摇曳,更添上几分烟火之气。

一辆漆黑的马车从山下缓缓驶来。

“客人请止步。”一个唇红齿白的伶俐小童挡在了马车前。

赶车的是个皮肤黝黑的络腮胡汉子,他皱了皱眉道:“你应当知道马车里的人物。”

他不相信流丹阁没有这点眼力。

“知道。”鹤童声音软糯,个子还不及马背高。说话却很是镇定。

“谁让老祖定下了规矩呢,”鹤童表现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客人要上山,便请从这三百梯行。”

向上一望,台阶层层,枯叶脚印都踏在雪里。

“如果不是客人,那可就招待不过来了……”鹤童吐了吐舌头。

这话说得毫不客气,络腮胡脸色一沉。他原是行伍出身,脾气暴躁,此刻便要发难。

别说马车里那位人物,就是他威武将军赵兴,到哪里不也是被人客客气气供着巴结的。何曾受过这样的冷遇?

“看门的说只让过一辆车,我便为郎君驾车。”赵兴说。

“只是,有山道不行,偏要爬梯是什么道理。”

鹤童还是不说话。

“你一个奶娃娃,传的又是哪里的话?”赵兴瞥了一眼安静的车厢,怒笑道,“莫非这山道还不是给人走的?”

还真不是给人走的,山道的确是给山中野兽精怪留的路。

但小鹤童显然是不想理会这位傲慢的络腮胡,笑眯眯的包子脸上没有一丝退让的意思。

赵兴斜睨了小鹤童一眼。

如此不讲理。

如此不识趣。

如此……当如何?

自始至终,车厢里的那位,都未出过声。

其实说白了,所谓君臣,不过是主子和奴才的关系。他也就是那位的一条狗。而这狗,一旦失去了用处,便是弃子。

总该吠上两声,表表忠心吧?

当然,能让这位威武将军甘心为奴的,除了当今圣上,便只能是东宫了。

那位的身份已经明了。

赵兴还在权衡。

然而无论怎样试探,鹤童的回答都未曾改变。

赵兴心虚地瞄了一眼车帘,,然后眉心一皱,一道凌厉掌风向那没眼水的鹤童扑去。

鹤童的身法倒也是极快,左肩微倾,在空中转上一周,化解了力道。

赵兴本来也无意伤他,只是事态紧急,太子殿下……耽误不得。

毕竟,谁愿同流丹阁交恶呢。

迅速落下一鞭,壮实的白马鬃毛飞扬,向前冲去。

这是要闯山啊。

不少人注意到了这里的动静,纷纷看过来。

“呀!”一个粉衣女孩惊呼。

只见就在离山道不过一尺远的地方,那头骏马正发出痛苦的嘶叫,乌黑的一双蹄子在空中静止。车身却由于惯性,继续向前冲去。

赵兴面色一凝,飞身下马,高举双臂,托住车身。

而那闯祸的畜生,不知受了什么刺激,竟是狂吠不已,双眼赤红如血,粗壮的脖子用力一甩,就轻松将那车厢拽动,两个车轮在地面上留下深深的痕迹。

“郎君!”赵兴双臂一沉,青筋暴起,只觉有千钧之力。

“你们怎么敢,那可是殿下!”赵兴面带愠色,急得满头是汗,正欲破口大骂,却听到了一声哭腔。

“花掉了。”粉衣女孩泪汪汪地捧着一支簪花。

赵兴瞪大了眼,脑袋有些发蒙。

“打扰了。”一道清朗的声音如利剑般穿破迷雾重重。

这是第一句。

然后,一只苍白而骨节分明的手掀开了车帘。

“即是客,便当遵守主人的规矩。”

这是第二句。

赵兴只觉得臂上一轻,周遭有些嘈杂声响。

“赵将军一时情急,冒犯了阁下,还望海涵。”

这是第三句。

赵兴顿时清醒,脑子“嗡”地炸开来,一阵天旋地转。

他的手没有托着车身,而是平平稳稳放在腿上。

那高头白马也未发疯,而是安安静静低头吃着草。

唯一不同的是,座上之人已下了马。

那人从身量来看约莫是个少年,脸上是张漂亮的银面具,遮盖了上半张脸。他嘴角边有一个小小的梨涡,柔软的白狐裘笼着绛紫锦衣,平添贵气。

赵兴感受到太子殿下投向自己的目光,又是羞愧又是恼怒,却又不好发作,一张胡子拉碴的黑脸憋得跟酱肉似的。

“罢了,罢了。老赵我认栽。”赵兴也不是什么扭捏人,气呼呼朝那鹤童拱了个手,算作赔罪。

那鹤童倒也大度,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笑吟吟跑开了。

“郎君,这——”赵兴是武将,十八般武艺都见识过了,却没见过这样的。

“老赵啊,你是着了道了。流丹阁双绝,一则剑绝,二则阵绝。而那万千阵法中,幻术便是核心。”

“郎君胡谄些什么。”赵兴眉飞色舞道,“幻术我还能不知道?勾栏里的杂耍、歌舞团的表演、花楼里耍的把戏……尽是些娱人的手段罢了。”

“这你倒是清楚得很。”太子殿下轻轻咳了两声,苍白的脸颊上透出不自然的红晕。

“郎君——”赵兴伏下身道,“我背您上去。”

“这像什么样子——”少年向后一退,双脚却突然悬空了,衣服领子被人没轻没重地拎了起来。

然后,尊贵的太子殿下就坐到了一堆圆滚滚的西瓜上。

“太瘦了。”一回头,少年就感受到了年轻姑娘嫌弃的目光,以及一个小丫头打量的眼神。

“仙仙,我要吃肉,不啃骨头。”年轻姑娘露出两颗虎牙,狠狠地瞪了赵兴一眼。“干嘛呢,大胡子,拽我车干嘛呢?”

“你个疯婆子,快把我郎君下放开。”赵兴是真急了,郎君如今气虚体弱的,哪里经得起她摔打。

“你家……郎君同我们一块儿上山,他看着就快没气了,你可别害他。”白袄紫裙的小丫头插着腰,一脚踩着西瓜,“大义凛然”道,“会把他治好的!”

太子殿下左右试探着想要下车,却突然看见老黄牛屁股上一个乌漆墨黑的印记。

“赵兴,听她的。”太子殿下的嘴角不自觉地抽了抽,“她是内门弟子。”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