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带我绝境求生 002 组队 (放设定)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真霉气!”“发大财发大财,恭喜恭喜发大财……”“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除了几个活波的更年轻人嘟哝着几句俏皮可爱话外,其他的人都甚至麻木了。没念上几句,正屋前落下来一席垂地长的白布来,拳头大小的血字每个人都看得一清二楚:起居,膳食已为诸君安排好停当,可安心入没念上几句,正屋前落下一席垂地长的白布来,拳头大小的血字每个人都看得一清二楚:。...

“真晦气!”

“发财发财,恭喜发财……”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

除了几个活泼的年轻人嘟囔着几句俏皮话外,其他的人都麻木了。

没念上几句,正屋前落下一席垂地长的白布来,拳头大小的血字每个人都看得一清二楚:

起居,膳食已为诸君安排妥当,可放心入住,二十日后未出境者将会遭到彻底屠杀,为了诸位人身安全,请早日出境。

以下是该境委托任务:

【找出少女失踪的真正原因,并告诉村尾的覃伯益覃大爷。】

【村民在十日后将遭到屠杀,请诸位找到真正的凶手。】

完成以上任务,即可出境。

安全提示:婴孩泣勿细闻,男女行切莫分。

诸位可以向村民询问更多的线索,善良的居民会给你更多的提示,邪恶的居民会领你走向歧途。

珍重!!!!

……

一分钟后,白布一角燃起了暗蓝色的火苗,火舌飞掠,眨眼功夫卷噬了整张白布,余烬漫天。

弥漫的香火味,翻飞的灰烬,像极了中元节的街道。

只是更加的阴诡。

众人陆续地走入宅门。

女人茫然地站在原地,红着眼抹了抹脸,将所有人都看了一圈,目光又落回还没走动的秦姮身上。

秦姮尝试着挪动一下发软的腿脚,有些费力,暗自调整了一下呼吸,回头对女人道:“走吧,我也……”

“你们都是新人吧,刚好我是一个人进来的,咱们搭个伴,互帮互助,怎么样?”

说话的男人看上去也是二十岁左右,格子衬衫,四方眼镜,前几年较为常见的打扮,让他看上去颇为老实厚道。

“你也是新人?”女人讶异地看向秦姮,满脸写着“看着不像”,随后又问他:“你怎么看出来的?”

“直觉。”男人扶了扶眼镜,伸手搭上秦姮的肩,捏了捏:“况且,她可比你紧张多了。”

过度的紧张让秦姮的肩颈非常僵硬,被这么一碰,更是僵得有些发疼了,当即侧身脱开他的手,点头认可道:“很准。”

男人继续自来熟道:“那咱们就是同伴了,我叫林烨,你们呢?”

“裴欢。”

秦姮停顿了一拍,道:“我姓秦。”

“裴欢,小秦,好,咱们进去吧。”林烨热情地带着两人进入宅门。

“哟,小姐姐你已经组好队了啊!先坐下吃点东西吧,别看这地方不怎么样,饭菜是真的香!”花衬衫捧着饭碗冲秦姮招呼道。

话音一落,就又挨了短发姐一巴掌,便低着头安生吃饭了。

穿中山装的老人对秦姮道:“小孩子就是闹腾,见谅。”

秦姮略微僵硬地点了点头作为回应。

他们对她似乎有些警惕,不止他们,在场好些人都是如此,而且是独独对她的警惕。这让她有些想不通。

“小秦,咱们坐这里吧。”林烨找了个空桌,招呼道。

秦姮应了一声,和裴欢走了过去,短短几步路,她明显的感觉到那些人对她的警惕更重,几近于敌意。

三人坐下后,裴欢毫不忌讳地拿起了筷子,一边吃一边感叹自己好些天没吃过饱饭了。

林烨则只握着筷子,细细地打量四周的建筑。

而秦姮还在思索,自己有没有做过什么与众不同的举动,半晌也没想出来,打算找找那两个人的踪影。

抬头便对上一张俊美无俦的脸。

还是那双清朗的眼,却蕴着一抹轻浮的戏谑,纯澈与轻佻在这双漂亮的眼里相互纠缠,相互顶撞,让人始终无法看透双眼的主人。

“又见面了,我叫何策,你可以叫我阿策。”三哥径直坐到了秦姮身旁。

御姐以不忍直视的眼神瞪了一眼何策的后脑勺,也坐进了这桌。

秦姮有些发怔:好像!

这嗓音简直一模一样。

只是语气截然不同。

一个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一个是花丛浪子,招蜂引蝶。

秦姮愣了半晌,吐出两个字:“你好。”

何策像是发现了什么稀罕物件,长眉微挑,发出一阵轻笑。

裴欢的目光已经完全定格在何策身上了:“你们认识?”

“我们就是她的引路人。”

声音不轻不重,周围的人都能听得清楚。何策偏头看了一眼御姐,继续道:

“刚才你们也看见了,提示里说男女行切莫分,看来必须要男女同行同住了,不过我俩孤男寡女的住一起也不方便,不如咱们一起组个队?”

裴欢眼里写满了期待,左顾右盼,只等着秦姮或是林烨发话。

林烨笑得很老实,并不出声,仿佛自己并没有决定权。

秦姮倒是察觉到在何策说完第一句话后,那些人对她的警惕倒是有所减轻。

何策对着走神的秦姮又问了一次:“你觉得怎么样?”

秦姮还没完全回过神来,下意识的回应道:“孤男寡女?你们不是……”

何策啧了一声,介绍道:“她叫蔡琰,我们没关系,很清白。”

“可之前她不是说……”

“她有病,爱说胡话。”何策指了指脑子。

“精神分裂?”

“对。”何策笑得声音有些发颤。

蔡琰一拍桌子,大声喝道:“你俩才有病!你俩全家都精神分裂!一对狗……”

何策回头一瞥,蔡琰生生把后半句话咽了下去,端起面前比她脸还宽的瓷碗,十分优雅的喝起了鸡汤。

秦姮被这动静彻底震回了神,反应过来自己又情商低,乱接话了,抿了抿嘴,对着蔡琰说了句抱歉。

何策也正经了许多:“咱们仨入境前见过,四舍五入也算知根知底了,怎么也比其他人可靠不是?”

这次,秦姮认真地点了点头。

……

吃完饭后,五人找了一个四人间的屋子,蔡琰开始给秦姮裴欢普及规则:

“你们可以这里看作一款游戏,你们就是实体角色,完成委托任务,即可过关,获得相应的寿命作为奖励;任务失败,则角色死亡,你们在现实中也会死亡。

这款游戏一共有十三道关卡,每过一关,有一定的休息期,期限内必须进入下一个关卡,逾期未入,角色自动销毁。通过第十三道关卡即完全通关,在现实里会获得一个完整的寿命期。

每个关卡一定会存在的就是入境者,和一个被称为‘境主’的boss,随机出现背叛者,背叛者就是接受境主庇佑,以杀死其余入境者为目的的入境者。”

“背叛者一般都是什么样的啊?”裴欢兴致颇高。

蔡琰用指尖点了点红唇,琢磨道:

“中高境里独行的人都得注意,背叛者每过一境都得杀光其余的入境者,所以,下一次入境前,如果他没在现实里拐到其他入境者,那入境时,他必然是独行的。

不过背叛者很少,因为他们没有进入十三境的资格,现实里最长也就活个两三年,而且被反杀的概率很大。”

裴欢认真地点了点头,一副乖学生的样子。

秦姮则低垂着头,若有所思。

何策躺在床上,悠闲地放下手中的书,余光瞥向秦姮,懒散道:“八境了,你们可能还会遇到新角色——伪装者。”

四个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何策慵懒地支起身子,背贴着墙,笑道:“八境开始,境主的灵智已经与常人无异了,他可能会伪装任何一种人潜伏在大家身边。”

秦姮终于想通了那些人对她的态度是怎么回事了:

裴欢来时这么一闹,所有人都注意到她是独行的,又加上和供台牌位上的姓氏“覃”同音,确实有些可疑,而何策先前的一番话,恰巧打消了他们的疑虑。

何策看见秦姮又在走神,屈指敲了敲床头矮柜,道:“你们俩可得小心了,境主最喜欢骗的就是像你们这种新人了,不懂规则,又意志不坚定。”

秦姮抬头问道:“境主有区分新人和老人的方法吗?”

何策盯着秦姮的眼睛,笑着点了点头:“正常入境的人都会先获得黄泉令,而意外入境的人则在出境时才能得到,每一个境主都能感知黄泉令的存在。”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