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全十美 楔子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京城安福亲王府,以金桂闻名于世京城,熙宁十七年初秋的晚上,安福亲王家的花会上,社交名媛显贵精英荟萃,在这馥郁的桂花香里喝着酒,寻着乐子。厉府大小姐厉芙蓉一身艳丽的红衣,头上戴着支粉红金刚钻赤金步摇,慢慢的的走在安福亲王家的后花园里,这桂花的香味象是和较往年厉府大小姐厉芙蓉一身鲜艳的红衣,头上戴着支粉红金刚钻赤金步摇,慢慢的走在安福亲王家的后花园里,这桂花的香味好象和往年有些不一样,带了些忧郁,厉大小姐伸出手,拈了几朵小小的金黄的桂花下来,轻轻握在手心里,安福亲王家大小姐看着她头上的粉钻步摇的妒嫉眼光并没有象往常一样让她兴奋,她有了心思,一股春风吹进了她的心底,那吹进她心底的春风般的探花郎今天来了吗?。...

京城安福亲王府,以金桂闻名京城,庆历十六年夏末的一天,安福亲王家的花会上,名媛显贵云集,在这馥郁的桂花香里喝着酒,寻着乐子。

厉府大小姐厉芙蓉一身鲜艳的红衣,头上戴着支粉红金刚钻赤金步摇,慢慢的走在安福亲王家的后花园里,这桂花的香味好象和往年有些不一样,带了些忧郁,厉大小姐伸出手,拈了几朵小小的金黄的桂花下来,轻轻握在手心里,安福亲王家大小姐看着她头上的粉钻步摇的妒嫉眼光并没有象往常一样让她兴奋,她有了心思,一股春风吹进了她的心底,那吹进她心底的春风般的探花郎今天来了吗?

厉大小姐怔怔的看着满树金黄的桂花,背后有轻轻的温柔的脚步声传来,厉大小姐转过身体,怔怔的呆在了树下,是他,他穿着月白的长衫,带着春风般温和的笑,慢慢的走了过来,停在了她的面前,低着头专注的看着她,满眼的温柔满眼的爱意,厉大小姐抬着头,痴痴的看着他,他笑容更深,微微弯了腰,轻柔的把她手中的帕子拉了过来,温柔的圈在手心里,按在心口,又仔细的放进了怀里,悠悠的低低的叹息着:

“你一定是天上的仙子,我的仙子!”

厉府,厉大小姐紧紧抿着嘴,她要嫁给他,她一定要嫁给他,否则,她宁可死!她的亲生母亲,顾姨娘,绝望的看着她,她能够紧紧抓住厉大老爷的心,数十年独宠专房,她弄走了所有的姨娘,她把夫人逼回了老宅,可是,这个被家里所有人宠坏了的女儿,却逼得她无路可走!

“芙蓉,我都告诉你了,我已经让人去洛城查过了,他是个成了亲的人,你知道不知道?你不能嫁给他!”

“我就要和他在一起,我可以不要名份,什么都不要,我只要和他在一起,象你和父亲一样!娘!求你成全我,不然,我宁可死,宁可死!”

顾姨娘怔怔的看着女儿,泪如雨下。

厉府偏厅里,顾姨娘傲然却疲惫的看着眼前恭敬立着的探花郎,

“我们厉家的大小姐,嫁给你,只能做正室!”

那春风般的探花郎眼睛里闪过冬日般的寒光,顾姨娘抬了抬手,站在她身后的管事闪身站了出来,

“他可以帮帮你。”

庆历十六年的冬天,祁山脚下发生一起惨烈的血案,新科探花李云生的妻子连氏和家仆在进京路上,被一股从祁山深处流窜出来的山匪杀死,只有两岁的女儿李青和奶娘活了下来,良乡所厉千总立即派军入山剿了这股胆大包天的匪徒。

庆历十七年正月,李云生娶了京东厉家大小姐为妻,良乡所厉千总接到信后,一夜未眠,第二天就启程去了京城。

李云生没有进翰林院,外放湖广道长沙府善化县知县,很快就带着新婚的妻子上任去了。

厉府后院,顾姨娘呆呆的坐在榻上,她面前放着一杯酒和一根白绫,钟嬷嬷跪在地上,泣不成声,顾姨娘慢慢的转过头,似哭似笑看着钟嬷嬷,

“嬷嬷不要哭了,我这一辈子,一个妾,能把正室压在脚下十几年,也算值了,我走后,你去善化县找芙蓉去吧,芙蓉……太傻,我没教好她,这些年,我竟,什么也没教过她!她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知道,她是个傻子!傻子!你告诉她,看着她,不要让她回京城,这京城,一步也不能进!那个李云生,不是良人!就让他在知县任上终老吧。你,走吧!”

顾姨娘病了,没几天,就香消玉陨了。

厉家大夫人派人去洛城,接了李青和奶娘陈嬷嬷、下人连海、连庆,送到京城北郊的寒谷寺的一处别院里住着。送了封信给李云生,李云生感激不尽,把李青托付给了大夫人。

寒谷寺的医僧医尼天下闻名,大夫人专程到寒谷寺栖霞殿拜托了智然师太:

“……孩子这么小,就经了这样的变故,现如今好容易才醒过来,话也不会说了,一天吃的药比饭还多……就托付给师太多费心了,……就住在寺里吧,一是为了她的病,二来也全了她的孝……”

厉府在别院这边添了厨房上的人,派了一个管事嬷嬷,又送了四个小丫头、几个粗使的婆子过去侍候。李青就在寒谷寺的别院里安顿了下来。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