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多薄情 你怎生的这般好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①第一次见他,是在摄政王府。作为沈府独女,自然而然各大宴会爹爹都要带着我。美名其曰带我“去见世面”认识了的人多了,自然而然而然就好习惯了我那般骄纵的性子。那一年我七岁。在报名参加摄政王生辰宴时对他一见钟情。由于年纪小,再再加爹爹与摄政王关系非同小可。入了府,我作为沈府独女,自然各大宴会爹爹都会带着我。。...

初次见他,是在摄政王府。

作为沈府独女,自然各大宴会爹爹都会带着我。

美名其曰带我“见见世面”

认识的人多了,自然而然就养成了我那般娇纵的性子。

那年我七岁。

在参加摄政王生辰宴时对他一见钟情。

由于年纪小,再加上爹爹与摄政王关系非同小可。

入了府,我便如同进了自己家一般。

爹爹与摄政王对视一眼,眼中皆是宠溺跟无奈。

摄政王一生无子嗣,王妃也是早年因他殒命。

故而对挚交家的女娃放纵了些。

即便是我闯出了什么祸端,自然还有爹爹替我兜着。

我跑到了那片每次来都会去的荷花塘。

身后小玉边追我边喊着“小姐,慢点”。

其实我是想吃那好吃的莲子,故而每次都要来看看。

阿娘跟我说最近荷花要开了

不免我又好奇,毕竟这荷花可是我看着长起来的。

我心心念念着荷花塘马上就要见到了,自然跑的快了些。

所以没留意脚下,一不小心踩上了荷花塘边那湿滑的泥巴。

顺着滑下去的时候我的内心是既紧张又害怕还有点期待的。

毕竟七岁的我还不会水。

而且爹娘是不允许我玩水的。

但掉入荷花塘之后我的期待就全没了,只剩了恐慌。

七月的天十分燥热,虫鸟叫声与我在水里挣扎的声音呼应。

漂亮的荷花开的自然是十分好看。

可我在水里也十分害怕。

“小姐,您别怕,我去喊人”小玉冲我喊完,便跑向了人多的地方。

荷花塘这一片地方,离主厅极远。

又因为是摄政王生辰,连个打扫院子的下人也都去了前院。

我的暗卫又在来时让我去打发了买糖葫芦。

这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荷花塘的水看着是十分清澈,可我在里面只感受到了泥土的腥臭。

从这日开始我便害怕了荷花塘。

我的挣扎声渐渐弱了下来。

在我失去意识之前,只看见一道明黄色的身影向荷花塘跳下。

迷迷糊糊的我对上了他那双清明不掺杂一丝一毫别的情感的双眼。

“你生的怎么这般好看?”这是我昏迷前的最后一句话。

轩辕骁一愣,眼中划过一丝不解。

还是带着我去找了太医。

爹爹与摄政王急匆匆赶到荷花塘,便看到轩辕晓带走沈清的一幕。

二人与一堆下人又急匆匆追上轩辕骁。

“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二人一到便先行礼。

“爱卿免礼”轩辕骁说完,爹爹才向我冲来。

“沈丞相不必担忧,沈小姐只是溺水,只要清醒后不感染风寒,便无大碍”

林太医平常只给皇上会脉,这给我沈清会脉也是阴差阳错。

林太医说完便开了方子,爹爹便让小玉下去抓药煎药了。

沈闫伸手打算抱自家闺女离开。

却发现我的手死死抓住了轩辕骁明黄色的衣袍。

无论怎么拽,都拽不开我的手。

沈闫面上有些无奈,但奈何对方是皇帝。

“无妨,让她抓着便是”轩辕骁也是出奇的对沈清别开一面了。

“可皇上,您的衣服……”沈闫欲言又止。

“无碍,夏日里不打紧”轩辕骁回绝道。

“那等清儿醒了,您记得去换换衣服”沈闫面不改色的回答。

但心里已经气疯了,他是想让自己闺女去换衣服啊。

“嗯”

轩辕骁这小皇帝可能是位置待久了的原因,从来都是少言寡语,不易近人。

虽然心里气极,面上还是不能表露出来的。

毕竟仅有九岁的轩辕骁雷厉风行的手段让他不敢逾越。

殊不知这一抓便到了酉时。

沈闫倒也是头一次在这个九岁的小皇帝身上感受到别的风采。

沈闫与轩辕锵对视一眼,眼里一片了然。

小玉煎完药匆匆拿来了别院。

摄政王此时已经去招待客人了,毕竟今日还是摄政王的生辰。

爹爹给我喂了药也匆匆离开了,毕竟这宴席还离不了丞相。

堂堂摄政王生辰如若皇帝与丞相皆不出席,那便引人笑话了。

轩辕骁就静静地坐在床边看着我。

毕竟由于我死死抓着,他走不了。

轩辕骁在想,为何沈清昏倒不考虑自己的安危,反而关注起了自己的容貌。

连轩辕骁自己也不知,在今日,心里就对沈清有了异样的感觉。

轩辕骁静静的盯着我,看见我紧蹩起的眉头,眼里闪过一丝心疼。

伸手便替我抚平了。

也不知我梦到了什么,抓着轩辕骁的衣服的手又加重了许多。

轩辕骁满脑子都是沈清的问题。

过了许久,摄政王那边的宴席终于结束了。

沈闫与轩辕锵结伴来了别院。

但二人身上都有浓重的酒味,便只在门口看了一眼便离开了。

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轩辕骁并未发觉。

酉时。

我缓缓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便是那张棱角分明的脸。

脸的主人生的十分好看。

“醒了?可还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让朕……我再叫太医来看看?”

轩辕骁到嘴边的朕硬生生让他咽了下去变成了我。

“渴”

七岁的我丝毫不懂明黄色衣袍的含义。

因为爹爹对我保护的极好,平日里不会进宫。

而之前见到的轩辕骁都是常服装扮,这会自然是认不出的。

只知道面前的男子是我的救命恩人。

轩辕骁站起身准备去给我倒水,走了半步,脚步微顿,视线落在了我抓着他衣袍的手上。

我顺着他的视线往下一看,连忙松开了手,脸上一红,用被子把自己蒙上了。

轩辕骁不禁觉得好笑。

“起来,喝水”

轩辕骁的语气带着几分不容抗拒。

我从被子里冒出一颗毛茸茸的脑袋。

轩辕骁忍不住揉了揉。

“手感真好”

轩辕骁边想边露出了笑意。

我接过轩辕骁手里的杯子喝了水。

一抬头便撞进了那双带了些微宠溺的眼睛里。

我俩都是一愣,之后又十分有默契的扭过头去了。

我呆愣的瞬间,一只带有凉意的手搭上了我的额头。

见我还没回神,轩辕骁一个脑瓜崩便朝我敲了下来。

“你干嘛?!”

我感到十分委屈,毕竟我是爹爹跟王爷爹爹都舍不得让我受一点磕磕碰碰的。

这次竟然无缘无故挨了个脑瓜崩。

轩辕骁对上我红了眼眶的眼睛,一时间有点手足无措。

毕竟皇帝面前无人敢如此这般放肆。

“我我……我,对不起”轩辕骁还是头一次冲别人低头。

轩辕骁这个小皇帝做事从来都是雷厉风行。

这一次面对沈清却偏偏认了栽。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