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多薄情 差点没挺过来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③“快,传太医”轩辕骁此刻也顾不上身份了。摄政王府里瞬间乱作一团。轩辕骁抱着我就让人引路去了我的房间。因为摄政王府我常来的原因,这也是我的第二个家了。轩辕骁倒是也顾...

“快,传太医”轩辕骁此刻也顾不上身份了。

摄政王府里瞬间乱作一团。

轩辕骁抱着我就让人引路去了我的房间。

因为摄政王府我常来的原因,这也是我的第二个家了。

轩辕骁倒是也顾不上女孩子的闺房了。

“参见皇上……”林太医匆匆忙忙赶来,第一时间就是拜见皇上。

“快来看看她。”轩辕骁此刻并不关照那些礼节。

林太医丝毫不敢耽搁,赶紧去查看病情了。

沈闫跟摄政王收到消息也急急的赶了过来。

沈闫此刻也顾不上什么皇帝在不在了。

直接过去抓住了自家闺女的手。

摄政王还是行了个虚礼,才看向床上脸色通红的我。

眉心不由得划过一抹心疼。

“林太医,林太医,您救救小女啊,救过来不管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啊!”

沈闫边说边就要往下跪。

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沈闫这么大年纪的人却也泪流满面了。

“丞相,使不得,使不得啊!”

林太医顾不得还在把脉的手,便要去拉沈闫。

“沈丞相,切莫耽搁沈清看病”

轩辕骁适时的开口提醒了沈闫。

“对对对,是我糊涂了,清儿最重要啊。”

沈闫边说话边向后退了几步,把空间留给了林太医。

此刻谁也没有开口去问轩辕骁跟沈清去了哪。

房间内三个大人物想的都是要让沈清挺过来。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

林太医写了三张药方,嘱咐给了沈闫。

毕竟沈清是他的女儿。

“这张给沈小姐熬药,每日三次,吃饭之前喂下,切莫减少。”

“这张给沈小姐准备药浴,一日一次便可,不可多加药材。”

“这张为外敷,药材没过水,捶打取渣,涂在沈小姐额头,肚子即可。”

林太医总算拿出了药方,沈闫更是抑制不住内心的压抑。

“小玉,去熬药。”

沈闫叫来了我的贴身丫鬟,把林太医的话都嘱咐给了小玉。

“她大概多久会醒?”

轩辕骁看着满脸通红的沈清,不由得问出来了这么一句。

“这……皇上,还要看沈小姐的造化啊!”

林太医在轩辕骁面前不敢有半分撒谎。

轩辕骁,沈闫,摄政王三人脸色一沉。

“你这意思是说她可能……”

沈闫简直不敢相信,家里宝贝成这样的女儿就会这样离他而去了。

“沈丞相,我相信沈小姐吉人自有天相啊!”

林太医此刻已经没有多余的话来劝沈闫了。

天色慢慢亮了。

太阳缓缓的升起。

床上的我还是脸色苍白,但好在,不是刚开始的通红了。

只是我仍旧没醒过来。

轩辕骁因为朝政已经回了皇宫。

沈闫在自家闺女床边守着。

摄政王也前去上朝了。

日上三竿。

“清儿还没醒吗?”摄政王看着床上的沈清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嗯”

沈闫此刻十分狼狈,衣服还是昨日的,早朝也没有前去。

“王爷,丞相府差人前来问沈丞相与沈小姐了。”

摄政王府的人前来禀报。

“闫老头,你要不就先回去吧,沈丫头这里我看着,你先回去跟沈夫人说明情况。”

“现在都已经正午了,沈夫人那边不说好也是不合适的。”

摄政王劝着。

“你说的对,不过这事儿还是得瞒着我家夫人。”

沈闫说完便提步想往外走。

“闫老头,先去我房间换身衣裳,别让沈夫人担心。”

摄政王看着沈闫的一身行头,不由得提出了看法。

沈闫脚下一顿,还是扭头去了摄政王的房间。

“沈丫头,你可要快快醒过来呀。”

摄政王看着床上还是面色苍白的沈清,内心闪过了一抹不忍。

而另一边坐马车回府的沈闫。

正在欺骗自己的妻子。

“清儿那丫头这次死活要在摄政王府住着,说要看到摄政王府的荷花开,夫人呐,我实在是说服不了她呀!”

沈闫演的淋漓尽致。

而沈夫人此刻也并没有怀疑。

轩辕骁此刻处理完了政务也私服出行,去了摄政王府。

而床上的沈清没有丝毫要清醒的意思。

一转眼四天过去了。

轩辕骁与沈闫便每天往摄政王跑。

但沈清却还是刚开始的样子。

只是脸色不再是那苍白的样子了。

要不是林太医说沈清已无大碍,等沈清醒了就痊愈了。

沈闫可能已经跟自家闺女一块昏睡过去了。

而沈夫人那边瞒了四天,到现在也瞒不过去了。

沈夫人看到床上沈清的那一刻,眼泪就流了满面。

却还是压抑住了声音,没有吵到昏迷的沈清。

听到沈闫说完大概的前因后果,沈闫便被自己夫人拧着耳朵出了房间。

摄政王看见这一幕,不由得想到了自己的王妃,悲伤笼罩了全身。

“小姐!小姐!你醒了!可有哪不舒服吗?”

“小姐,您差点没挺过来。”

小玉十分激动的喊着,喊完又哭了起来。

“好了好了,小玉,我这不是没事了吗。”

我此刻的声音因为长时间没说话的原因沙哑的狠。

门外的人听到了便都冲进了房间。

“夫人,别着急,小心台阶。”

沈闫边说边护着自家夫人进了房间。

“阿娘?你怎么来了?”我有些迷惑。

“哎呦,囡囡啊,别说话,先喝点水。”

阿娘十分心疼。

说完还不忘跺爹爹一脚。

我看着这一幕,不由得笑了起来。

沈清十分听话的喝了一大杯水。

“阿娘,我这是怎么了?”

我还是想知道这是怎么了,我记得我在一片栀子花海里啊。

阿娘跟爹爹说完前因后果,又唠叨了好多注意事项。

说了足足一个时辰才完。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皱着每天,显然很讨厌这些话。

而他俩还没有停止的意思。

“哎呦,头晕,我想吃东西。”

沈清迫不得已的使用了杀手锏。

不过效果果然有用。

阿娘跟爹爹果然不说了。

“想吃啥,让你王爷爹爹小厨房去弄。”

沈闫这才想起来,自家女儿算上生辰宴那日,已经五日没有进食了。

我毫不客气的说了一大堆。

当菜上来时,我眼睛都亮了。

由于爹爹对我要求管教并不严格,我这会饿了好久的吃饭姿势可谓狼吞虎咽。

我才吃了一点点饭,丞相府便有人来禀报,说有客前来。

爹娘本要带我一块回府,但看我留恋这一桌子饭菜。

又因为我身体还没好全,阿娘跟爹爹就自己回府了,我又在摄政王府住了一晚。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